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酱油女孩
    第十三章

     也许是觉得落日的余晖太过伤感,徐岸打了一个哈欠,用报纸盖住了头,规律起伏的胸口显示了他的安逸和平静,而不远处,老汪正忿忿不平的忙得要死,见头儿看不见,便朝他投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这人也太懒了吧!

     而那张盖在徐岸脸上的报纸赫然可以看见醒目的头条:“西区区长孙大用落马记:家庭式腐败警钟再次敲响!”

     离明守二十七事件已经过去两天,对于徐岸这个懒癌晚期的人来说,他感兴趣的事可以不眠不休的干,不感兴趣的事怎么样他都不会干,反正该他出的力他出了,剩下的小事就给别人干吧,倒是有一点,失踪的陈沉还是没有消息,但据情况分析,他离开魔海的可能性不大,多半就是躲在魔海哪个角落惶恐度日,但要想在这座千万人口级的大城市中找一个人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太阳打卡下班了,天色渐渐暗下来,等老王忙活完店子里的准备工作,发现徐岸似乎是睡着了。

     附近的时代广场显得极其热闹,今天正好是周六,憋了很久的人们成群结队的出来玩耍,有逛街的姐妹,看电影的情侣,失意的酒客,欢闹的孩子,跳舞的大妈们……忽然飘来一阵悠扬的歌声,却是流浪歌手在一展歌喉。

     老汪忽然有些感慨,他想起险恶刺激的战场,又看看这繁花似锦的和平世界,心里突然涌起一阵自豪,这个世界之所以如此美好,只因为有人奋不顾身将黑暗挡在了外面,而我,很荣幸就是其中一员……

     “哈哈,你们三个就是不行,还想追上我?我要第一个到了!哟呼!”

     “霜哥,你慢点,小心撞人!”

     “凭我的技术,哎呀,快让开!”

     老汪正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缅怀自己的伟大,想着抽根烟应应景,这时,一道黄影猛地从时代广场方向冲过来,飞快的穿进清风徐岸围起来的区域里,然后不受控制的撞到了一侧的移动炉灶台上。

     “哎呀!”

     徐岸猛地惊醒,拉开报纸,就看见这样一幕:一个穿着黄色T恤蓝色牛仔裤,脚上套着溜冰鞋的女孩撞到了他的炉灶台,此时一屁~股坐在地上,正低头揉着腰呢,哪知道她头顶上一瓶酱油被震倒,哗啦,瓶口朝外,黑色的酱油便一股脑从头而降,将女孩淋了一个通透。

     “霜哥,你怎么样了!”

     “霜哥,你没事吧”

     “霜哥,你,你也太惨了”

     “噗呲”

     这时又冲过来三个穿着溜冰鞋的年轻女孩,本来有些焦急的语气一见到这个场景,都忍不住笑起来。

     徐岸眼睛大亮,卧~槽,都是漂亮妹子啊,最低一个也能打七十五分!

     “好啊,你们这三个死鬼,见老娘落难还敢嘲笑,你们再不过来扶起我,友谊的小船可说翻就翻咯,啊,酱油咸死啦,呸呸呸!”黄衣女孩在那里呼喊道。

     “三位美女小心点,别也摔倒了,我去扶!”

     徐岸忽然笑呵呵的拦住三个不太方便的妹子,笑容那个灿烂啊,嘿嘿,今夜命犯桃花啊,一个比一个漂亮,气质也很好哦。

     “那麻烦老板去扶一下,谢谢了”三个女孩中,一个穿白色T恤的妹子见到徐岸轻浮的神情有些皱眉,但还是礼貌的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

     徐岸神色不变,走到黄衣女孩跟前,只见她狼狈极了,头发全部都湿~了,一根根粘在额头和脸上上,看不出具体面容,可是徐岸惊喜发现,这个妹子身材最好!她穿的黄色T恤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人物头像正在开怀大笑,显得极其立体,赫然就是被女孩博大的胸怀给撑起来,再看,哇,小蛮腰,再再看,大长~腿……

     “臭流氓!再看我甩你一脸酱油!不要你扶,走开!”

     徐岸侵略性眼神完全不加掩饰,黄衣女孩赶紧护住了胸口,很不满的说道。

     见此,后来的三个女孩已经解下了溜冰鞋,过来将黄衣女孩扶起来,徐岸赶紧装作正人君子的模样。

     “霜哥,这回知道错了吧,第一就是这个下场”

     “嘻嘻,别这样说霜哥,刚才她本来要撞到人了,正因为强行闪躲才失去控制的”

     “唉,本来还说今晚出来品尝美食的,结果霜哥湿~了身,完了,回去吧”

     “什么叫湿~了身啊,好难听啊”

     “本来就是啊”

     “对对对!”

     “不回去,谁说要回去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去见人啊,不行,东西我也要吃!嗯,这样,附近找一家酒店洗澡,映雪你去给我买套衣服”

     “嗯,也行!”

     徐岸饶有兴趣的看着四个青春明媚的姑娘叽叽喳喳的聊天,这时忽然有个妹子抬头一看,说道:“咦,这里就是清风徐岸唉!传说中菜好吃又养颜的吃货圣地!”

     吃货圣地?!劳资名声传这么快,不过这也是必然的。

     徐岸正暗自得意,忽然一阵酱油味直冲鼻孔,却是黄衣女孩已经站在他面前,双手叉着腰,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道:“哎老板,我们可是专门从学校赶过来给你捧场的,结果我淋了你一身酱油,更重要的是刚才你还色~眯~眯的看着我,哼,我很生气,也很失望,所以为了报偿我们,你给我们预留一张桌子不过分吧”

     “好,自然可以”见到这个女的这么“胸”,徐岸想想还是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

     果不其然,清风徐岸依旧高朋满座,洋溢着美食的味道和欢乐的笑声,当然唯一不快的是最里面那张桌子。

     “不好意思,那张桌子被人预定了,真的对不起”老汪笑着对几个刚进来想坐下的人说道。

     “不是吧,半个小时前我们经过这里就看见那里空着,现在还是没人,都不知道预定的人什么时候来,干脆让我们先坐”

     “谁说没人的,我们不是来了么!”

     老汪正为难间,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随着一阵香风飘来,只见走进来四个明艳如花,楚楚动人的女孩儿,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长裙的清纯少女,她留着柔顺黑亮的中分直发,似乎没有完全干,带着一丝妩媚,白~皙如雪的鹅蛋脸上是造物主赐予的最完美的五官,如诗如画,竟是人间绝色,一时间,清风徐岸里面的所有人都看呆了,定力很好的老汪也愣了愣神。

     鱼儿,是你?!

     角落里,闻声抬起头的徐岸看见了长裙姑娘那清美的侧脸,跳动火光的映射下,他那永远玩世不恭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震惊的神情,眼神再也转不开,脑海里不断翻涌一些极其痛苦的回忆,他的呼吸突然急促,幽深的眸子里闪过追忆、怜惜、柔情、狂怒以及暴虐等诸多复杂的色彩

     伴随着心潮起伏,他的瞳孔深处,一左一右,诡异的出现了一红一黑的神秘光点,并且在逐渐变大!

     “奇怪了,怎么感觉好冷,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一位顾客忽然缩了缩脖子,对着同伴开玩笑道。

     “对啊,我也是这样感觉的”同伴附和道。

     “嗨,老板,我们来了,赶紧上菜!”

     正在这时,长裙女孩忽然转头冲徐岸招手微笑,徐岸突然冷静下来,原来,不是鱼儿,只是长的五分像而已。

     随徐岸的平静,他的神情又恢复到古井不波的状态,眼睛的诡异也消失无踪,于是场中那莫名的寒意也消失不见。

     “唉老板,刚才你看我的时候愣住了,是不是被我的美貌惊呆了,嘻嘻,颜值高能不能打折?”三个女伴已经规矩坐下,可是长裙女孩却走到炉灶前冲徐岸说话,很明显,虽然她长相看起来清纯恬静,可是性子可能正好相反。

     再听声音,原来长裙女孩就是跟酱油有亲密接触的黄衣女孩。

     换作以往,徐岸早就兴高采烈的口花花上,可是这一次,看着眼前又熟悉又陌生的绝美面容,他显得很低落,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微笑着摇摇头。

     “哼,小气死了!”

     女孩嘟哝一句,转身一甩长发走了,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看着她的背影,徐岸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孤王,我恨不得再杀你千百遍!可是,我的鱼儿再也回不来了……

     今夜,曲终人散后。

     “头儿,你怎么了,总感觉你今晚怪怪的”老汪小心翼翼对着一旁默默抽烟的徐岸问道。

     “大姨爹来了,心情不爽!”徐岸瞥了他一眼,突然问道:“你知道哪家酒吧比较好?”

     这是要借酒浇愁的节奏?老汪不思其解,但想了想还是回道:“酒吧我也没去过几次,就去过一次‘魅夜’,感觉蛮大的,还不错”

     “好,就它了!你慢慢收拾,我走先”

     不待老汪回应,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已经远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