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风姓
    第六章风姓不该死

     收徒是件大事情,所以要隆重的来,收徒是要看缘分的。

     缘分天定,这些都是老天定的事情。有时候,老天定的不一定就比人为好那么一点!这个被神丢弃的世界,不知道还有没有生机呢!也是,单单小神就有三千六百界的辖土!或许,太多了,神仙也忙不过来!

     在这洞天福地的地方。载歌载舞,喝杯小酒,聚聚朋友,结交道友。这样的大会何乐而不为?就怕它不红火个七八九天!

     正道修行都是苦行僧似的生活,难得轻松一下,有的吃有的喝,倒是真的欢乐。反而主人倒是有点羞涩呢!这次的主角在人群中呦,被好多的小丫头小毛头围和着,头都不敢抬那么一下子。

     “师弟,何处捡的宝啊?”来者挤过攘来的人群,仙风道骨正气昂然的向孩子群中挑挑眉头。

     “呵,掌门师兄。过奖过奖!不成器不成器的!”连忙摆摆手,呵呵笑过。

     “哎~怎么不成器?千年未遇的仙体,你当我眼睛吃尽了香灰吗?”这个掌门师兄双眼一瞪,口气也粗了许多。这个掌门,好小家子气。这就生气?

     “师兄莫怪,师兄莫怪!修道哪有仙体凡体,全凭心中一股劲!他若没那心,纵使大罗神仙也枉然;如果得道心坚定,就算花草也能仙!”说完,看看围过来的人群,心中一惊,暗道师兄浮躁!心中难免念叨几句。

     周围都是些有些能耐的人,听了,恍然大悟!当真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等妙语,可真点醒不少混沌梦中人!

     红红火火,红红火火。

     这边歌舞刚罢,那边酒宴就起。

     苏府,当真会享受。

     不过,苏府的大少爷今天从边境回来,的确值得大摆宴席。放眼当今天下的年轻少年,有能耐的没有几个。这苏家大少爷和皇室三皇子可真真的是人中龙凤,凤毛麟角啊!二位将军能文能武,一个护北,一个防南,才让这个国家固若金汤。只是今年三皇子看样子又是无法回来过年。

     年关将近,南方趁势作乱,边关更紧。战乱在前,军怎可无将?

     风雪交加,边境破,兵祸不断,物资贫。显然,士兵们的付出和回报并不成正比。这也是皇上忧心的地方!

     今年的宫殿扩建也要钱,偏偏自己的亲儿子写了几百封家书隔时辰就发一次“南方战乱告急,物资紧缺,父皇助我!”烦不胜烦!

     皇上大排桌子,面红耳赤,大吼道:“这个臭小子,整天在外面钱,钱,钱!年也不来,他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父皇?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都说君命大于天,怎么就这么不听我的话?”

     “皇上,您消消气,三皇子在外征战,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这都是为了给陛下您分担忧愁啊!”老太监察言观色一等一,四下无别人,这个只是气话,只要哄哄就好。

     “哼,这个我也知道!治理国家要的是手段和权谋!他除了舞文弄墨,刀枪棍棒还会什么?真的不争气!嗨!!”说完重重砸在桌案,起身就往外走。

     留下这个老太监小狐狸眼滴溜溜的转。垂首跟在后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陛下,风和大人求见。说是有要事,现在就在宫外候着呢!”一个传话的小太监迎面垂首过来。皇帝一挑眉头,心想:要事?我已经给他个闲职还有什么要事?这老东西整日稀里糊涂的,听风就是雨,真是让人烦不胜烦!

     “陛下,不如就见他一见。若是真的有要事相商也是件好事,若不是,那也无什大碍!陛下,您觉得如何?”老太监垂着头,这让这个黄帝很受用。

     “哈哈哈,可以。你,让他进来!我到要看看有甚要事!”

     小太监退下唤来风和自不用多说。

     倒是皇帝高坐高位上,垂着眼皮看下面的风和,哼哼唧唧的说:“爱卿,近来天下太平,你又有何要事啊?”

     “臣生为君,死亦为君,每念臣高官厚禄,却不能为……”

     “好了,好了。快说要紧的事情!”皇帝实在是听不下去,有些不耐烦。看到这个老东西心里就有火气!赶紧挥挥手,让他说完快些离开吧!

     “最近,京城妖魔鬼怪横行,民怨冲天,有许多百姓聚集处,恐江山不保……”

     “一派胡言!朕的大好河山,怎么能由你来胡说八道!来人,把这满嘴胡话的疯子给我拉出去斩了!人头挂城外,以示天下!”

     两士兵拖着风和就走,风和气的胡须乱飞,眼睛迸裂:“昏君!昏君!忠言虽逆耳,但不毁于行!这天下迟早要亡!迟早要亡,你这个不分黑白的昏君!”

     “给我堵住他的嘴,我要他凌迟而死!凌迟!凌迟!抄九族!凡风姓者,一概不留,杀无赦!杀无赦!”

     后,史记:白帝王朝,第三十二代皇罗雷辈,贞德二十三年九月初一,仅京城风姓者被屠有九百零三人。从此京城鬼怪横行,大荒三年,颗粒无收。缘故风姓先祖有言:“屠我风姓者,门户尽败,永不得安宁。死后皆沦十八层地狱阶下囚永世不得翻身。且天下大荒三年,颗粒无收。非改朝换代,否则将寸草不生!”全天下的百姓,都为皇帝的残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这些都是后话,皇帝说完凌迟处死,灭满门还没有消去火气,但也只能这样。

     后宫三千丽,殿前满狐獐。纵使天将在,早朝也枉然!

     这每天的早朝,就像诗朗诵一样。每个人都有一万种洪亮的腔调来强调人们的幸福、国家的强盛、皇子的聪颖、皇帝的英明。鬼怪的京城,皇城才是净土!难怪这些人这么安逸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