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姜~家
    第一章酒楼风声

     一座宏伟的古老城墙,遥遥矗立在远方。似乎不管多么远,都能看到这座城池的轮廓。从亘古而来,向未来行去。

     走进一瞧,磅礴大气的二字刻在城墙正正的上方:江城!

     喝!说起江城,那可有的说的。

     江城本是姜国,后归顺了天朝,自成一城。行自己之事,服天朝之命!这就是江城与天下城池最大的区别。可以说是听调不听宣的另一种形式。

     改朝换代千载万代,天下也几经改换,唯一不变的也就是这乌江旁的江城仍是安详宁静。“天下第一城”这个称号不知道什么被人们安了上去,但也叫的贴切生动。不管天下如何。战乱、疾病、灾祸都沾染不上江城,似乎她就是纯洁的仙子一样!不入凡尘,不变初心。或许,这样说不太贴切,但是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住江城前进的脚步。

     现在,江城是天下所有人的梦想,就像是信徒要朝拜的圣地一样!

     说到不变的江城,还有一个不变的家族——姜家!江城的主人。永远的!不管皇帝怎么昏庸无道,他都不会去改变姜家是江城城主的事实。你要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只能说没有为什么!若非要说出所以然来,或许我可以说:这是个规矩!是潜意识存在的东西!或许其中的理由,很多皇室的成员都不会知道的!

     “姜家的人个个顶呱呱!就是那个天天给姜家送菜的也是顶呱呱的!”老百姓都很相信姜家,姜家从古至今三千多年,从来没有一个是昏庸无能的!这句话,是很早就流传下来的!可怕的是江城就只有姜家一家姓姜,倒是有不少的人姓江。慢慢的,规矩就这么出来了:姜家!独此一家!

     现在的江城城主名字叫姜礼,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少年时隐姓埋名云游天下,当时因为才气太高,被不知情的皇帝派人带到宫中要给他加官进爵,上封三品翰书。后被闻讯匆忙赶来的父亲——姜军,连忙带走。

     姜军说过这么一句话,倒是有趣得很,就因为这句:“简直胡闹!姜家的人岂会做官?”世人尊称:姜大嘴!姜大嘴为人豪爽,做事情雷厉风行的,少年时候可是学遍了百家拳!所以,姜军死的很早。现在江城前途无限,仍旧是蒸蒸日上,人们安居乐业。

     “天下第一城”的宝座还是稳稳当当的坐着!这个皇帝已经老了!现在又是送匾又是送牌的。可能,他是在后悔当初?估计不用了,因为新的王朝势必会取代他!他还是不懂“得姜家者得天下”这句话的意思!

     失去了姜家就等于失去江山!

     “哈,过年时的雪可不少!又是丰收年,能吃饱饭喽!”

     “孟老头说话无由头!哪年不是丰收年?年年收成好的不行,偏偏还叨咕这儿,叨咕那儿!不怕礼老爷路过拿着三尺玉笛敲了你的牙?”

     “嘿,嘿!是我错了!我错了!不该说,不该瞎说!嘿,嘿嘿!嘿...”说完孟老头把刚吸两口的烟斗子在大拇指上磕上两下,往身后一别,摇摇摆摆的走了。

     “李大娘!别生气,孟大爷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嘀咕两句!”旁边的院子里走出一个拢着头的妇女,有些福气了!

     “哎,狗蛋娘!不是气这个!我怕他天天嘀咕这些给礼老爷听到了,给礼老爷添堵啊!”李大娘一皱眉头,一跺脚就咕囔出心中的疑虑!

     “这地方,荒郊野外,礼老爷怎么会来?你可别吓我!”狗蛋娘有些不信!明明胡扯,堂堂礼老爷,怎么能轻易到这中粗鄙之乡来?

     “喝,你这丫头!吓你做啥?礼老爷体恤民情,不管是员外府邸,还是贫民寒窟都看过,去过!就算我们都不高兴去的猪圈羊棚,礼老爷也进进出出好多次!”李大娘说的起劲,眼神一昂,就看到狗蛋娘的惊喜脸色!于是停下等着狗蛋娘说话!

     “好家伙!那可真不赖!当初得胜(狗蛋爹!)早就要搬来,我还不让。还以为天下官员一个样!看来,早就该来了!”

     “后悔了吧?嗯?”

     “嗯!嗯!”

     江城一派祥和,大早上的人各自都起来扫扫雪,道道喜。文人呢,就酒楼聚聚看看腊梅正放!武人则是找个空地一窝蜂的聚在一起,很多人也凑过去图个热闹。其余的也不是没事做,找个墙角,晒着太阳,拿着瓜果干货,老人小孩聚在一起,这么就是一天!

     “嘿,老郭,礼老爷不是让你过年这几天好好歇歇!别那么操劳么?”大老远就听到有人吆喝着。

     话不知谁说的,其余人一转头,纷纷起身向这位老郭打了招呼!

     这个老郭欢喜的缩着头和人们打着招呼,喊道:“刚刚从岭南那边拉来的新鲜果橙,还有冻梨,冬枣,城阳瓜子什么的!我挑些成色上品的给老爷送过去!”说完就“吱呀吱呀”的拉着一车子瓜果走了。

     人们羡慕完了,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老郭还没走近,就看到姜家的小黑颠颠的迎了过来。老郭摸摸怀里掏出一块自己舍不得吃的牛肉干,放到小黑面前。(全身黑亮黑亮的大狗,这里的狗是中华田园犬!姜家小老爷姜礼给取的。)

     小黑置若罔闻,继续过来,扯着老郭衣角就往姜家走。

     老郭心中不妙,把车子一丢,跟着小黑就走去。刚到门口,小黑两腿颤颤,头似千斤的一头栽下,呕血不止。

     郭老头一把闯进姜家,急忙冲进大堂,刚一开门,脚下踉跄两步,两眼发灰,惨叫一声:“哎呦,老天爷啊!”就直直倒下不省人事!

     半个时辰后,京城。

     “听说江城的姜家出了大事情?这消息可是真切?”

     “回陛下的话!些事,奴才并不知情!哪比得上陛下你耳目通天哪!”

     “哈哈!你这老狐狸!你知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哈哈!今天就不怪你了!哈哈,哈!那你说,派个什么人去掌管江城最好呢?”

     “陛下,依奴才的见识,额。太子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有抱负有远见,还很有手段和气量!不过,这几年的三皇子也不错!屡立战功,为皇上您分担了不少忧愁!这两位皇子都是顶尖儿的人选。要是陛下您觉得二位皇子抽不开身,其他皇子也是极好的!”

     皇上哈哈几句,就让太监退下,自己一个人在御书房哈哈乐的不行!

     现在,全国各地,都知道“天下第一城”——江城出了惊天的大事!

     京城里一家酒楼里,几个少年公子就姜家的事特意聚了一番!这几个人分别是:苏家的苏成,白家的白庄等等一众人。众多年轻公子簇着这两个公子。话题分成两派:一派是姜家被皇帝派人全部暗杀了,为首是苏成还有一众人等;另一派则是有隐士高人看不惯姜家的行事作风,出动杀了姜家来结束这种一家一城的独霸情况,这一派自然就是白庄等人!

     二人虽然从小就不对头,但是这次偏偏都聊的好不欢乐!

     京城很多人都是欢乐的!

     江城则是一片惨淡,像是刚刚遭了大难。城门高挂白灯,白色布匹盖住了宏伟的城墙。大街小巷都是纸钱的酸臭,家家摆着火盆,从头到尾整齐的悲伤似乎能冲破云霄。不知是哪一个不长眼,没心肺的家伙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儿来?早晚都要遭报应的!

     “前方何事?为何高挂丧白?难道我久不出世又生变故?”一个破败的道士跨着四方脚步大步走向江城。

     “姜家出事了?真是想不到,当年号称永不亡族的家族也亡了!世道都是这么苍凉了吗?”道士顾着自己说完,抬头看看头上大气的二字“姜家”,上面也有一丝灰霾盖去了一些风采,但是隐隐还看到了金意!当初的姜家,可真的是风头正盛可超皇族!民间传说三里不闻姜家故事都是奇迹!

     “贫道略通些阴阳之术,不知贵府可愿意让我造一份功德?”道士单手作揖,正正抬头看着姜府。台阶下一侧的孝人,上来给道士上了麻,身体抖动,悲恸说道:“道长要是有些功德,不管您要多少财资我们都给你奉上。只是那西山的方丈已经赶来,不知谁家更胜?”

     “佛道两家各有千秋,我这有身干净道袍,你等可不要误了时辰!”

     “那……道长,您开始吧!”

     道士全身一抖,立刻换了一副模样,精神抖擞威严顿出。姜府轻轻拂过一阵清风,吹动纸花“莎莎”作响,像是扫尘欢迎道长的来临。

     道士看此慰心一笑,心想:果然是个大户人家,风度与人不凡!

     道士挺身而进,棺材的木漆香味直接扑来!

     (嗯,怎么说呢?又回来了,这部作品是从上一本脱身而来的。谢谢支持!落差很大,见谅。古代不就这样?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不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