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第五章白露风腰斩,都市夜行客

     风吹夜凉,傍晚的帝都是充满了死气。就像一条小狗狗被八方的巨龙团团围在中间,满城的死气。

     或许那些贵族,才是帝国光辉下最后一缕夕阳。

     朝阳,永远不会在贵族手中,永远都在平民手中。

     苏府,这缕夕阳最耀眼的一束,成千上万的幕僚门客中,苏府似乎永远都不会缺少人才。大养门客三千,猪狗朋聚不嫌!

     苏府的后演武场,咚咚锵的锣鼓喧天,高高的看台上却是戏子的世界,灯火通明的样子,像是过年一样。人人安乐,个个脸带笑颜,听说苏将军奉命从边疆回家过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命令召会来,反正苏家的将军每年都会回家过个安安稳稳的好年。

     一老一小,从苏府后门,也就是练武场前头的灯光尽头自带风头的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特别道士的脏道袍随风飘扬,斑白长发瞎飘,简直一老疯子带着小疯子来吓唬人一样。尤其尽头还有些许白雾,正好这几天赶上鬼怪的时候,太太们看戏正尽兴,不经意瞥到尽头的两疯子般的人物,小心肝都要突出来了,三魂七魄吓得只剩一魂一魄。吓得花容失措。我们忧国忧民的苏大将军也收回那束看台上戏子的红光,心中也是一咯噔,忙对旁边垂手以待的管家喝到:“这两个是什么东西?赶紧,杖出去!”苏将军心中一虚,还以为是阴间的索命鬼来和他算算这世账的呢!

     “额,老爷,这是您前几天在早朝上要来的道长,您忘了?”

     “嗯?道长?哼,什么个东西,观其貌也定非良善之辈,许他们两间屋子让他们自己过活,不要来打扰我!快去快去!”苏大将军挥挥手,赶紧差了管家做事情,自己收回心思,好好的笑眯眯的看戏,可是心里总有点疙瘩,肯定是刚才受了一惊!待会可要请个先生,好好看看,心中不禁埋怨起别人来。

     黑暗尽头的一个小小练武操场上,一赤膊大汗淋漓,撤撤步口鼻向天一哼,口中念叨:“我不喜欢你们,你们不值得喜欢!”说完瞅瞅看台,扭扭头,咧咧嘴,回头转身,一手扯上衣服消失在黑暗中。

     得志的人,飞扬跋扈,乐趣无穷!

     郁闷的人才是道士,刚刚到帝都,给个太监带到这个贵族苏府中,热水没喝一杯,就给下人先带去看看那个劳什子苏将军!真的,不想不来火,刚到那个劳什子练武场门口就给一个迎过来的小管家躬身带了回去!

     道士心里一阵子不痛快!咋了?道爷虽然确实不愿来,但是你把你道爷当皮球踢那就不行了!牛脾气一撅,把旁边一直察言观色的小管家给吓得差点哭的找亲娘去了!别说,道士一生气的样子,和那索命鬼的脸色确实不差什么!

     说到道士牛脾气一起来,那可真是牛都拉不住,侧身躺在床上动都不动!把旁边的小姜子看的一愣一愣的,合着这是要我收拾行李?

     “师父,你不说你是好本事吗?怎么都不要你?”

     道士许久没有出声,姜子以为睡着了,就想直接转身大跨步走了。

     “我是不想去给那皇帝做事,不喜欢!”

     姜子在门前,张张嘴,连“哦”两声,跨着步就走了出去,估计也是没太懂。道士也是累了,感觉隔壁没有什么动静,也慢慢的睡过去了。

     梦中的世界才是最好的,最好的!因为不管怎样,你都会醒过来,至少这样可以证明你睡过了!不是吗?

     多年不做梦的人是痛苦的,常年做梦的人也不见得就幸福。

     梦里,姜子好像长大了一些,好像自己胸口那么高了,道士嘿嘿的笑着,自己不高,自己的徒弟倒是挺高,七八九十岁就这么高,那以后肯定仪表堂堂满面的风光!

     嘿嘿,到时给他讨个一两个俊媳妇,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够啦!

     “嘿,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谁?你是谁?”

     “我是你师父啊,臭小子!不记得?装模作样是不?”道士装作要打,手举在空中,作势就要打下去。

     梦中的姜子,歪歪脑袋,侧着耳朵,皱着眉头:“师父?师父……我还有师父吗?你是哪个?”

     “你这臭小子!真是可恶!养不大的白眼狼!怎么能忘了你师父我?”

     “你养我?你到底谁阿?”姜子都要哭了,凝着眉头显示他在思考,在仔细的想着。一会又打打脑袋,可是就是想不起来的样子。

     “你看看我,看看我!看着我!我可要生气了!”道士耷拉下个长脸,微微有些怒意!

     “看?你不知道我是瞎子?”

     “瞎子?你是瞎子?”

     “额,呼,呼,呼~”道士从床上惊起,看看周围的黑暗,摸摸床,重重舒一口气,原来是梦?

     道士捡个外套,披上。

     “吱”一声,一瘦弱老头披着灰色长袍,踏着银白月色穿梭到另一个房间。门轻“呀”一声,开了又合。

     “呀,长大了呀?真快,你怎么那么懂事儿?将来肯定要给你找个好媳妇哦!不找好媳妇怎么对得起你呢?”

     枯手摸摸嫩嫩的脸颊,提提被:“我太老啦,但我肯定能看到你娶媳妇!”

     “嗯,肯定能!”道士缓缓拿灯靠近:“真俊!真俊!真俊!”

     说完,道士掖掖被子,笑眯眯的拿灯走出去。

     第二天,道士就给请过去,说要好好的接个风,在京城的一家“春风楼”里。道士喜不胜收,自然满面开怀的提着姜子去赴宴去了。

     人间有山名玄道,高与天齐,凡人皆认为此山上可通神明,登上此山可立地成仙,当时就可飞升入圣,可是望山跑死马,此山靠近都是一种奢望,它就在那!在哪?云中,云外,云里?

     偏偏有那么一群人,就在此山中、附近生活。他们自成一派:万气宗!

     刚刚门中又多了一名门徒,整个门派的大喜事的气氛都还没完全过去,这些小修士们互相见到第一面不是问你知道小师祖吗?就是你问你见到小师祖了吗?

     尤其一个胖子,吃的尤为欢乐,到现在嘴的左边是满满的,右边也是满满的。若是非要和你说人类嘴能承受的极限!那么,你见到这个或许都不会问这种问题自然有了答案。答案是:眼前的一切好吃的!

     还有一个大胖子,赤火前辈!派中十二子的他,尽管吃的很含蓄,可是还是能抵两头猪的食量了!两个500斤的猪!

     排名第三的就有些逊色了,是个女胖子,圆滚滚的小丫头,你看就福气太多了!

     “嘿,嘿,嘿!那个,你不是不来的吗?”

     “哼,自从你那天走了之后,我越想越生气,就得来找你,不找你我这心中的气呀,可是难平!”别看胖丫头小,说话和那些老太太一模一样,顿时让周围的大人们都乐呵呵的,看着这两人。

     小胖子挪挪小眼睛看看四周,又偷偷拿了几个点心,又扯来几块鸡腿不知藏在哪里了,口中还含着一个。

     “哼,我可没让你喜欢我家师叔,爱喜欢不喜欢!”说完嘟嘟的走了,两边衣兜都鼓鼓的来回晃荡来晃荡去真的好看极了!

     胖丫头吃的东西也不嚼了,张着嘴,都蒙了。怎么能这样?过来抢我吃的?怎么能这样?

     那个谁的小师弟,她也远远看过一眼,挺帅的!可是帅不能当饭吃啊!她是这么对他爹说的。她爹听了,当时就乐的肚子疼,摸摸这个一本正经的小老太一下,宠溺看看她,没说什么呢。

     (新书,求推荐。qq:1037175912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