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树枝死了
    突然一个粗哑的喝骂声,从孙凡背后传来,回头一看,竟是孙凡目前,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树枝。树枝看着浴桶里还散发着淡淡强力水的味道的水,顿时变得勃然大怒。

     “好啊,你这臭小子,竟敢偷了这么一大桶的强力水,真是讨打啊。”树枝,挽起袖子,挥起巴掌,扇在了孙凡的脸上。可当巴掌拍在了孙凡的脸上时,却好似打在了石块上一样,孙凡的肌肤硬的让树枝的手痛得发麻。

     “呜!”

     毕竟孙凡已经是炼体中期的肉体强度了,毫无修为的树枝敢挥掌打孙凡,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岂有此理,你,你,竟然偷偷炼了体!我治不了你,总有人能治得了你,看我去跟酋长……咦,你手里抓的是什么东西!”

     未能如愿的树枝,气急败坏的吼道,一向对他唯唯是诺的小子,竟敢违抗他的意愿,还运气抵挡他的殴打,简直是要造反了!既然自己没有修为能够来教训他,那自己就去找人来,务必给孙凡一个下马威,让他认清状况,即便有了战士的实力,他依旧是树枝的养子兼奴隶。

     树枝正欲离开找人时,突然发现,孙凡右手握着一个黑白牌子。白面色如羊脂,洁白无瑕;黑的一面又是墨如黑漆,质地温润。而且,两种完全不同的玉相结合在一起,一看就是一个价格不菲的宝物,顿时树枝起了占有之心。

     “啊,”树枝满脸都是虚假的笑容,变脸变的跟翻书一样快:“好孩子,原来你准备了这么一个宝物要孝敬我啊,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我就不去跟酋长说了,你偷窃的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说完,树枝向孙凡摊开手,摆明了想得到他的玉牌。

     “哼!”孙凡心中冷哼一声,带着轻蔑的目光看着树枝。在这两年里,孙凡成长的越发成熟,早已看透了树枝那虚伪贪婪的面孔和性子。倘若自己将玉牌上交,树枝定然依旧告发自己,然后不由分说的将自己关入大牢或者就地处死,以确保这个玉牌的消息不会让酋长他们知道。倘若不交,树枝可能会用强的,逼迫自己交出,至于是什么手段,恐怕只有可能是威胁了。

     先不论树枝会不会告发自己,单是凭着,这块玉牌,是孙凡家族的传家之宝这点,他就绝不可能将其上交。树枝平时贪婪霸占也就算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树枝竟然还贪图孙凡的传家之宝,这未免有些太过份了,这让孙凡心中渐渐起了杀意。

     尽管孙凡心中起了杀意,但是终究,孙凡不曾杀过人,也没有战斗经验,能否下手,还是个问题。可若不就此留下树枝,树枝必然会将孙凡这里的一档子事儿捅出去。

     “嗡!”

     孙凡右手的玉牌突发鸣响,然后挣脱了孙凡的右手,冲着树枝飞了出去。

     看见玉牌从孙凡手中飞向自己,树枝以为孙凡迫于压力,选择了妥协,心中大乐,夸奖道:“好孩子,既然你这么有诚心,我也绝不辜负你的期待。”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是想着:“一会就已偷窃强力水和有奸细嫌疑为由,让战士将你就地格杀,这样我就可以独占这个宝贝喽。”这样的言而无信的阴毒主意。

     可当树枝接住了玉牌时,脸上的笑容却凝固了,因为他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刺寒,从玉牌里传来,直接刺激着他的灵魂。

     “这是什么鬼东西!”由于惊吓,树枝手一抖,想将玉牌甩开。可是玉牌却是牢牢的贴在了树枝的手心上,毫不动摇。

     “呀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玉牌好似不受重力的控制,即便手倒了过来,依旧牢牢的贴在了树枝的手上,并持续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意。树枝发疯似了用手去拉扯玉牌,却依旧是毫无作用,而且,玉牌似乎开始下沉,往肉里钻。

     接下来,为了挣脱这着魔般的玉牌,树枝做了一个血腥的动作。树枝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入了玉牌边缘的肉里,想要将玉牌连着下方的皮肉,一起割下来,似乎,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挽救自己。

     可接下来,异变再次发生。当树枝把匕首刺入手掌后,溅射的鲜血淋在了玉牌上,玉牌的黑面,发出了阴森诡异的黑光,树枝的双手,被灰白色的光辉所蔓延。仔细一看,并非光辉,而是从树枝的手掌开始,结冰了!

     结冰的速度,越来越快,树枝拼命挣扎,将手往树干上面撞,指望能将覆盖在手上的冰撞碎,撞掉。树枝每撞一次,结冰的速度就快了一倍,不到十秒的功夫,冰就遍布了树枝全身,树枝变成了一个冰人。

     当树枝变成了冰人后,玉牌再次动了,他挣开树枝被冻住的双手,浮在空中。当玉牌飞离树枝手上时,有一只透明的手掌,粘在了上面。

     当玉牌飞回到了孙凡的手中时,那个透明的手掌越拉越长,接过从被冻成冰人的树枝身体中,拉出了一个透明的树枝来。玉牌发出了一阵灰光,透明的树枝,就面带惊恐的被吸入了玉牌之中,待吸完殆尽后,玉牌缓缓的降落,融入了孙凡的手中。

     “嘎吱!啪啦!”

     由于刚刚玉牌大力挣脱,导致结冰的双手支离破碎,而破碎的双手又产生了新的裂痕,遍布手臂、躯体、四肢乃至全身。当裂痕到了极点,让冰人再也无法立于地上时,只听清脆的声响,冰人碎裂,落地,化成一堆冰渣。

     再看冰渣,那冰,竟是冻进了树枝的体内,五腑六脏都可以透过碎冰看见。

     果然是刺骨的寒意。

     孙凡看着那曾为人的冰渣,心中颇有触动。

     不管树枝如何贪婪、懒惰还是暴躁,就身份上,他终究是自己的养父。是他,将自己从冰天雪地之中带回;是他,用一年的贡献和荣誉点数,换了一次给孙凡洗礼的机会,才使孙凡变得和巴高斯部落的人一样,不惧寒冷;是他,含辛茹苦的将孙凡抚养长大,教习他有关巫医方面的知识。

     尽管在这两年,由于富裕的生活,腐化了树枝的心灵,让他变得自私、贪婪、暴躁、嗜酒如命。可那又如何?养育之恩,不可忘!

     孙凡双膝跪地,冲着树枝的遗体,磕了下去。

     “感谢你在冰雪之中将我捡走。”

     “感谢你含辛茹苦将我养大。”

     “感谢你教习我诸多知识。”

     三个头已毕,孙凡直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养父,我走了,我不会忘记您的。”

     说完,孙凡转身离去,留下那一堆,已经有些解冻融化的,发出血腥气的尸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