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沉沦
         一直以为去旅游会是恋爱的调和剂,不同于距离产生的美丽,这是共同欣赏万千华景,一起跋山涉水,走遍青砖柏油后的最甜美的记忆。

         而有山有水有蔚蓝天空有净土一方,一切小细节都成了甜蜜旅人的背景。

         带薪度假!!!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却如此兴奋的根本原因了。当然,我做免费导游又是另一回事。带着地道的北方汉子旅行在南方的途中,我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火车上看到的景虽然囿于一窗,却也真真实实的让人感受着南北的差异,北九与南九最大的差别就是树了。由调零到郁葱。

         我们中途的休息地定在苏州。一座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城市。然而住宿这方面出了点小插曲。“请问两位定几间房。”

         “一间”。

         “两间”。

         我和周往生大眼瞪小眼,最后在周往生一再确认我俩的情侣关系之下,我很没有骨气的战败投降。当俩人躺在同一张床上时,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别怕,你俩已经上过床,上一次还是你大获全胜!可上一次是醉酒,不能算数啊,某种意义上这才是你的初夜啊!我手心不断地冒着虚汗。

         “尔尔。”我能感觉黑暗中有一双手悄悄的爬过我的肩,一路翻山越岭,中途惊风动草,终于攀上顶峰,却已是气喘嘘嘘,双峰也跟着连绵起伏。

         “尔尔。”一声比一声急切,什么话也没有,我只听得见自己的名字回荡在寂静的黑夜中,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我的心,呼吸也变得浓重。

         看着身上的人着迷的亲吻着身下每一寸肌肤,却又在急切的寻找着什么,像个心急找寻自己挚爱宝贝的小孩。终于,排除万难,冲破屏障,一声低呼。

         惶然中,我看到他眼底的幽暗似有火光,一下子照亮了周边,两具身子赤肉相抵。随着急切的律动,我的眼中早已染上深厚的欲望,双手攀附。

         沉沦,大抵如此。

         美好的情调总要有一个但是,这个但是就是,当我舒服的气喘着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气还没有顺匀时,身旁的那位又欺身而上。

         一句“不要”刚开口就被尽数吞没。就这样,每当我一口气还没喘匀就又被拉入深海,猛烈地海水搅动,不禁让我有种要溺水而亡的预感。

         又活过来的结果是,对方吃饱喝足,爬山涉水,观风赏景,而我顶着这副散架了又被重组的骨架,连拿单反的力气都没有。原来不仅距离产生差距,比较也是会出鸿沟的。

         略过这段插曲,驻足定心,这的风景果然名不虚传。丛菊争艳,绿水怪柏的园林;水清到无鱼的苏博;吃货必去的观前街。

         “快了快了,就差一点点。”我左右观察,趁着没人,让周往生偷摘了一个拙政园的石榴,事后我心安理得的独吞了那个红得滴血的大石榴,气得他买了一大袋石榴回酒店。

         平江路的油氽团、哑巴生煎,那是吃货的专属大街。我右手拿着烤肉串,左手牵着周往生,便想我所追求的东西大概就是如此了。

         万水千山,有你,怎么都过得去;天下美食,没你,如何都是无味之蜡。十八岁过后,我再也没有如此般解脱的欢笑过,竟隐隐感觉这就是我人生幸福的顶峰了。

         回去的路上,硬是拗不过周往生,买了一堆营养品一路拐去我家,南方的一个小镇。

         我知道,在传统的父母眼里,带回家见过面的男女朋友都是马上要结婚的。可是我并不打算把这个不成文的乡村习俗告诉他。

         我只是想带着这个人走进我过去小半生的回忆里,而天知道,这个人对我来说是有多重要。尽管,他本人,也许,还不知道。

         老爹看见我回来,着实被吓了一跳。夕阳已落,天色也变得灰蓝。因为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大巴,我和周往生,两人身上都是灰尘噗噗的。

         老爹什么都没说就准备了两盆热水,让我们先擦擦脸,自己又赶着去厨房下了两碗热乎乎的面。还是与从前一样的味道,一样的调料,面的最上层还覆盖着些许葱花。一别已久,热气竟熏红了双眼。

         离乡的人对家乡的一切都有这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其实一年前我就看到了那离婚证,家里就那么大,哪能满得住我;不过离了也好,不看两不厌,老爹有我,我有老爹就足够了。

         我想如果老爹再有意中人的话,我一定不会反对的,随心走那才是自由,就是八十岁也可以再婚,哪管农村保守世俗的眼光。我不会也不想成为老爹的羁绊,我会是他永远的支持者。

         拉回思绪,饭桌的另一端已经交谈好一会儿了,我居然大意到忘了介绍,这不,两人都已经攀谈起来。“伯父最近身体怎么样?听小尔说,您经常头晕,我给您买了点补品,您要常记得喝点。”

         “你说你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下次可千万别再带了。”老爹一脸诚恳的拒绝,这像什么话,我都还不认识你,哪能收你东西?“你是尔尔的男朋友吧,你们俩谈了多久啦?”问正事才是要紧。

         “我和小尔是同一个大学的,但是不同届,我比她大一届……”周往生礼貌地回复着。

         “老爹,我们今天好累啊,您让我俩先休息会儿嘛。”脉动回来的我拉着老爹的胳膊撒娇着替往生解围。

         突然想到那棵大枣树,便激动的拉着周往生的手朝门外奔去。留着老爹在门内扯嗓子喊“不是说累吗?怎么还往外跑?”

         “要不要感谢我帮你解围?”

         “什么解围?我和伯父挺聊得来的啊。”

         “那你再回去,我一个人出去溜会儿。”

         “不用了,我正好也要消消食。”…………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正大步走向天边的灰蓝。“走错了,我们要在这边转弯。”我好笑的看着前面背着两只手,两眼望天,假装一本正经在被告知走错路又只能乖乖掉头的男人。

         这个男人啊,有着一张青春飞扬的脸,身貌也几近高大潇洒。几年前我从未想过要找一个如此的男人结伴,我的飞扬青春献给了自己心中喜欢的温柔体贴型,现在接受着另一种灿烂。

         我想,对待从前,我不后悔;对待现在,我不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