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每个人儿时都曾有过的友谊
         小尔,你为什么总背着这个破破烂去读书呢?”

         “对啊,真不想承认你是我们的同学。”陈佩佩和司温家都是这个小镇上的大户,学校也是她们两家投资建成的。

         用丁瑶的话就是“狐假虎威”,可不是吗,借她们父母的权势,总是指挥班里的同学干这干那。我捂着书包从她们身旁绕过,却被陈佩佩一把拉住,本来就不结实的书包被撕成两瓣。

         “呵,这书包真是比我的纸还不结实呢,”微愣后,陈佩佩笑到,围观的人都笑了。书本,铅笔,小刀撒了一地。

         “呲啦”,我的大英雄用水果刀割开了陈佩佩背上那个进口的牛皮背包,“谁敢欺负塞尔,我还给他十倍好了。”看着丁瑶那不符合年龄的狠厉表情,我哭了。那个牛皮包,我是绝对买不起的,这下闯祸了。

         当天,丁瑶把她那映有白雪公主的粉红小书包送给了我,她说:“我早就想换书包了,这个就送给你吧,我就说我的书包被陈佩佩那个大坏蛋弄坏了。”我低着头不说话。

         她前天才和我说爱极了那个美丽的白雪公主,说谎的技术真是太差了。

         东窗很快事发了,校长要求我们道歉,并赔偿书包的费用,丁瑶给了我一个微笑示意我安心,胆小的我又怎么能安心。

         说不怪她是假的,我内心埋怨着她不计后果的行动,即使我知道他是为了我。

         然而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埋怨了。最终,丁瑶家赔偿了双倍的钱,丁瑶也因此转学了,听说是要去市里。

         而我,在被父亲当着校长的面打了一顿又连连道歉下重新回到了教室,只是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和我手拉手回家;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总是把开心果和葡萄干偷偷塞进我的口袋;再也没有一个人会为我,像哈桑为他朋友一样千千万万遍。

         我不怪父亲,因为我知道他支付我上学已经是个很困难的事,看着他渐弯的背,渐皱的脸;我知道我没有像丁瑶一样勇敢的资格,我必须做个乖乖女,所有大人眼中的乖乖女。

         丁瑶不曾怪过我,就算没有那封信我也知道,是的,丁瑶一家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安镇。

         第二天上门的我只拿到了塞在门缝的信,也不能算是信,因为毫无格式可言:塞尔,我会经常回来找你玩的,会给你带你最爱吃的开心果,要开心哦。最后一行画着一个歪斜着的鬼脸。

         是了,丁瑶就是这样一个永远欢乐的人,仿佛她的身上从没有烦恼,那笑容总是轻而易举地刺痛我,正如眼前的这个鬼脸,好像在嘲讽着我的懦弱。

         我将信小心的放入装巧克力的盒子中,这巧克力也是丁瑶所赠。

         这么说吧,我房间里一切带着色彩的东西都来自她,有着金黄色长发的芭比娃娃,五彩缤纷的风铃,带有荧光的贴纸......

         失去了丁瑶之后,我重新陷入了孤独,妈妈永远不知其行踪,爸爸只会讲牛郎与织女的故事,于是更多的时间我都是我在床上看书,一个人玩娃娃。

         我的英雄奔赴更远的战场,丢下我独自面对众敌,又或许,在另一个战场她会有一个骁勇善战无惧无忧的战友。

         我成了陈佩佩和众人嘲笑的对象,我的课桌从第一排挪到了最后一排的墙角,从此我便成为一个坐在角落里的人,一坐十几年。

         因为总是被前面的人遮住视线,我的成绩堪堪在班里中等水平浮动,爸爸永远责怪我成绩差,他从来看不到那些我在作文比赛中拿到的奖杯,因为那些都成不了气候,我知道他对我抱着出人头地成龙成凤的痴心妄想,唉,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那么多的自信与幻想。

         低头演算公式的日子从小学过到初中,又由初中过到高中。

         我终于带上了厚厚的眼镜,于是我面前的所有人都好像带上了一种朦胧美。

         后来,我真的感谢自己这差劲的视力,那么香艳的画面,如果用小时候那精准的视线去“观摩”,我估计自己会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