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方诺雨,加油
         有些“仇”从开始就不会结束,因为我挑衅了你,你报复了我,我又反报复……如此循环往复,何时是个头?

         一半是奋斗后的应得,一半是运气来得突然。M&amp;amp;amp;amp;C公司往年只在我们学校招聘一名员工,而今年,我和方诺雨同时拿到offer,不得不说运气来了,无可阻挡。

         CEO是一名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气质倒是极佳只是为人严肃高冷,对员工要求很高,他姓闫,但大家都叫他“严总”。

         我和方诺雨就窝在公司小小的角落里继续“蜜蜂”着,期盼哪天产出的“蜂蜜”入了上司的眼,就此被转正。

         将近年关,我和方诺雨的年底考核也将近了。最后一个任务之间决定了我们的去留,与顾氏企业的签订合同,拿到合同者留。

         公司虽然已经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备妥,但就这样交给两个新人去谈合同,我只能对这个boss深深鞠一躬。

         看来大公司到底是有它的原则,虽然招了两个实习生,最终还是只能留下一个,不过我和方诺雨说好尽力而为便可,毕竟再怎么输赢不应该也不能影响我们四年同窗的感情。

         隐隐猜想顾这个姓氏,又是搞建筑行业的,我就知道自己的坏感觉又来了。

         原来,那个人家的产业已经渗透到了北方,大概已经遍布全国了吧。

         再见到顾傅,我感到很惊讶,至少我以为会是顾凌涔,让一个学艺术的改行从商,让自由从此跳进商业的牢笼。真不禁在心里为他家的企业捏了把汗。

         “塞尔。”那人依旧是三月阳光般的微笑,流水般的声色,我心中却再也没了那悸动。

         我想要的是只暖我一人的暖气,这样的中央空调,我嫌他热得我头晕。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从看到他的那刻我就知道这场竞争我输了,公和私一旦扯在一起,就公私不明了。便没等他表示“久别重逢”的喜悦,将他要吐露的万水堵在了山前。

         “定是过的不错吧,今天难得沈阳的阳光那么好,聊聊各自的大学生活吧,公司的事明天再谈好不好?”我笑着将菜单递过去示意他点餐。

         “那塞尔,你……可不可以原谅我,我们......”

         “我早就原谅你了啊,你也不要老记着从前,毕竟当时年少嘛,你也应该有你自己的幸福。”我笑眯了眼,睫毛扑闪扑闪的,像只哈巴狗摇着尾巴。

         在说“我很开心啊,你也要开心啊。”饭过后,我们谁也没提今天的公事,我拒绝了他要送我的请求,同时拒绝了他憋了几年的解释,抬手招了辆出租车,一片尘灰在阳光下高扬。

         顾傅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一时愣了神,过了很久,仿佛才想起,只有不爱了才会原谅的呐。

         回到和方诺雨同租的屋里,我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些明天见客户的注意事项。

         其实我知道方诺雨比我强,我说的她早就知道,但既然我先去了,在她跟前以“前辈自居”,我想也并不过分的哈。

         于是在小粽子一再点头之下我呼呼大睡去了,丢下她在身后大叫“合同签了没?”

         粽子,你要加油啊。以后公司就你一个人了,千万不能再糯糯的了,要变强才不会被人欺负了去啊。

         “你为什么要让我?”就知道方诺雨这傻妞会哭,我头疼的替她擦擦眼泪,谁曾想着泪水跟决堤的黄河一样,堵都堵不住。

         “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合同有多重要,大学四年的苦读,实习一年的处处忍让到底是为了什么?全被你给毁了。”

         “你这话我就不认同了哈,什么叫毁了?留得知识在,不怕没钱赚。你懂不懂。”

         我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活脱脱的恨铁不成钢样,“你以后在公司可是正式员工了,赚了钱记得多交点水电费,我可不想天天和你吃烛光晚餐,唉,对了,签合同时,对方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方诺雨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还没质问完就被我的话给绕偏了,只皱着眉头,还有点余下的气恼。

         “他跟我说了和你的过去,说的时候是幸福模样,说完之后眼睛里是浓浓的悲伤。”我手里抓着刚洗过的半截黄瓜,无良奸商卖给我老得都出瓤的黄瓜,瓤中的子卡在我的喉咙,上不上,下不下,我竟一时泪眼模糊。

         晚上,我抱着监狱兔硬是要与粽子挤一床,我的借口是“你个小粽子,我都不怕你咬我,你还敢嫌弃我?”搞得方诺雨竟一时无言以对。

         我得意的将平时她怎么抢都抢不到的兔子丢给她,环着她的腰,轻轻地说:“我给你讲个关于初恋的狗血故事吧,从前呢,有一个怯懦胆小却又渴望被爱的女娃娃遇到了一个自带光芒的少年,他们很快就在一起了,那段时光,女娃娃觉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她感谢她的闺密给她出了一整套的追男招数,尽管她一个都没有用,只是啊,读书有毕业,恋爱也有分手的时候,少年不谙世事,醉酒和别的女人上了床,那个女娃娃只能可怜兮兮的抱着流氓兔逃离了.............”

         外面的路灯被厚重的大雪遮住了光,只有一点微弱的亮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屋内两个为省钱而不开暖气的人躺在床上,一个闭着眼熟睡,另一个睁着眼发呆。

         还好不在北京上海那些大都市,不然像我这样丢了工作的人肯定同时也会被赶出出租屋。过年也没有回家,一个人窝在房里忙着在网上投简历。

         其间还收到了丁瑶从老家寄来的各种零食和她都满月了的小宝宝的各种pose照。

         是个胖小伙,白白净净,在电脑那头看着我时还直流口水,笑起来会有丁瑶缩小版的小酒窝,逗得我欢喜的硬是要收他做干儿子。

         丁瑶那“毒舌妇”在那里不乐意的嘀嘀咕咕“老娘辛辛苦苦生的孩子凭什么叫你妈?你想要儿子自己不会生啊”我瞥了她一眼,“你身子上下我哪处没看过?你生我生不都一样嘛,以后我生个女儿给你儿子当媳妇好了。”“别,我儿子可无福消受。”

         就这样互相拌嘴,多日来找不到工作的焦躁一下子就消失殆尽,我想,这大概就是友情产生的作用吧。

         “再过段时间我要去美国了,这几年校草生意越做越大,公司总部也迁到了美国。”丁瑶低头抱着孩子。

         我微愣了一下,“这是好事啊,我有个这么个大富豪朋友真是上辈子修的福分呐。”不禁开怀大笑,“反正你在国内我们也见不上几次面,到了那边还要记得经常和我视频,通电话呐,别没良心的忘了我这个穷朋友......”

         说着说着,自己竟也要忍不住黄河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