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也就是些小情小爱
         一夜间所有灰色的枝丫都披上了银装,裹上了素衣,偶尔几只不怕冷的麻雀飞上枝稍用脚划拉两下,惹得积雪跳下枝头,或是飘到正踩着高跟靴的窈窕女郎的秀发上,或是飘到正在堆雪人的小女孩的背上。

         总之,这雪总是能让心情好的人心情更好,让心情不好的人眉头更加紧蹙。

         我微笑着拍掉肩头的落雪,这个我走过几千遍的公园就好像远方的父亲,在忙碌的工作中抬头看我笑了笑,我便朝他报以微笑。

         泡了杯咖啡放在周往生的办公桌上,从两年前摆出小太妹的架势死皮赖脸的讨要工作到如今穿着正经的白领,从打翻茶水和老板撕架到泡好咖啡帮老板续杯。

         生命奇妙的在时间里绕上一绕,人也跟着奇妙的在生命里走了一遭,回头去比较,也只能咧起嘴来笑一笑。

         公司已步入正轨,工作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忙碌,于是一天中我看到了好几次这一幕:周往生来来回回去了几趟茶水间,一脸憋闷样。

         李师傅大概四十几岁的样子,有两个女儿,家庭应该很和睦,我们经常看到他妻子带着孩子到公司来接他下班,还有人开玩笑让他生三儿。

         他人也挺和善的,我在公司里算和他最近的了,昨晚给他发的邮件,他今天中午就利用午休时间教了我许多与股市有关的知识,还传授了一些经验,让我受益匪浅。

         毕竟理论储备的再充分也没有实践获得的经验来的有效。

         下班被周往生堵住一点也不感到奇怪,“那个啥......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看着他断断续续说话的样子,我发现原来我已经这么懂这个人了那,这个人一遇到这种场面说话就开始断断续续,还会不停地抬头看天花板。

         “没有啊,怎么啦,你想说什么?”我是一本正经的想逗一逗这个27岁了还那么容易脸红的男人,想问一问他面对客户的那一份从容淡定去哪了。

         “额,没什么,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路上积雪还没化完,我坐公交回去更安全,你路上小心点。”看着他失落的样子,我抿着笑离开了。

         在临睡前,我回复了昨晚的那条消息“同感。”并且截图保存了这段对话。

         我同感,同感你的话,同感你的一切包括你这个人。我感到很幸运,因为我收到了世界上最纯真的情话,没有大段定状补的修饰,也不是几千行的酸诗,一句“我觉得我们挺合适。”就足矣让我缴械投降。

         为你,心甘情愿。

         此刻的周往生在床上猛地翻滚了几下后,就差和手机来个亲密接吻了。

         原来恋爱可以平淡谈起;可这个年龄遇上爱的人恋爱,便什么脸红心跳、不停傻笑的,十几岁干过的事都是要重新来过一遍。

         “同感是什么意思?”

         “回个话,答应不答应。”............

         然而那边的人已经熟睡,这边的人还在兴奋。道边的路灯照在颓败的树枝上,那灰白上便镀了一抹金黄,映射着来往的车辆。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我基本是被簇拥着到位置上的,新来的小秘书更是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布姐,给我们说说你和老板的经历呗。”

         “塞尔,你终于收了那老光棍呐”“布塞尔,恭喜你啊,做老板娘啦。”夹带着各种方言的男女混音不停地朝我耳朵里钻,不禁是哭笑不得。

         早上才看到周往生的信息,这个男人也是忒腹黑,用这种方式,还用得着向我确认一下?简直是摸透了我的脾性,我怎么总感觉自己掉陷阱了?

         而现在的罪魁祸首却手插口袋,站在人群之外,一脸得瑟之意。

         一八三的高个,棱角分明,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朝阳的光芒都被他尽数遮挡。我想那晚为何毫无印象?这个男人呐,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免我悲伤,许我长乐。

         不过我想命运安排我们此时相遇,定有它的意义。它大概是要我历经爱情和亲情的荆棘,要我千疮百孔,然后委派一个人降临在我的世界里,他拥有完好无缺的灵魂,热血澎湃的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