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重新开始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知道这里没有我的家人,朋友,没有来接我的人,那就像小时候一样,一个人走,只是......不习惯孤独的人要怎么学着适应孤独?我想我会学着慢慢的成熟,成熟到可以宠辱不惊,可以让十八岁像三十八岁。

         一月之间,就能让十八岁的年纪仿若活过世间八十年。

         吃完饭之后,我悄悄地拐走了一只筷子,再悄悄的将它插入一棵树下的黑土里,额,别误会,我不是要做法请大仙,就是单纯的想看看这流油的黑土是不是真的如地理老师所说,可以使枯木逢春。“筷子老兄,过几天我会再来看你的哦。”虽然不知道这过几天是到底多少天。

         我满脸喜悦的走在大道上,重新开始的小日子,一干二净,真好。

         身后一名男子手插裤兜,踢倒了筷子,又不放心的拾起筷子闻了闻,看了看前方哼着歌,踢着快乐脚的女孩,感觉莫名其妙。

         简直爱死东北了,十月份就下雪,虽然知道洁白的雪其实是由很多不洁白的污垢形成的,可作为爱浪漫爱幻想的女孩,我还是加入了新生的队伍,不同的是,她们打雪仗,我堆雪人,我融不进她们,她们也融不进我,各自成圈。

         我先堆了个高瘦的雪人,又堆了个稍矮一点且略胖的,把他们想象成顾傅和陈佩佩,我狰狞的笑了会儿,便手脚并用的把两个雪人给肢解了,我嚣张的大笑,不管周围的眼光,笑到流泪,直到两个雪人完全化成水,我才通红着手去上课。

         简直给东北跪了,前一天还在下雪,第二天就升温,这样一升一降,终于把南方的我给升降进了医院。以前生病都是有丁瑶陪着,现在只剩一个人了才感觉好像没有谁离不开我,只有我离不开她们。

         原来,我一直用自己不喜欢的性格生活着,还以为自己有多自立,不过是自我催眠式的肯定。

         宿舍里的另外三个女孩都是北方的,有两个是沈阳当地的,随时可以回家,便走的近些。

         还有一个是青岛的,看起来糯糯的,让人有一种想随时保护她的冲动,有点......像从前的我,只是我想我比她多了许多的不自信。

         还好宿舍里有这么个细心温柔的人,不然凭那两个心大的女孩,我估计发烧烧死都没人知道,什么时候被三人架进医务室,我是没印象的,就知道醒来后看见一双蓄满泪水的眼睛担心的看着我,“你好点了吗?把我们吓死了,你嘴里一直念叨着辜负辜负的,弄得她们都要给你跳大神了。”这......我脑海中唯一想问自己的就是,你怎么这么贱啊,怎么这么贱啊!

         “她们俩呢?”我左右看了看这医务室。

         “回去补觉了”这弱弱的声音真是让人心颤。要是丁瑶知道有这么个乖小孩在我身边,或许会很鄙视她的乖巧,又......或许会放心了吧。

         “你也回去休息吧,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那我先回去给你从食堂带点粥来。”方诺雨微笑着说道。

         “我叫方诺雨,来自山东青岛,希望大家多多关照。”还记得初次在宿舍见面时的场景,这个女孩糯的像个粽子。

         大学的生活并不都是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那么自由,那些高大上的专业学的永远是你意想不到的内容,原来我们只是从一个个小牢笼跳入一个大牢笼,最后上把生命的锁,与这个世界saygoodbye。

         我的宿舍“一分两半”,我与粽子组成宁静派,另外两个组成豪放派。她们风风火火的刷乱炖,我们安安静静的啃专业。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为每天都是新鲜的,都与昨天不同,其实过多了就会发现只是过了一天,剩下的几十个日夜都只是在重复着这一天。

         可为什么还要这样的活?自是因为二十四小时的每一个下一秒,你都无法预算会发生什么,所以每天又都是新鲜的了,溯到源头,生活本来就是简单又复杂的。

         蜗牛窝,一窝两三年。

         开始小有积蓄的我可以在除了过年之外的节日里,回家看看布满文先生了,那片树林,那棵枣树都还在,刻的字却已经不在,也许是时间命令风雨把它们侵蚀掉了,看着这景,总觉得萧条,我竟分不清是这树这林变了,还是看这树这林的人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