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5——荒唐景象
    虎坦带着陈晴空停在了一间包厢的门外。

     “里面就是军团里的两个御神者,你能得到他们的认可,你就可以加入军团。”虎坦说到。

     陈晴空一丝迟疑都没有,抬手便要开门。只是刚抬手,虎坦就更快的抬起手抓住了陈晴空的手。

     “我不知道你曾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提醒你做好心里准备,这个世界,和行政星里,不一样。”

     “谢谢。”陈晴空看着虎坦,说到。

     虎坦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将包厢的门推开,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晴空看着门内的昏暗,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顺手将包厢的门关上。只是看到了包厢中的场景以后,陈晴空的瞳孔急剧收缩,呼吸开始紊乱了起来。

     最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穿着鲜红色礼服的女人,礼服稀少的布料根本遮不住太多的东西,大片大片嫩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一头及腰的黑发肆意的散落在宽大的沙发上,女人闭着眼睛斜躺在沙发上,赤裸的双脚搁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背上,而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看不清脸庞,只是低着头一动不动。

     沙发的另一边,一个中年男子端着一杯酒,冷漠的端详着进门的陈晴空。

     这种场景,已经超脱了陈晴空预想的极限,从小在地球行政星上长大,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荒唐的画面。

     只不过陈晴空一直以来保持的平静脸色,没有让他暴露出内心的惊涛骇浪。

     他想起了虎坦刚刚的话,他已经离开地球了,他已经和过去的生活,诀别了。

     “哟,看看谁来了。”慵懒的女子用媚到骨子里的声音慵懒的说了一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看到了陈晴空。

     “新来的?帅哥?”女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身体开始有些颤抖。

     坐在沙发另一旁的中年男子看到女人的习惯性失态,直接将手中的酒泼了过去,猩红的酒在空中划过曼妙的曲线打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用另一只手抹过脸上的酒,连手指一起放进嘴里吮吸,目不转睛的盯着进来的陈晴空,呼吸的声音越来越重。

     “坐吧。”中年男子忽略了女人,指着自己身前的沙发对着陈晴空说了一句。

     陈晴空调整着自己的心理情绪,静静的坐到了沙发上。

     “你就是虎坦说的新人?”中年男子问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将空酒杯倒满。

     “是。”

     “我叫赵源,那边的贱货叫柳千红。”赵源指了指一边仍然在呻吟的柳千红。

     “我叫陈晴空。”

     “你的契合度是多少?”

     “31%”

     “今年多大,上过初级学院吗?”

     “18岁,没有上过。”

     “那你会操控天使吗?战斗方面的。”

     “不会。但我可以学,而且学的很快。”

     两人都是一张冰冷的脸,一问一答。

     突然间,柳千红一脚踢开了跪在地上的男人,向着陈晴空扑来。

     “啊!我受不了了,帅哥给我!”

     陈晴空有些反应不及,赵源却在电光火石间一把扣住飞扑过来的柳千红的脖子,将柳千红牢牢的摁到了沙发上。

     “好了!他是核心团员!”赵源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柳千红突然安静了下来,脸上的春意瞬间消失。

     “切,我还以为是头儿给我找的玩具呢。真是对不起了,小!朋!友!”柳千红兴致缺缺的允吸着身上的酒,特意在‘小朋友’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核心团员?就凭他?”

     突然,被柳千红一脚踢翻在地的男人说话了,声音有些神经质。

     “诶?看起来我的狗狗有些不服气呢。”柳千红露出了一个就像小孩看到新玩具一样的笑容,又一脚踢在男人的脸上,将他踢翻在地。

     “主人,我要和他玩游戏,镜子游戏!我要玩!”男人毫不在意的跪直身体,眼睛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晴空,透露着疯狂。

     “当狗当腻了?”赵源听到男人的话,冰冷的脸上突兀的出现了一丝凝重。

     “源哥,就这种小白脸,凭什么他能当核心团员?我要玩游戏,我要取代他!”男人的面色越来越疯狂,变的有些狰狞。

     柳千红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笑容越发的灿烂:“那就玩吧!”

     男人听到柳千红的话,兴奋的不能自已,爬着离开了包厢。

     柳千红躺在沙发上,看着陈晴空不再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让陈晴空很不喜欢,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游戏,后勤团员可以在你的考核期间对你发出游戏要求。你有两个选择,认输然后离开,或者进行游戏,赢了就留下,输了就滚蛋。你的选择呢?”赵源喝着酒,说话的语气很平淡。

     陈晴空点了点头:“听上去很好玩的样子,我玩。”

     这是一个不能用地球上的常理来认知的地方,很显然他们所说的游戏,也不会是所谓的游戏。但是陈晴空没有选择,无论自己的面前是什么,自己都只能踏过去。

     “那我来说一下镜子游戏的规则吧。”赵源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们两个,要饰演两个不同的角色,一个叫做本尊,一个叫做镜像。按照规矩,那条狗会先成为本尊。本尊需要在三十秒钟之内完成一个动作,你作为镜像,需要在三十秒钟之内模仿他的动作。

     如果本尊在三十秒钟之内没有做出动作,那么双方角色替换。如果镜像在三十秒钟之内没有完成模仿,那么镜像失败,游戏结束。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陈晴空点点头。

     听上去好像很简单的样子,一个做动作,一个去模仿,而且每轮的限定时间足足有三十秒钟。

     但是,所谓的游戏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虽然陈晴空还没有加入雇佣兵,还没有了解过雇佣兵的世界,但到现在为止陈晴空可以推断出一件事,那就是所谓的道德在这里不存在,就连某些法律法规,在这里也绝对不会起作用。

     没有这些约束的地方,所谓的镜子游戏,真的只是一个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