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退看真相
        宋江风在前,又走了许久,来到了城北。

         这里是京城的平民区,周围住的都是平民百姓,来回走动的人多起来。不少人都在和宋江风打招呼。

         听那些人的语气,吕孟元猜想,宋江风应该也是住在城北。

         穿过胡同,进了小巷,宋江风直接推开门进去。

         一个老婆婆正坐在院子里,旁边有个妇人在纳鞋,两人都穿着素色衣裳,那妇人头戴白色绢花。

         宋江风叹息一声,走上前说道:“周老太太。”

         老婆婆看到他,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向别处,那妇人早就听见动静,还抬头看了一眼宋江风,此时却依旧纳鞋,装没看见。

         吕孟元跟在宋江风身边,见宋江风的神色有一丝哀伤。

         宋江风顿了一下,说道:“周大郎的事,我又查了一遍,的确是意外身亡。你们还是……“

         老婆婆瞪起眼睛,用指头指着他,“你别来这一套,我不信,我不信!那么大的斧头,整个砍在脖子上!是意外?分明是人为!找不到凶手,以后你就别登我家的门。”

         这老婆婆声音洪亮,可见身子很硬朗。

         纳鞋的妇人开始哭,“相公,你死的太惨了。”

         老婆婆喘息几声,说道:“说吧,是不是凶手有高门大户护着,你收拾不了?”宋江风要说话,老婆婆不让,“听我说完,这件事我们不怪你,只要你把真相说出来。我们就想听个真话,心里明明白白的。报仇的事,我们可以不急。”说到最后,有些哽咽。

         宋江风无奈摇头,“他从树上掉下来,斧子紧跟着掉下来,恰好……”

         “哪里有那么恰好?”妇人站起来,抹着眼泪,“难道我相公该死?他孝顺体贴,善良能干,怎么就该死?天不容他?“

         吕孟元听到这里,也算是明白了。这家人的男壮死了,从树上摔下来,让斧头砍中了脖子,不甘心也好迷信也罢,她们不相信儿子、相公就这么死了。死的窝囊且无辜。说出去,还丢脸。

         可是宋江风确定,就是一场意外。

         他踏前一步,问道:“周大郎是在哪里死的?哪棵树?”

         老婆婆眼前一亮,“让珍娘带你去!”

         珍娘不明所以,有些纳闷,还看了宋江风一眼。宋江风自然清楚,是哪棵树。

         宋江风眉头皱起,神色不明地看着他,“你要去看?”

         他点了点头。

         珍娘反应过来了,知道事情似乎有了转圜的余地,连忙放下针线,拍打了两下衣衫,就准备好了。

         从城北出来,便能看见云芦山,城北不少民户都会来这座山上砍柴。

         来到半山腰的一棵大树时,吕孟元的双腿开始有些发软。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一直或走或站,只是在胭脂铺坐了半个时辰,到现在一口水没喝,他的确有点累了。不过,可以想到,以后若是常常跟着宋江风,他这腿脚至少能练出来。在这古代,真遇到个什么事儿,能跑也是很有用的。

         来到这里,珍娘忍不住又哭起来,声音低低的。

         “就是这棵树?”他问道。

         珍娘点点头。

         打从他要往这里来,宋江风的眉毛一直皱着。

         这棵树很普通,和周围的那些大树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些枝丫被砍断了。

         “周大郎是几日前出的事?”他再问。

         这次回答他的是宋江风,“十多天了。”

         时间有点长。

         他围着这个树观察了好一会儿。然后,在宋江风和珍娘诧异的目光中,盘腿坐在了地上,双手垂下,宽大的袖子遮住了他拿着遥控器的手。

         他按下了快退键。按键刚刚按下,他的双腿就无法动弹分毫了。

         眼前所见有一瞬的模糊,树叶摇晃频率增加,珍娘脸上的泪痕向上流了回去,宋江风说了一字,“十……”两人都开始背着身子走,下山去了。

         他目光所及的角落里,有几个银色小字,快退2倍。

         他又按了一次,快退4倍。

         每按一次,便速度加倍。直到64倍,他才停下来。

         已经到达了最大倍数。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十天,64倍速,他需要等足足4个多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多。

         在高速倍率下,一切都不再清晰,往往就是一排又一排颜色不同的线。黑夜白日交替,树叶沙沙作响,吕孟元干脆闭上了眼睛,将音量调低。

         这期间,有猎人经过,有砍柴的农户,还有上山玩闹的孩童,采药的童子。虽然不是深山,也有野鸡野兔偶尔经过。

         将近两个时辰的时候,吕孟元睁开了眼睛,过了一会儿,身着官服的宋江风再次映入他的眼帘,宋江风在树下站了片刻,似是在检查。

         又过了一个日夜,有不少穿着官服的人出现在树下。在一些人清理的动作倒退下,血液慢慢染红了这片土地。几个人搬着一具尸体送到了树下。很快,这些人都离开了。他的面前只剩下这具尸体,脸白得像纸,身下有一片血。

         随后,有人倒着跑上山,惊惧地大喊一声,随后发现了尸体……

         他调到了8倍速,等待着。

         终于看到地上的血液动了。他连按两下快进,迅速调到2倍速。

         红色的血已经消失,地上的斧头飞了上去,地上躺着的人也飞了上去。然后这人在树上砍柴,从树上爬下来,倒着走向另一棵树。

         看到这里,已经可以确定了!

         吕孟元最后按了一下快进。

         时间的流动速度恢复如常,他的眼前一阵模糊,眨了眨眼,耳边传来珍娘的哭泣声,眼前的宋江风皱眉看着他。

         他站起来,揉了揉双腿,在树的周围又转了两圈,随后摇了摇头。

         珍娘走上前问道:“大人?”

         他低声说道:“在下认为,宋主事说得没错,的确是意外。”

         珍娘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宋江风看了珍娘一眼,对他道:“何必如此,让她们再受一次打击。”宋江风一直皱着眉,便是顾虑这一点,有了希望,就会再次失望。

         他确认了案子,同时也对宋江风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主事,事情总要了结。避免生出别的事端来。”这件事处理不好,会影响宋江风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和威望。而且,珍娘她们继续指责官府,官府未必不会出面教训。

         两人一起将珍娘送回去,宋江风带着他去了另一条胡同巷子。

         “走,去家里歇歇。”宋江风说着,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