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线索
        梦柔抬起眼来,“少爷……”

         “你放心,我心中有数。你去告诉张叔吧。”

         梦柔依旧犹豫。

         “去吧。”吕孟元站起来,活动了下腿脚,“不是有了一百两银子嘛?正好给咱们这院子再添几个人。看家护院,洗衣打扫,不能都让张叔一家子担着。”只要是念着他好的人,他都不会亏待。

         这时代,人命如草芥,买下人比买马便宜。一般人家养不活人口,饭不够吃,就会送到大户人家去,干的好了也是个出路,说不定还能给家里长脸。

         他手边的确缺人,什么事儿都让张丰大和寻声去干,铁打的也吃不消。

         就像是现在,他想找个人去给宋江风送个信。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宋江风家里一趟。

         还有由张丰大赶车,吕孟元上了马车,寻声在一旁站着道:“少爷,要买什么样的人,总要您拿主意啊。”

         吕孟元已经安排下来,添置些人口,丫鬟、护院都要添。

         “最好是会些拳脚功夫的……”他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你先看着,等我回来再定夺。”

         寻声看似松了口气,“成,那小的看着安排了。”

         宋江风还没有回家,是吴氏接待了他,让他在客房等待。

         期间,听见门外传来女儿的嬉笑声。

         “哥哥,是你答应了的,要为我买把剑的!”这声音透着活泼,言辞亲切可爱。

         “唉,爹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嫂子!你别走,你跟我一起说说,哥哥那日是不是答应了?”

         就听见宋江风儿媳张氏忍着笑的声音,“是。你这个做哥哥的可不能言而无信。”

         “啊呀!”男子颇为懊恼。

         吕孟元走到窗前,正好见到这三人。

         宋江风一儿一女,上次来时儿子不在家,女儿应该是避险没有出屋子。现在倒是都见到了。

         宋江风的儿子明显是刚刚回来,比他还晚一步。身材高大,腿脚伶俐,看着好像会些功夫的样子。那个小女儿,十三四岁的模样,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眼珠一转,古灵精怪。

         吴氏走到院子里,“雨儿,别闹了,有客人在。你爹还没回来,雷儿,你去陪陪。”最后这句话,是对着儿子宋雷说的。

         宋雷答应一声,就要进屋子来。

         宋雨有些好奇,“什么客人?”家里很少来人,尤其是父亲的朋友。

         “你爹的同僚。”

         话音一落,房门已经被宋雷打开。

         “失礼失礼!”宋雷笑着上前,有些豪迈之气。

         见礼,互相说明了身份姓名,吕孟元便问:“宋兄似乎会功夫?”

         宋雷笑道:“一点拳脚功夫!小时候我爹找了个师父教,我学艺不精,会些皮毛。”

         原来如此,宋江风经常在刑部司多年,自然看重这方面,让自己儿子学武很正常!

         “刚才听见宋兄和令妹的对话,令妹也会功夫?”虽然有些突兀,可是他想要梦柔学点护身的本领,一招一式也行。在他那个时代,就有女子防身术之类的,不需要从小练起。

         宋雷不以为意,笑道:“我学的时候,她跟着胡来,倒是也学了一点。虽然不比我能吃困苦,可她比我聪慧,对打起来有输有赢。可是爹娘不愿意她多学这些。这不,央求我给她买剑呢!”

         “女子学武有何不可?能有安身立命的本领,自然是好的。”他自然不会认为女子学武不妥当,反而觉得女子更应该学习自保。

         “若是父亲和你一样想法,就好了。我妹妹会高兴死的。”

         “有机会,我可以试着劝劝。”

         宋雷知道自己爹是什么性子,是不听劝的,只是点头含糊过去。

         通过交谈,他得知宋雷是个镖师,在一信镖行赚钱。心想等宋江风退下来,腾出来缺,应该是打算让宋雷填进去的,父业子承,十分正常。宋雷走南闯北,应该学了不少本领,有过不少见识。

         再有宋江风在背后指点着,宋雷比宋江风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稳稳当当的门户,靠实力说话,不能不让人敬佩。

         他便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

         宋雷听了,眉头紧紧皱起来,“实在欺人太甚!”听了他的故事,宋雷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为他抱不平。

         吕孟元道:“我如今不如他们,日后却未必如此。”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不用等三十年。

         说白了,世子之位就是啃老本。

         就连宋江风这样的人家,都为以后做了许多打算。宁王府却从没想过以后,更别提再上一层楼。并后、匹嫡,乱之本也。

         这一番谈话,两人亲近了不少。

         宋江风回来后,宋雷有些不舍,“孟元兄留下用饭吧。”说着也不等他回答就出去了。

         宋江风洗了手,问他来意。

         吕孟元坐直了身子,“主事,属下认为,马铁大的案子,可以从林氏入手。我今日去了后,发现林氏吞吞吐吐,似是有所隐瞒。”

         他不能直接告诉宋江风自己看见了什么,只好这样说。

         他究竟看见了什么?

         整理了所见所闻,才清楚明白。

         那天夜里,林氏在睡前将锁着的院门房门都打开了!半夜,一名黑衣蒙面的男子走了进来,大摇大摆进了马铁大的房间。

         杀人简单,但是要杀人,还要弄成是意外的样子,就有些麻烦。不能用药用毒,不能用剑用刀。

         马铁大虽然腿瘸了,但是手上还有力气,挣扎许久才被对方得手。

         那场面,的确有些凄惨骇人。

         为了把戏做足,故意弄成摔死的死状,分明是知道马铁大曾经跌下床过。

         还有一点,马铁大挣扎,动静不会太小,马铁二为何睡得死猪一般?说不定也是林氏捣的鬼,在饭菜里下点蒙汗药再容易不过。

         宋江风听完,并没有惊讶,“和你分开后,我去了兴盛木料。原本只是存了运气去走走,却发现有些古怪。”

         “有何古怪?”他忙问。

         他这才发现,此时此刻宋江分目光锐利非常,“你明日和我一同前去,就明白了。”

         吕孟元转念一想,道:“主事,这林氏……”

         “带上马铁二夫妇,和我们一同去。”宋江风低声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确定宋江风要继续追查此案。他还担心,宋江风因为刘造山退后!

         刘造山……是单纯嫌麻烦,不让他们去查结案的案子,还是有别的隐情?

         他要当上那千古名臣,首先得是臣,所以他必须往上爬,既然要往下爬,总得有被拉下来的人。只要这刘造山有问题,他一点不介意从此人身上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