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看主打狗
        吕孟元上了马车,有些沉默。

         寻声已经醒了,见他上车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他衣裳上、鞋面上那些尘土,忍不住心酸。

         他家少爷,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头!

         “少爷,要不要回家换件衣裳?”寻声话都不敢多说,只问了一句。

         吕孟元的确有些累了,再说他也不知道宋江风去了哪里,便点了点头,“回家休息一下吧。”

         车轮滚滚,马蹄声嘚嘚。

         马车直接进了院子,梦柔过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佳。

         “少爷,那边来人了。”她跟在身边,说道。

         “哦。”吕孟元笑了一下,“来的什么人?”

         “二少爷身边的小厮,吕同。”梦柔说着,不掩盖担忧,“说是来送银票的,但是一定要亲自交给少爷。”

         “二少爷……现在应该称呼世子了。”吕孟元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穿越之前,吕孟元是上下认定的准世子,结果却被拉了下来,继母岳氏……原也不过就是个小妾,扶了正,庶出的儿子成了嫡出,如今又成了世子。

         没想到,他就算搬出来也不得安生。

         他分出来的时候,拿到手的,除了这间缺少家具的三进院子,还有两个铺面,以及南方的一百亩地,外加二百两银票。

         铺面他还没去见过,以岳氏那个心性,不可能不从中使手段,便是这个院子,听着三进,位置也算凑合,却没有家具。会客来人,他便会丢脸。再说那一百亩地,实在是太远了,几乎可以等于没有。

         二百两银票,他已经花去了七七八八,添置东西,买下人买马车,的确没了。

         他穿越过来时,正在搬家的路上。虽然接受了这个身子的记忆,却有些无力回天。

         还是那句话,这样的起点,他已经很满足。至少不是贫困人家,不必寒窗苦读。

         有人来送钱给他,他为什么不要?

         “我收拾一番,等下让他来见我。”

         吕孟元在偏厅见了吕同。吕同是家生子,跟了吕孟青以后赐了吕姓,对吕孟青忠心耿耿。

         吕同一身青色小衣,见到吕孟元行了一礼,说道:“少爷,我奉世子之命来给你送银子。世子让小的来问,少爷过得好不好。”

         “多谢弟弟记挂,我挺好。”吕孟元清楚,这是故意在告诉他,吕孟青已经当了世子。

         唉,实在无趣。可是心中又有些不平。这个身子的原主说不定就是被气死的,也影响了他。

         说起来的确气人,他分出府单过,按理说总该给了小几千两,必定是王府的大少爷。

         可是王爷,也就是他那个便宜爹,觉得他乱花钱,有多少银子都会败了,让吕孟青每过一段日子给他一些银子花。

         让弟弟给哥哥钱花,这件事本身就十分打脸!

         亏的那王爷,还觉得弟弟对哥哥好得不行!如果真的好,会抢了世子之位,还想尽办法让他分出来?

         他又不是庶出,可是嫡长子。若是老王爷、老王妃还在世,他这个嫡长孙怎么也轮不到这种地步。

         吕同嘴角挑起,笑容颇含深意。他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这是一百两银票。世子爷嘱咐,一定要交到你的手里!按理说,本该是下个月才给的。可是世子爷想起来,少爷刚刚离府正是最用钱的时候,让我提前送来,是世子爷自己掏的银子,世子爷如今当了世子,享俸禄,比少爷宽裕。对了,下个月还有这个数,小的还给少爷送来。”

         吕孟元端起茶,掩盖内心汹涌而来的怒火。他这个穿越者,接受了这个身体,也接受了记忆,情绪上自然无法心如止水。记忆中,吕孟青和岳氏娘俩可没少使坏。

         他心中冷笑,点了点头。

         梦柔走上前去接银票,一双嫩白如葱的小手刚刚靠近过去,吕同的那双手就迎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她,那一百两银票也掉在了地上。

         吕同感觉到手中的润滑细腻,心中像是吃了蜜糖,差点忍不住打个激灵。他喜欢梦柔好久了,要不是没来得及,他一定想办法弄到手。现在……似乎也不算晚。

         梦柔好看的细眉拧起,向后抽手,却接连两下都抽不出来。

         吕孟元上前来,吕同这才有恃无恐地慢慢松开手。

         好啊,当着他这个主子的面,就敢调戏他的人。

         不知道是他房里伺候的吗?

         这吕同胆子也太大了。

         他就算今非昔比,也是主子。

         “梦柔,去把张丰大和寻声叫来。”

         梦柔瞧见他动怒,生怕他做出什么来一般,顿了顿终究是出门去了。

         吕同察觉到什么,却不信他吕孟元如今有胆子动他,“我是奉世子之命来的,如今差事办完了,小的回去了。”

         “等等。”吕孟元重新坐下,“我有几句话,要带给二弟。”

         吕同只好停下脚步,等待。心里隐隐松了口气,吕孟元不敢动他。

         吕同就这样站着等待,吕孟元慢慢喝茶,并不开口说话。

         很快,张丰大和寻声一起来了。

         吕孟元头也不抬,“把他给我绑了。”说完,把茶杯中的水喝完,转身而去。

         只听后面,吕同的挣扎声。

         “你们要做什么?我是世子爷身边伺候的,今日是替世子爷前来!你们敢……吕孟元,你……”

         张丰大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杀猪也没你叫的这样欢。少爷的名字是你能喊的?”他是吕孟元的人,一家子的卖身契攥在吕孟元手里,他别的不管,只管奉命行事。认定了主子,就不能瞻前顾后。什么世子爷……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吕孟元回到房中,由梦柔服侍着,睡了个午觉。

         醒来后,腿有点酸。这是走路突然多了的缘故。

         梦柔上前来,为他揉腿,他这才舒服一些。

         “少爷,奴婢有话想要和您说。”梦柔道。

         吕孟元知道她要说什么。梦柔和寻声,都是原主的母亲生前安排在他身边的,不是王府的人。记忆中,也会劝告着点。

         “现在,还不是惹怒吕孟青的时候。再说,奴婢一个下人……”她顿了一下,头低了几分,“奴婢没事。”

         吕孟元把她扶起来,说道:“我心中自有计较。”

         梦柔脸蛋微红,心中一片柔软。不管怎么说,少爷是替她出气。

         “人呢?”

         梦柔忙道:“绑起来关在了柴房。张叔让奴婢问主子怎么收拾。”

         “打断他一条胳膊,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