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一石二鸟
        林米月一开口,就投下来一个雷。

         要不是他早有准备,知道林米月不简单,说不定就被雷得外焦里嫩,失去了最初的判断,被这个林米月牵着鼻子走。

         他心中镇定下来,面上露出难掩惊讶的样子,“曹轩?此事和他有什么关系?难道还是为了马铁大断腿的事儿,不是已经赔了钱嘛!”

         林米月低下头去,也不知道什么表情,只听她道:“大人,我家大伯是曹轩派人杀死的。奴婢有证据。”

         “什么证据?”他问道。

         林米月将一张纸拿了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用小楷写了不少字,“民女都写在上面了,请大人明查。”

         他将宣纸拿过来看了一遍,不动声色地放在了一旁。是什么人下的手,何时下的手,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只要大人找到凶手一问便知,民女没有说谎。”

         沈青闭了闭眼,重新睁开,“说吧,为何来找我?”他又提起了一开始的问题。

         林米月咬牙,顿了下才说:“因为大人的身份。”

         “王府的大少爷?”沈青自嘲一笑。

         “就算并非世子,且分了出来……”林米月的声音有些低,“大人依旧是宁王府的大少爷。”

         林米月想要一石二鸟,将想要欺辱她的马铁大杀死,同时让曹轩有杀人的罪名。林米月也知道曹轩有些背景,这才找到了他。

         “大人,事情办好了,可是一大功啊。”林米月低低地说。

         嘿,自己想要立功上位的心思,她也知道。是啊,他跟着宋江风的后面跑,谁看不出来?没有了宁王府的支持和帮助,只能靠自己。

         他其实内心里憋着一口气,替吕孟元,也是替自己。

         沈青笑了笑,道:“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林米月参与了,这个赖不掉。现在能赖掉,一旦曹轩真的获罪,也会把她扯进来。

         林米月抬手抚了抚发髻,“大人,曹轩前几日和刘造山刘大人见过面,而且还送了不小的礼。”

         收受贿赂!

         果然有刘造山的事儿,难怪出面拦着宋江风。

         看来,此事曹轩也比较谨慎,希望案子尽快摆平。

         这个林米月似乎把路给他指出来了,只要他应下,就能立功,如果安排妥当说不定还能把刘造山拽下来。这个饼画的很不错,不大不小,是可以谋算的。

         他笑道:“你想要什么?”是啊,做了这么多,她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收拾了这两个人吗?她自己可参与了。说起来,马铁大还是她杀死的,她是主谋。

         林米月不说话。

         他说:“曹轩是不会承认的。大不了把那个杀人犯推出去,他自己一点不会有事。”曹轩又不是亲自动的手。再说,旁边有卢公公……好歹曹轩是为他办事,他不会不管。

         林米月凄然一笑,从跪变成了坐,“便是一死又如何,也好过让人凌.辱,也好过给太监玩弄。这世道,女子如此之难。我能与铁二过段日子,已经心满意足。”

         沈青心里酸酸的,某个地方软了下来。他就算怀疑林米月打出的是苦肉牌,却还是会不忍。

         “大人。”林米月抬起头来,眼中的泪没有落下,“我向您说出一切,只存了一丝能够活下去的侥幸。若是我死了,把他们两个拉下去,也算是值了。”

         女子被欺辱,一死了之的还算少吗?林米月怕是早就想到了死,可是却不甘心,要将这两个人也拉下来。

         沈青叹息一声,将她扶起来,让她坐在椅子上。她坐在上面仿佛一点力气都没有,“大人,我愿意配合,将实情一一讲出。只要能让曹轩伏法。”为了让她就范,曹轩可没少使手段,林米月最后逼不得已才想出这样的法子来。

         沈青从熊三的记忆中可是知道沈青不少事情,这家伙绝对不算好人,同样做过不少违法的事情。收拾曹轩,他一点也不犹豫。

         只是,眼前这一件事,未必能将曹轩伏法。

         脑子里有点乱,他要想想才行。

         他如此深思,没有做出决策。林米月不但没有着急,反而松了口气,这个赌她觉得自己至少赢了一半。

         过了许久,沈青才从思绪中抽出来,对她道:“你先回去吧,时间长了难免引人怀疑,还是从后门走。”事情究竟怎么办,他没有说。

         林米月犹豫了一下,重新跪下说道:“民女听大人的,若是林米月最后能留下这条命,这条命便是大人的。大人让林米月何时死,林米月绝不拖延片刻。”

         等林米月离开,他过了半个时辰这才上了马车,去找宋江风。

         宋江风正好在家中,他并没有对宋江风多说,只说案子有了新的进展,他要知道宋江风口中的贵人是谁,也就是听到曹轩和卢公公谈话的那个人,给宋江风递口信,让宋江风去查曹轩的人是谁。

         见他如此认真,宋江风问道:“问了又如何,他是不会出面作证的。”

         沈青笑了,“大人,谁说我要他出面作证?”那人不需要出面,只需要在关键时候暗地里推动一把。

         那人既然和宋江风说了话,心思肯定就是偏向这边的。

         为何不用?

         宋江风略一沉吟,便没有继续隐瞒他。

         沈清听了,有片刻的失神。没想到会是他,诚王府的公子赵军远。与平王府这个外姓王爷不同,诚王府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赵军远是这一代中的佼佼者,并且很得皇帝的信任和重用,和如今的吕孟元不可同日而语。

         他闭了闭眼,记忆中的赵军远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是这几年没接触赵军远变了,还是……

         他心思一转,卢公公是萧贵妃身边伺候的,听说近段日子入了萧贵妃的眼,还算得宠。

         萧贵妃的娘家萧府,和诚王府……没听说有什么嫌隙。

         是他多想了吧。

         “现在能说了吗?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宋江风两只眼睛亮亮的。宋江风没想到,吕孟元会帮上他的忙,接触下来吕孟元并没有什么架子,更不是什么也不会的贵公子,反而许多事情上都能和他想到一处,现在更是说案子有了新的进展,他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忍不住打量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的吕孟元有些让他看不清,透着一股神秘。

         想到吕孟元在家中的遭遇,宋江风暗暗点头,猜想他是下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