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不要乱拍照片
    虽说Y省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但是省会春城看起来与中国其他的发达城市并没有什么区别,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一样都不少。

     那些不去可惜去了后悔的游客打卡点更是令人觉得无聊。

     而更糟糕的是祝福去长途汽车站询问明天是否有去景颇的车票时,居然说没票了,真要命,就今天这一晚上还是乔瑜给订的,要是在这里再拖一天,难道要睡马路。

     “你买票吗?不买能让我先买一下吗?”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祝福一转头,是个古铜肤色,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男人,看起来也是个背包客。

     祝福一时也不知道去哪儿,于是让开到一边,听见那个人说要一张去六库的车票。

     对了,之前查攻略的时候,六库也是个好地方啊,登梗的澡塘节是傈僳族的传统节日,正经日子就是农历正月初一,就是明天。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六库!

     次日一早出发的大巴上人还不少,都是游客打扮,还有几位摄影界的老法师,手上端着长焦,脖子上挂着宽角。

     在车上坐了一会儿,身边的几位互不相识的老法师就以相机会友,聊起来了,什么“焦内如刀锋般锐利、焦外如奶油般柔滑”,什么光圈什么快门速度,祝福完全听不懂,跟听高数似的。

     一位老法师展示他所携带的镜头时,听着身旁的人“哇”的惊呼一声,祝福也忍不住伸头去看,原来那个黑色的箱子,不是他带衣服的行李箱,而是专门用来放镜头的,里面得有七八个不同的镜头,码放得整整齐齐。

     祝福忍不住问道:“这么多镜头,每个起码一千块吧?”

     “哈哈哈……”老法师们忍不住笑起来,其中一人指着一个看起来最不起眼的镜头:“这个,就得六万多。”

     “六万多!”祝福倒抽了一口凉气。

     镜头的主人笑道:“小姑娘,你可别说这贵,摄影圈有句话,叫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

     看着那镜头也不过平平无奇,祝福看了半天不明所以:“它能把丑八怪拍成天仙吗?”

     “小姑娘我给你拍一张就懂了。”说着,他拿起了镜头,给手上的相机换上,“你随便做动作。”

     从小祝福就是拍照无能星人,她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容,老法师指点着:“头往左转,低一点,再侧一点,手这样摆,对……”

     接着“咔嚓”一声,老法师将相机递给她:“你自己看看。”

     祝福只觉得这张照片是她为数不多的日常照中最好看的一张,明明背景是在破长途大巴上,却被照得很有“世界多精彩,我想去看看”的意境。

     正当她想请相机的主人将这张照片传给自己的时候,突然身旁坐着的人冷冷地说了一句:“把它删掉!”

     祝福转过头看他,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流里流气的像个小痞子,嘴角下垂,好像有人欠了他八百万似的,黑眼珠倒被上眼皮挡去了一半,看起来就凶神恶煞。

     “拍的是我,凭什么删!”祝福不服气的顶了一句。

     那人指了指照片:“拍到我了!”

     “什么?就这么一团黑影,你说这是你?真是笑话。”祝福把照片放大了许多,这人根本就在焦距之外,模糊的一塌糊涂,他的亲妈都未必认得出他来。

     分明是存心找碴!

     祝福还想再说什么,相机的主人却怕惹事,先开口了:“对不起啊,我这就删掉,小姑娘,你换个地方坐,我再给你拍一张就是了。”

     那人亲眼见着照片被删掉,这才悻悻的闭上嘴,扭头看着窗外,不再发一言。

     这一闹一删,虽然老法师拍照水平依旧高超,但是祝福的情绪却明显没刚才那么好了,看着照片上自己的模样,那笑容简直像是有人用手指吊着她的嘴角似的。

     机智的老法师换了一种拍摄风格,如果说刚才是甜美可爱,那么现在就改走高贵冷艳范儿,冷漠的望着窗外,身在路上,心在远方。

     女孩子果然都是爱美的,看到这张照片,刚才的不快很快就被忘到九霄云外,祝福兴奋的把照片发到朋友圈,很快就冒出来十几条评论和点赞,纷纷问她是不是找到一个会拍照的男朋友了。

     哎,男朋友……看到这三个字,祝福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从春城到六库要将近十个小时的车程,中途大巴停在了一个镇子上放大家吃饭休息,刚才在车上的几个人约祝福一起AA拼餐,这样可以多点几个菜,祝福同意了。

     在等菜的时候,她发现那个逼她删照片的男人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好像生怕别人跟着他似的,跑到一处房子的背后去了。

     越是这样,越让人好奇,祝福跟其他人说去上厕所,悄悄地跟了过去。

     还没到房子背后,就听见有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说:“葛老板,你要的货没问题,钱在哪里?”

     “有货就有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车上那个人的声音。

     听这两个人聊天的内容,怎么这么不像好人呢?祝福小心翼翼的不敢动,屏住呼吸,生怕惊动了那两人。

     那个生硬的普通话又响起:“呵呵,葛老板,你虽然是炮姐介绍的,但是我们之前从来没有合作过,我们大眼哥的规矩,如果是新客,要先付一半的钱才能见到货,不信你问问炮姐。”

     “她可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事。”讨厌的乘客说,“如果你们是想借机抬价,我不妨告诉你们,再过几天,黄胖子就该出来了,我也不急在这一时,黄胖子可不会店大欺客!”

     “你认识黄胖子?”生硬的普通话问道。

     讨厌的乘客冷笑一声:“难道全天下只能买他李大眼的货不成?”

     “等等,我请示一下老板。”

     片刻之后,那个人说:“大眼哥说在六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好,我等着。”

     接着,一个人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另一个脚步声则是离祝福越来越近。

     祝福提着气,蹑手蹑脚的快走了几步,眼角瞟见了那个讨厌乘客的身影,忙拿出手机假装对着房子拍照,讨厌乘客路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还翻了一个白眼:“干嘛,这房子不会也是你家的吧?”

     他没有说话,心不在焉的走到饭店门口坐下,也不进去吃饭,掏出一根烟默默的抽着。

     说好与祝福一起拼桌吃饭的人看见祝福,忙招呼道:“你跑哪去了,菜都凉了,快来吃饭吧。”

     祝福踏进饭店门的一刹那,分明感觉有人恶狠狠的瞪着她,她望向那个讨厌乘客,那人却还是低着头抽他的烟,大概是错觉。

     “都吃好了没有啊,要开车啦!”司机大声扯着嗓门招呼乘客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