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晚饭风波
        班里人知道我与周洋打赌后,基本都是对我的不看好,对我要在期中考试比过他们班学霸林妙可都是一种看好戏的态度,甚至有一些巴不得火烧的旺一点言语上更是对我进行讽刺与攻击。但与周洋打赌只是一个小插曲,以我多年的学问我敢保证周洋输定了!所以对于他们对我的态度我也不是特别在意。

         今天没让我想到的是余晓这个姑娘竟能再所有人都质疑我的情况下还是那么相信我,我真的很意外同时也很开心。前世听村子里的人说余晓考了市里的重点高中,相当于一只脚踏入了大学的校门,可最后不知什么原因竟没有去上,而且还辍学随随便便嫁了人。不管什么原因,今生她是的朋友,我自然要帮她改变这样的生活,这都是后话了。

         虽说生活开始慢慢脱离我原有的轨迹,但这种改变我是喜欢的。至少我可以改变曾经无力去改变的事实,也可以好好学习踏入自己梦想的大学。前世因为家庭的原因早早辍学,这一直是我心中的痛。重活一次,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放学回家的路上,妈妈说“一会路过商店我去买点菜,你老姨一家从市里回来看你姥姥,晚上在咱家吃饭。”对于我老姨一家我没什么好印象,前世的时候每次来村子里什么都不拿什么都不带,照理说回来看望老人至少买点营养品什么的,可我老姨一家一次都没有过,而且每次都是我妈买菜做饭伺候他们一家子,他们非得不谢,还指手画脚的,更可气的,还带他们的朋友来蹭吃蹭喝的。老姨夫仗着在市里政府工作更是眼高于顶。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说道“这一家子可真够讨厌的。”

         “小涵,不许那么说话!”妈妈厉声说。

         我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妈妈回到家后进厨房跟爸爸一起忙活上了,没多会姥姥来了。

         “晚上吃些啥啊?”姥姥说。

         “做个鱼做个红烧肉,在炒几个素菜。彩萍他们一家什么时候到?”妈妈笑着说。

         “市里离我这远,还得一会呢!不着急,用我帮忙不?”姥姥说着就进了厨房跟妈妈一起忙活。

         “姥姥我可想你了。”我跑进去抱住姥姥说。

         姥姥一愣,笑着说“小涵最近咋样了?幼儿园没有什么不习惯吧?”

         “你可不知道,小涵现在可厉害了都跳级到三年级了。”爸爸一边剥葱一边说。

         “真的啊?我们家小涵真厉害。”姥姥抚摸着我的头说。

         我姥姥还是印象中的那个样子,佝偻着腰,满头银发,一脸慈祥。前世二姨彩燕一直惦记着姥姥手中的动迁款,抢着要给姥姥养老,可姥姥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的时候,二姨虽还是一直在侍奉,可嘴中总是喷出不好的话,收拾卫生的时候更是摔摔打打。每次我妈去看我姥姥的时候,我姥姥身上才能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姥姥总是拉着我妈的手要跟妈妈走,可那时候爸爸去世了妈妈也没一个安稳的家跟着我四处漂泊,这样都如何能好好的为姥姥养老?

         正入神的想着,耳边传来一句“哎,你干嘛呢?”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老姨家的女儿尤菲,也就是我姐。现在的尤菲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扎着马尾辫,浓浓的眉毛下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正在好奇的盯着我。

         “我大姨说你上了三年级,你不才五岁吗?是大姨给你弄进去的吗?”尤菲见我没回应接着问道。

         “我自己通过了考试的。”好吧!我承认,作为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小屁孩来说,我一下子就通过了三年级的测试确实有点不可思议,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更不可思议的是我重生了。

         “好吧,你厉害,吃饭了咱们进去吧!”尤菲说着转身走进了屋子。

         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了老姨的声音传来“大姐你说小涵上了三年级还是通过自己考试进去的?这怎么可能啊?她才是个五岁的孩子。是不是你走后门给塞进去的?都是自家人,有啥话不能说?”边说边往嘴里塞着红烧肉。

         看到她那个样子我就来气,边开口说“老姨你还是先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再说吧!我怕你噎到。”

         “你这孩子怎么说呢?有没有点家教?”老姨脸色一沉。

         “我只是担心老姨噎到而已,怎么说到家教的事上了?”我装着听不懂话的样子哽咽的说道。

         “彩萍,小涵还小,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小涵你也是,怎么能跟你老姨这么说话呢?”妈妈看老姨生气了赶忙说。

         “呦,我可当不起这一声老姨。”说完便头也不抬的接着吃饭了。

         姥姥看饭桌上气氛很尴尬便开口说了一句“上了三年级咋样小涵,还习惯吗?”

         还没等我说话,老姨边接着说“有我大姐在学校呢,她日子过的不一定多好呢!不是我大姐连学都上不了还在这臭显摆什么上了三年级。”赵彩萍虽说是我妈的姐妹,但自从我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就时时刻刻在跟我妈做比较,嫁人要比,孩子成绩要比,丈夫工作要比,什么什么都要比。虽说嫁给了市里人,但也算限制了她的自由,每天只能做饭带孩子当个家庭主妇。而我爸虽说没正式工作,却时时刻刻以我妈为主,而现在连收养的孩子都比她孩子强,随随便便就跳了级,这口气她如何忍?现在不过是把对我妈的妒忌转移到我身上撒撒气,毕竟我现在是我妈的女儿,我被说成这样我妈面子也不好过。

         想到这我话锋一转“我姐学习咋样了?马上就是小升初的入学考试了,打算考什么样的学校啊?”

         果然,老姨一听我这话脸色一变,尤菲的脸色也不是特别好,而老姨夫没什么感觉,在边上自顾自的喝酒,没把我们这边的吵闹当回事。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走后门进的三年级,到时候期中考试掉链子丢的可不是你自己的人,丢的可是我大姐的人。”

         我姥一听老姨这话,厉声说“小涵还是个孩子,有你这样当大人的吗?怎么说话呢?”

         老姨看姥姥真的发火了也不敢继续说什么,低下头接着吃饭了。

         晚上吃完饭,老姨扶着醉醺醺的老姨夫跟姥姥回去住了,没打算留在我们家,这样我也松了一口气。

         日子就在吵吵闹闹中一点点过去,距离哥哥要回来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我也越来越紧张,前世没有杨可(我嫂子)的时候我跟哥哥的关系处的很好,小时候哥哥还给我点零花钱什么的,可自从哥哥结婚娶了杨可之后什么都变了。杨可见我爸妈对我那么好,心里妒忌,毕竟我不是亲生的,而且厂子动迁还有一大笔动迁款,她生怕我跟她分财产,恶意挑唆我和我哥的关系。可到最后动迁款也迟迟没下来,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最可气的还是在我爸爸病重的时候挑唆我哥,让我爸妈不再理我,不然他就不管爸爸的死活!!!而当爸爸去世后,妈妈跟他们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晚上上厕所的时候竟不让我妈开灯,六十多岁的人啊!万一滑一跤怎么办?我妈对她掏心掏肺,可她呢?

         算了,不提了,提她真扫兴,左右重活一世,这一世给我哥找个好媳妇也就罢了。

         明天就是期中考试,总算能堵住那些人的嘴巴,也能收拾收拾周洋,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这一世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