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释怀初恋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便跟着我妈一起去学校。

         路上,妈奇怪的问我“以前每次叫你起床你都赖着不愿起来,今天是怎么了?好像也没尿床吧?”

         我不好意思的说“妈我都多大了,还尿床,让人笑话不?”我有点汗颜,小时候一直到七八岁才改掉这个毛病。可现在五岁身体里的我却是快三十的灵魂,这要是还尿床,让人确实笑话了。

         “你多大?你才五岁。还能多大?”我妈笑着说道。

         “五岁咋了,五岁也是大人了,大人才不会尿床呢!”我撅着嘴故意说道。

         想着自己撒娇的样子,一阵恶寒。

         “好好好,我家小涵是大人了,大人不尿床。一会到学校,要乖点,妈要给小朋友们上课,没时间管你,你记住少跑少跳,别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妈妈不放心的一遍遍嘱咐道。

         我心里暖暖的。

         我妈把我带进教室之后跟杨老师安排了一切就去上课了,接着杨老师给我安排了座位。

         我望着熟悉的教室看着熟悉的面孔,思绪万千。

         突然“啪”的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教室玻璃穿出来一只足球,玻璃就这么碎了,一个小男孩急冲冲的跑进来,这不是正是当年的那个“他”吗?

         “秦洛!这个礼拜第几次了?把你家长叫过来!”杨老师愤怒说道。

         “知道了。”秦洛只是冷冷应了一声转身朝自己座位走去。

         他还是印象中的样子,冷冷的酷酷的,格格不入。

         杨老师缓了一口气“继续上课。”

         我同桌就是当年响当当的胡鼻涕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一年四季鼻子上都提溜着两条河流。此时正傻傻的看着我说,“嘿嘿,我叫胡智博,你叫啥呀!”跐溜吸了下鼻子。我看着他鼻子上的鼻涕一下子缩回去,一阵恶心,转过头去看别地方了。

         小花见我看她,哼的一声转过头去。本来就小的眼睛因为跟我生气竟然瞪的大起来些。

         这小妮子心眼太小了,昨天的事还记着呢!左右我也不想和她深交,她这样最好不过。

         下课铃声响起。

         小花突然跑到胡智博身边指着我说“你们都不要搭理她,她是坏人。昨天看《贝贝流浪记》的时候她都不为贝贝心疼也不哭,还说都是假的。你们不许跟这种人玩。”

         “幼稚”秦洛冷着脸说,然后抱着球走了出去。

         小花看着走远了的秦洛,跺了跺脚说“我最讨厌你了。”转身跑远了。

         我看着跑远的小花心想,你可千万一定要讨厌我离我远远的,我正好省得麻烦,这样最好。但一想着,要跟这帮小鬼头同处两年我头都大了,眉头都皱在了一起。这样还不如跳级呢!

         “他们不理你,我理你跟你玩!嘿嘿”此时一脸傻气的柳大斌冲我说道。

         印象中这小子长大以后还是挺傻的,最主要不光傻还惨,投资被人骗光了钱,媳妇也跟人跑了,其实大斌这个人还挺好的,之前也没少帮助我,我到底要不要帮助他改变他悲惨的命运呢?想了想这种事还是日后再说吧!毕竟现在我还小呢!以后还早着呢!

         “谢谢你大斌。”我抬起头对傻傻的大斌说。

         “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大斌一脸惊奇的看着我。

         “听他们叫你大斌的。”我眨了眨眼胡诌到。

         “大斌你怎么还跟她说话,小花说她可坏了,你少跟她在一起说话,免得你也被带坏了。”

         我把目光移向说话方向,只见高萌一脸不高兴的,夹着小腰巴不得火烧的更旺点。

         这小骚娘们,小时候就这么坏,上学时候更是爱勾三搭四的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总是跟我不对付,长大了更是抢我男友,时时要跟我比要证明比我强,现在还是这么烦人。我真想给她一个大耳雷子呼死她。

         我撇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管好自己的事得了”

         “我的事?我有什么事?”高萌一脸懵逼。

         我冷哼一声,笑着看着她心想,你现在是没啥事,等你大了的时候你那个妈就会跟别的男人跑了,你爸天天酗酒压根就不管你,要不是你还有个奶奶,你连学都上不成了,你还问我你有什么事?等着吧!

         见我没说话,高萌却不依不饶的说“你哼什么哼,你这个坏人,我能有什么事?你是不是说不出来了?”

         我懒得搭理她。正好上课铃声响了,高萌瞪了我一眼连忙回座位上去了!

         日子就在我和张花高萌的斗争中一天天过去了,说来也丢人,我一个快三十多岁的人至于跟这几岁的小孩计较么?但一想到她们长大之后对我的所作所为就忍受不住。

         我实在是不愿跟这帮小鬼头牵扯过多,想了想还是跟妈妈说跳级的事吧!

         下午回到家就跟我妈说了跳级这个事,最近这段日子我的改变妈妈渐渐习惯了,也不觉得怎样,考了考我一到三年级的数学语文差不多就同意了。

         “小涵才五岁能上三年级么?你怎么同意了?”爸爸一脸不赞同的说道。

         “小涵怎么就不能上三年级了?我家小涵就不能是个神童?”妈妈不高兴的说。

         “哪校长也不会同意的吧?”爸爸还是很担心。

         “只要我家小涵考试通过了有什么难的?”我妈说。

         爸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我通过了考试,如愿上了三年级,而且数学语文都是满分,爸妈很是高兴,学校里的老师们更是欢喜,都以为这个小小的农村出了一个神童。殊不知更神奇的事是我了重活一次。

         放学路上,我看见秦洛正在路边等我,有点诧异。我把我妈支走走过去望着他。他也望着我。

         “恭喜你。”秦洛微笑着说。

         黄昏的阳光洒下来倒射在秦洛身上,神圣纯洁不可侵犯。

         明明就是五岁的小男孩,微笑的样子却像天使一样温暖着我的心,我从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样子竟是这么好看迷人。

         我从未见过他笑,也是从未对我笑过,我从小就一直喜欢他直到他长大被他妈妈接走。这是我第一次连喜欢都未说出口就终结的暗恋。

         秦洛见我愣神了,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回过神说“谢谢。”说完我俩都沉默了。

         “我要走了”秦洛突然说。

         “怎么现在就走?”我惊讶道。

         “什么叫现在就走?”秦洛皱着眉说。

         “没什么。”我答。

         秦洛从小父母离异,被父母送到外婆家生活到他六年级的时候被他妈妈接走,怎么会变的这么突然?难道因为我的重生产生了蝴蝶效应?身边的一切正在渐渐被我改变?

         “哪再见,希望再见的时候你不会忘了我这个朋友。”秦洛说。

         “朋友?你把我当做朋友?但我们从未说过话。”我低着头说。

         “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有资格做我朋友。”秦洛说。

         我突然笑了,可不不一样吗?老娘都快三十岁了,能跟这帮小崽子一样吗?

         “好,我不会忘了你这个朋友”我答。

         秦洛走了,小花因为秦洛走了哭了好久,我记得小时候她也是喜欢秦洛的。那时候班里一半的小女孩都是喜欢这个冷冷酷酷的男生,觉得他不爱说话的样子酷毙了。现在我开始理解他,明白他小时候的感受,父母离异不在身边,难免会觉得与其他人不同吧!看见别的小孩跟父母互动心里也会难受,所以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再见了,我的朋友秦洛。也许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