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致命的钉子
    “我从来没见过吴镜天下围棋......不过,似乎有一些传闻......我也不确定......只是很久之前的传闻而已,内容我都记不起来而来。“老烟说。

     “没办法了,现在只能看陈衣的。”我学着陈衣的语气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说话间,游戏在“法官”的宣布下开始。

     第一局,围棋。

     一个巨大的棋盘出现在房间正中,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上面的局势。而另有两个小棋盘分别落在陈衣和吴镜天的面前,那是供他们落子的地方。

     阿力站到了吴镜天的身后,而我和老烟则关注着陈衣。

     陈衣执黑先行。

     这一盘没有让子,根据我的了解,棋类游戏一般先下的总有优势,不管优势有多小,这总归是一个好的开始,所以悄悄跟老烟说:“开局不错。”

     老烟看来也是个完全不会围棋的外行人,跟着附和:“对对对,我们抢了个先手。”

     吴镜天的耳朵真的挺灵的,他听见了我们的对话,竟然笑了起来:”两个没下过棋的蠢货。“说罢,他在棋盘上落下一颗白色的棋子。

     “什么意思?”

     好在陈衣给我们解释了,他一边下棋一边说:“黑子由于先手,在布局上占有一定的优势和先招效率,为了公平起见,在最后计算双方所占地的多少时,黑棋必须扣减一定的目数或子数,也就是分数。所以总体来说,不存在先手优势一说。”

     我的脸一红,这下可丢人了,还是老烟脸皮厚,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不过我们不敢再说话了,这围棋可是个考脑力和心态的活,生怕再打扰到陈衣下棋。

     他俩落子如飞。陈衣就不用说了,实打实地学过几个月的棋,连看起来是围棋大师的吴老都夸他开局凶猛,布局巧妙,天赋不错,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看那吴镜天,竟然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气势,手中捏着白子,落子布局没有一点生涩感,流畅至极,只有对围棋熟悉到一定程度,才能有这样的感觉。

     再看棋盘上的形势,黑白两色错落有致,我看不出来其中的门道,但就从气势上来说,执白棋的吴镜天面对陈衣的黑棋,丝毫不落下风。黑白纠缠在一起,仿佛两条争斗的巨龙。

     我心里着急,顿时明白这吴镜天对围棋是有一番造诣的,只是还不知道他的水平到底是个什么层次,入门?业余?还是说,已经有了职业的水准?我不敢往下想,只希望他那从容不迫的自信和得心应手的气势,都只是装出来的纸老虎。

     不详的预感,愈发地强烈。

     仿佛为了印证我的预感似的,陈衣下棋的速度越来越慢,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每一步的棋子都落得十分艰难。

     他陷入了苦战。

     反观吴镜天,他脸上带着戏谑和不屑的表情,捏子落棋就仿佛吃饭喝水一般轻松,竟然完全没有把陈衣放在眼里的样子。

     饶是这样,陈衣在棋盘上的局势却还是越来越差,黑子四处散落,不时被围住吃掉。而吴镜天的白子,却已然在棋盘上连成一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样的棋应该叫“大龙”,陈衣在和吴老对决时曾经形容过这样的形势。

     “白棋大龙已成,我只好认输。”

     我心里咯噔一下,和老烟对视了一眼,就算再不会下棋,明眼人也都看得出场上的局势对陈衣不利。

     短短几步棋之间,白子在棋盘上越聚越多,而陈衣的黑子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还不认输?”吴镜天终于笑出声来,“到了这个局势,就算是老头子在这里,也救不活了。”

     “老头子?和你一样姓吴?”陈衣将棋子丢回棋篓,轻轻地拍了拍手。

     不会吧,我也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竟然会有这么巧的事?不,应该说是这么倒霉的事?

     “哦?你这个‘新人’,见过老头子?”

     “果然是这样。”陈衣回头对着我说,“没想到能碰上这么巧的事。又是一个姓吴的,难怪围棋的路数这么眼熟,我下不过他们。”

     “既然你们见过老头子,我想你们能体会到刚刚我有多想笑了......哈哈哈。”吴镜天又神经质地笑起来,“你们知道......我憋得有多痛苦......你竟然说要和我比围棋......哈哈哈......围棋,我从小被按在棋盘上学的东西!蠢货,你们就快死了.....哈哈哈。”

     猛地一下,他又突然变得严肃无比:“你们让我想起了一些很不愉快的往事......这该死的围棋。你输了!我发誓,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陈衣捏着自己的下巴:“我听出来了,不就是吴老先生从**你学围棋,你不愿意了?都这么大人了,还放不下,跟个小孩子似的。“

     吴镜天又哈哈大笑起来:“小小年纪,就学会逞口上功夫......连你自己选的游戏都输了,我看你今天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他又转向老烟:“老烟,我给了你活路,你不走,很好。这下就别怪我不讲情份了,只能说,你看错了人,这场赌博......你输了!”

     我的脸色难看极了,吴镜天那副神经质的嘴脸让人觉得恶心,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原本还想着拖到第三局,借着系统的随机性取胜,没曾想第一步就碰上了钉子,致命的钉子,把我们的希望扎得头破血流。

     谁能想到,吴镜天的吴,竟然就是吴老先生的吴!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能碰到这样的事,偏偏吴镜天有一身围棋水平,看样子却极其厌恶围棋,从来没有在人前展现过,就连老烟都不知道。

     我转过头,老烟的脸色应该和我一样难看。

     出乎意料的是,面对这可以说是最坏的情况,老烟却不像想象中的沮丧,他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一口青烟。

     “没什么好后悔的。愿赌服输,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这是一种认命般的洒脱。

     这时候,“法官”宣布,第一局,吴镜天胜。

     “小白痴!知道厉害了吧。“阿力叫嚣道。

     所有人都认为这场对决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第二场是麻将,吴镜天最擅长的游戏。我甚至都不知道陈衣会不会麻将,按照计划,麻将这一局是直接放弃的,就好像田忌赛马。但是现在,我们最强的一匹马都跑不过别人,所有的准备啊计划啊,都没有用了。

     这就是结局了吗?吴镜天的笑声和老烟轻轻的叹息声是那么的刺耳,让我怀疑这就是结局了。

     可其实我心里还有一点点希望的种子啊,因为还有一个人没有放弃,他甚至看不出任何被击败的失意,平静得像是湖水。

     是的,所有人都认为对决已经结束了,但是陈衣没有,他在等着下一局的开始。

     所以,游戏就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