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不再逃
    “这么说的话,你们拒绝邀请了,对吧。“老烟低头沉思了好一会,眼看着系统的投影通话时间快要结束,身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才抬起头,苦笑着问。

     “那是当然,这种送死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你快走吧。”我抢着说,一个城区的老大,绝对不是我和陈衣两个刚来没多久的新人可以惹得起的。

     幸好陈衣及时看出了这个吴镜天的真实意图,看穿了他布下的陷阱。这座城简直就像是一片原始丛林,一不小心就会踩到要你命的东西。

     “我明白了。”老烟又摸出一支烟来,“既然这样的话,最后给你们一个忠告,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你们还想活下去。”

     “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不送。”我说,在心里盘算着又得赶紧收拾东西跑路了。

     刚从另外一边跑过来,没过几天日子,这又要开始跑了,真是悲催,这就是命啊。我摇摇头。

     “那么,再见。”老烟说。

     “告诉你上面的人,我接受邀请。”眼看老烟的投影即将消失,一直没吭声的陈衣却在这关键时刻,突然说话了。

     还说的是这么令人震惊的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都看出来是鸿门宴了,怎么还要去?

     老烟反应比我快一点,但也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我会发给你”,便随着系统面板上的光芒收回消失不见。

     房间重新回来原来的样子,大屏幕上的电影自动开始继续播放,周星驰那熟悉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我走过去捡起地板上的系统面板,忽然有点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左右走了两步,又僵硬地坐回自己的沙发上,和陈衣一起看着电影屏幕。

     但是我完全看不进去任何电影情节,心里痒痒的,只觉得怎么坐都不舒服,在沙发上左扭右扭,一会取出系统面板看,一会摸出一包薯片打开,吃了两口觉得乏味,又放在一边的茶几上。

     陈衣接过那包薯片,倒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抓过遥控器把电影关掉,房间里没开灯,窗帘也拉得紧紧的,所以一下子暗了下来,我看不见陈衣的脸,只能听见薯片在嘴里被咬碎的声音。

     “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在昏暗中开口问,这样的氛围让我说话没有那么没底气。

     我本来不打算询问陈衣这么做的理由,因为我心里其实隐隐有了答案。我早知道陈衣很大可能还是会接受吴镜天的“鸿门宴”,所以之前才抢先替陈衣下了决定,告诉老烟我们不会去。

     不过还是阻止不了陈衣。

     陈衣是什么样的人,从那晚和老烟对决后我就知道了,他不在乎生死,也不在乎对手是什么人,他有赌上一切的觉悟,他是个疯子,所以这样生死的挑战正是他想要的,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在这座城里,不是需要筹码吗?”陈衣的声音从黑暗中飘过来。

     “要挣筹码的话我们可以先去找其他人啊,我知道系统里有一个自动匹配决斗系统,可以碰到和我们差不多的新人,他们的实力绝对斗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惹吴镜天,你是在送死。”

     “有这样的系统吗?”陈衣问。

     “应......应该有吧,这不是重点!”我随口编出来的一个东西,说的像模像样,差点连我自己的信了,没想到陈衣一下就听出来了,真是尴尬。

     陈衣拿起茶几上的系统面板,在上面操作了一下,突然说:“咦,还真的有。”

     “我就说吧。”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个东西,我伸过头去看,只见系统面板上弹出来一个新的界面。背景是灰色的圆圈,如同精致的机械手表,一根指针以圆心为轴不停地在圈内扫动,一个个或暗红或墨绿的小点出现在圆中。正下面是一个按钮一般的图案,写着“开始匹配”四个字。

     “圆心代表着我们的位置,那么这些小圆点就是附近的玩家。颜色的意思是......筹码数量?”陈衣分析道。

     “这城还真是破,连个新手教程都没有,这么重要的系统功能我们竟然现在才发现。”我感叹道,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一拍脑门,我立刻明白哪里不对了,现在根本不是研究系统功能的时候!我得赶紧劝陈衣跑路,别去找吴镜天。

     “陈衣你看,既然有这么便利的系统功能,筹码的事我们就不用去找吴镜天了吧,不用担心找不到对手。”我试探将话题重新拉回来。

     陈衣没有回答我,系统面板的微弱光芒打在他的脸上。过了好一会,他把系统面板扔到一边,说:“根本匹配不到人。”

     “卧槽你说干就干啊,先给我点心理准备行吗。”陈衣的行动力高得吓人,我还在想他在干什么呢,没想到是已经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开始匹配”键了。

     “匹配不到人,你自己看。“

     “是吗?不管怎么说,先停下来,我们得好好谈谈。”我伸手拿过陈衣的系统面板,看见上面显示着“开始匹配”按钮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正中间的几个大字,”正在匹配中“。

     还好没有匹配到人,要是碰到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就完了,我正想要取消匹配的状态,却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做,手指在面板上点来点去也没有反应,依然是“正在匹配中”。

     不会吧,我有了不好的预感,在泛着幽光的屏幕上左滑右滑,但系统面板就如同死机了一般毫无反应。

     陈衣对我摊摊手,好像在说不是他弄坏的。

     我的汗都下来了,筹码要用的话,就只能靠这玩意,它要是真坏掉了,估计我们明天就得饿死。

     就在我焦头烂额地抱着系统面板研究的时候,陈衣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手,抖掉上面的薯片末,朝窗边走去。

     “一心只想着苟活的人最后往往是死得最快的,逃避才是不折不扣的自杀行为。那晚你的最后一把散牌,不是已经证明这一点了吗?“陈衣突然说。

     我抬起头,意识到陈衣是在回答我之前问他为什么要接受吴镜天对决邀请的事情。

     “那天晚上你孤注一掷才捡回来的这条命,还没有忘吧?明知道散牌去跟注是最危险的做法,但只有这么做才有赢的可能。”

     “那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我们还只是新人,你的技术需要磨练,现在的你根本不可能是盘踞本溪区已久的吴镜天的对手。”我争辩道。

     “技术?你认为这座城里的对决,靠的是技术?”

     “当然......靠的是......技术......”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因为我想到陈衣和老烟对决时,还是一个从来没有玩过牌的彻底的新手,要说他有技术,也只能说那手藏牌神不知鬼不觉,但其实藏牌我也会,然而在那样的场合我发抖的手绝对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赢下去,或者是死,这座城市只给了我们这两个选择。所以,不用再逃了。”

     不用再逃了。

     陈衣走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倾洒而入,仿佛一条温暖的河流溢满了整个房间,又仿佛希望的曙光在召唤我前进。

     ”滴滴!“

     系统面板在这个时候突然震动起来,我低头一看。

     “匹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