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新的租客
    清晨,是每一天中空气质量最好的时节,也只有在每天的这个时候人们才能真正的享受得到大自然最纯洁的空气,而在这个时间中太阳还有彻底的崭露头角,只能远远的看见一大片蒙蒙的红光,温柔的连接着这个世界的尽头。

     此时,在我房间窗户外的护栏上站着两只正在叽叽喳喳谈情说爱的两只喜鹊(赵晓峰:那万一是两只公的呢?作者:那就是谈情说友呗,赵晓峰:......),我倒是没有因他们吵醒到我而感到生气,相反对我来讲反倒是好事,因为我本身就有早起的习惯,所以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反感,有句俗话说的好嘛,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作者:也可以说,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赵晓峰:你闭嘴...)。

     我穿着睡衣从床上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到卫生间,首先我先开闸放掉了储蓄了一晚上的“洪水”,紧接着刷牙洗脸的一套手续,而就在我吐掉了最后一口的牙膏沫子后,猛然间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占据了3分之1玻璃镜子面积略圆的脸庞。

     “哦,小雪啊,早啊”我迷糊之间以一种很正常的打招呼的方式说道,但我突然转念一想随即吓了一跳叫道“啊!是小雪,你怎么进来的?这是...我家吧”。

     夏晓雪好像跟我一样也是有点迷迷糊糊的,她那半睁不睁的眼皮,让我有点弄不明白,她现在到底是睡着呢还是醒着呢。

     “哦,对了,你是搬到我这里来了,昨天还帮着你搬家来着,你瞧我这记性”我猛然间拍了一下后脑,想起了昨天晚上下班后从离我们超市只有十几步远的一家卖水果的老板借了一辆电动三轮车,便前往夏晓雪的原住处,把她的东西都搬了过来,东西倒是不是很沉,但就是量有点大,来回跑了好几趟,差不多忙了快凌晨1点多的时候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运了过来,也多亏我租的房子是二楼,要不然今天我也别想起来了。

     “我要用卫生间...”夏晓雪有些迷迷糊糊的说,此时我还是怀疑她是在睡觉呢。

     “卫生间?哦,当然,当然,你用,你用”我边说边手忙脚乱的从卫生间里退了出来,而夏晓雪也用不着客气,随即走进卫生间把门带上。

     “喂,小雪,昨天你差不多忙了快三点了吧,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天吧,今天峰哥在店里看着,你就放心的在家里休息吧,我先去开店了啊”我走出卫生间感觉忘记了什么事,但我又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随即也不想了,便对着在卫生间里的夏晓雪说道。

     “啊哈~~!好的峰哥,去你的吧”夏晓雪在里面打了个哈欠说道。

     “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我回到我的房间快速的换好衣服边想着边嘀咕着说道,不多时我便从楼道里走了出来,坐上了借来的电动三轮车往水果店的老板位置开去。

     水果店的老板姓谢,原名谢坤,40多岁,光头,一米八五大个,身材魁梧,五官面相有些凶神恶煞,但这些只是给人的第一直观的表面印象,其实跟他接触久了你就会发现,他是老好人一个,当然就算是内在给人的感觉不同也是免不了有一些负面的评论,有人说,以前在这个城市有个帮派叫光头帮,他就是那个帮派的老大,有人说,他捅过人,坐了十几年的牢,还有人说,他是某个帮派派出的杀手,要做掉在这附近的某个人,说道这里我就不高兴了,我得评论一下,最后一个纯属是扯蛋,一个杀手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出来卖水果?那可真就是闲得蛋疼了,我反正不信他是个杀手,要信我也信第二个小道消息。

     “哟,小赵今天这么早啊,今天可是够猛的啊”谢坤正在自己家的箱式货车上清点着自己进的货,离老远就看见我骑着他们家的电动三轮车慢悠悠的开了过了笑呵呵的说道,他一天开门可早多了,因为他一大早就得起床出去进货,要不然新鲜的都被别人挑没了。

     “那是必须得猛啊,车子还你了啊,谢了坤哥”我并不知道谢坤所说的“猛”是指哪方面,但我也并不怀疑他对我说的是坏话,因为据我了解他还从未说出过别人的坏话,所以我是更加的不用想,我只是笑呵呵的下了车并把车钥匙扔向他说道。

     “收到,用车说哈”谢坤接到钥匙爽朗的一笑说道。

     我一边向超市走去一边背对着谢坤比划了一下OK的手势,在我敞开超市的卷帘门后,一阵轻车熟路的搬完所有需要在外面卖的东西后,也就开始了今天一天的营业了。

     “给我来包硬大”此时,正是我刚开板不久就有一位中年人低着头边掏钱边走了进来说道。

     “下班了啊王哥”我拿了一盒硬包的人民大会堂放到了收银桌上,不用猜我也知道是谁,这个点一大早晨的应该也只有开夜班车的隔壁老王了。

     隔壁老王,原名王兴华,是一位跑夜班的出租车司机,年龄39岁,身高一米七五,五官还看得过去(反正比谢坤要温柔得多),身材不胖也不瘦,属于标准的体形,他是一位拥有十年驾龄丰富经验的老司机,据他自己所说自己开车这么多年还从未“翻过船”(出事故),啧啧,这牛逼吹的我真不得不给他满分,顺便多说一句他已经结婚了,并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

     “哪有,还没交班呢,回来取点东西,我靠,你头型好猛啊,你家炸了?”王兴华打开烟盒在嘴上叼上一根烟一抬头顿时被我左右纷飞的发型所震惊到了说。

     我靠,原来“猛”点在这啊,我说谢坤怎么说我今天好猛呢,原来是这样,刚才想洗头来着,却被夏晓雪给打断了一时之间没想起来,我说出门前怎么老是感觉忘点什么东西呢。

     “呵呵,意外,今天是意外,王哥帮我看着一会哈,我先去里屋整理一下”说完我就想往里屋跑,但王兴华却是一把拽住了我。

     “唉唉,把火借我一下,我火放在车里了”王兴华看了看我的头型笑了笑说道。

     此时,我也懒得废话了,随便拿了一个打火机就扔在了桌子上,便快速的向里屋跑去,形象对我而言很重要的。

     王兴华拿起桌子上的火机嘿嘿的坏笑了两声,打着火机刚想点上,却被眼前的美丽的景象所惊呆了,一名穿着一身白色类似戏服的古典服装的少女走进了店里,只见她四下左右的看了看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她若是像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一样王兴华也不至于这么惊讶,问题是眼前的这位少女实在是太美丽了,美丽的让人窒息,让人第一感觉就像不是凡间之物一般,一身洁白的古典连衣裙,那真实顺感的布料一看就是真正的丝绸所连,灵动又俏皮的双眼,每眨一下都显得那么有灵气,樱桃淡雅粉红色的双唇,越看越能勾起初恋般的回忆,玲珑而又小巧的鼻子更是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最具有特点的就是,她有着一头跟她的衣服一样颜色的洁白秀发,这简直就像是“神族之礼物,人间之珍品”。

     那少女并没有理会王兴华的惊讶状态,相反那少女感觉像是习以为常一样,她一边四下看着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边转过身去给王兴华留下了犹如玲珑般幽柔的背影。

     “干嘛呢王哥?烟都掉地上了,有人抢劫了?”此时,我已经梳理好了发型从里屋走了出来就见王兴华呆呆的站在那里,烟早已经从嘴边掉落在了地上自己却浑然不知,手里的打火机也还保持着打火的状态,这分明就是进入了“点穴”模式了。

     “哇...好烫...”由于打火机长时间保持着打火的状态,以至于打火机所能承受的温度已经达到了顶点,王兴华就被过高的温度所“唤醒”了吃痛的叫了一声,一边一把甩飞了打火机一边吹着即将烫熟的手。

     “王哥,你怎么了?”我站在他旁边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没事,没事,烫着了,不过这不重要,你看那个”王兴华摆了摆手,用手指了指正站在那里选货品的少女说道。

     “怎么?那女的有什么问题吗?”我顺着王兴华的手指看去也看到了那位少女,不过是她的背影,我不解的问道。

     “你个呆瓜,你看着就没有什么感觉?”王兴华看了看我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缓缓的说道。

     “感觉?”经王兴华这么一说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说“没什么感觉,就是比较少见啦,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白头发的女人”。

     “你真是呆瓜,你就不能用一句成语来表达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王兴华此时鄙视了我一眼说。

     “嗯...背影杀手?”我脑中收索了一下可以表达现在眼前呈现景象的词语缓缓的说出了想到的词汇。

     “我靠,那是成语?”王兴华显然被我想出的词汇所深深的震惊了一下说道。

     “嗯?那不是成语吗?”我此时也是来了兴趣反问着说道。

     “唉~~!不懂艺术为何物的小子,我看应该叫倾国倾城才对,你是没看到那美女的正脸,简直正的要死了,你说她要是住我隔壁该多好啊,那小样子怎么看都看不够”王兴华一边欣赏着那少女的背影一边感叹着说道。

     此时我郑重其事的鄙视了他一眼。

     “王哥,这打火机算我送你的,你在去跑两圈,没准你会看到更多倾什么国倾什么城的,你不是还得交班呢吗,赶紧去吧别晚了”我算彻底看出来了,只要这美女在这,我看他是不准备走了,我赶忙找了一个借口说。

     “那你给我一个防风的”王兴华笑了笑说。

     唉~~!他倒是挺尖,行行,防风就防风吧,只要能赶走他不就是2元钱的事嘛。

     送走了王兴华,那少女也随即转身直径的走到了我的收银台。

     “聊完了?”那少女带着优美的嗓音甜甜的对我一笑说道。

     “嗯,聊完了,咦?难道说你都听到了?”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这少女的正脸,她确实是很漂亮,漂亮到男人看一眼就会为之动容,的确如王兴华所说的那么倾国倾城,而我看到她我也没有像王兴华那样的反映,因为我知道,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只能是远而观之。

     “呵呵,我的耳朵可是很灵敏的”那少女见我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有些少许的吃惊,但也只是一瞬间边恢复神态缓缓的说道。

     “呵呵,那您别见怪哈,我见的世面少”我此时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

     “是吗?至今为止你是第一个没有被我的容貌所震惊到的男人,也是第一个说我是背影杀手的人”那少女用手指玩味性的卷了卷自己的头发笑盈盈的说道。

     “呵呵,美女您天资聪盈,容貌动人,不料,不才与影背观之,私自妄加猜测,实罪之,但倘若美女与正颜之观,不才又岂敢胆大妄为,实至罪加,倘若美女欲有欲气之处,不才还妄请美女多多海涵”我尴尬的笑了笑随即用着电视里演说的那套程序说出了原因始末(其实也就会那两把刷子)。

     “呵呵,好一句文词,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了呢”那少女笑了笑说道。

     “呵呵,献丑了,不知美女需要些什么?”我见那少女这么说才微微的放下心来,随即便书归正传的问道。

     “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想问你,你们这还招人吗?”那少女脸上依然挂着甜甜的微笑回答道说。

     “招人?老板也没有说要招人啊,你在哪里看到招聘启示的?”我此时有点犯迷糊的问道。

     “老板没有说要招人,也没有招聘启示,我是自荐而来的”那少女笑着回答着说。

     “自荐?那你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呢?”照理说工作轻、工资高的地方有都是,我不明白一位貌美如花的少女为何偏偏选择这里,我不解的问道。

     “因为...”少女微微顿了顿用手指卷了卷头发接着说道“因为这里很有意思”。

     “......”我有点无语了,这是什么理由?有意思?大小姐?我怎么没发现这里有什么意思呢?想我是这么想,但我嘴上却说“那你稍等一下,我给老板打个电话”,说着我拿起了收银台上的座机电话向老板汇报这里的情况。

     本以为张老板会要先看看本人来进行面试,但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张老板竟然会一口答应了下来,这点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许他今天只是心情好而已。

     “张老板同意了,他让我给你安排一下工作,那么,打码机会用吗?”我放下电话有点迟疑的看了看那少女说道。

     “会的”那少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回答着说。

     “那好,你就负责收银吧,本来是有个女生负责收银的,就让她理货好了,每个月1000元,不供吃住,可以吗?”我指了指我现在的位置说道。

     “可以,不过我有个问题,这附近有没有便宜点的出租房?”那少女爽快的答应的下来,随即她眨了眨两下灵动的眼睛问道。

     此时,我听到这话题时我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

     “这里还蛮不错的”那少女在我租的房子里转了几圈笑着说道,没错,是我租的地方,我又心软了。

     “当然不错了,每月800元,这套出租房可以说是这附近最好的了”我提着两包旅行箱走了进来说道,我后面还跟着夏晓雪,她也是提着一个旅行箱。

     “峰哥,她是谁啊?”夏晓雪累得气喘吁吁的把旅行箱放到地上问道。

     “嗯...这是我们的新租客”我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无辜的说道。

     那少女在听到这话之后,突然间微微站直了身子,粉红色的嘴唇甜甜一些缓缓的说道。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玉龙,还请以后多多指教,那么我要睡...”

     深夜...

     “什么情况?这时我租的房子吧,对吧,没错吧,为什么让我睡沙发?这不公平啊,我二室一厅的待遇呢?为何我只能有一厅的待遇了?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此时,我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睁着滚圆的双眼看着既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悲剧的感叹道。

     就这样,我的生活中又多两名新租客,夏晓雪与白玉龙,而我所向往的平静的生活也就此开始被打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