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跟我走吧
    “小心...”。

     “啊...!”

     就当林书桐反应过来回头看时,但那辆被狙击的奔驰车已经是近在咫尺,而就在即将撞到林书桐时,我动了,我神情一紧,双腿猛然间收缩,以一种异于常人的瞬间爆发力迅速的来到了她身边旁,一把将她扑到在奔驰车的路线范围外。

     砰~~!

     一声巨响,只见那辆奔驰车不偏不移的撞到了护栏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奔驰车的前脸凹进去了许多,车里的安全气囊已经也是全面的开启,也幸好是撞到了护栏上,要是没有护栏很有可能连车带人一起掉进湖里,除非他们会游泳,要不然想要从湖里上来我看是相当的困难。

     所有的变化来得非常之快,只听那一声枪响过后,在奔驰车队正对面开过来的宝马车,也随之一阵紧而有序的刹车声,那三辆黑色的宝马犹如排练好的一般,瞬间并排在了一起,随后一个全体横向的刹车顿时就把奔驰车前进的道路堵得死死的,随即从每辆宝马车里快速的下来三四个蒙着面的人,而且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指着对面的奔驰车,而此时奔驰车里面的人也是不甘示弱,丝毫不惧怕对面数十把手枪,也是纷纷的快速下了车,也都从西装的里衣兜里掏出了手枪指着他们面前的不速之客,一时之间,平静的街道变成了枪声不断的街道混战,而双方的车子也犹如电影大片那般,瞬间都变成了马蜂窝那样难看不堪。

     “你反映还满快的”林书桐此时在我的身下,还好我刚才及时的反应救下了她,要不然她就是这场凌乱混战的第二个意外受害者。

     “如你所看到的,这么以来就一切解释得通了”我依然还保持着姿势,头看着那边的枪战说道。

     “那你能不能...”林书桐的语气中有些微微的羞涩说道。

     “什么?”我还在纳闷林书桐这个时候到底还想说什么,我转过头看向在我身下的她,这一看不要紧,只见林书桐的脸蛋上有些微红的盯着我,这还是无关紧要的,要命的是,我的一只手掌竟然抓在林书桐圆而又挺的胸部上面,看到这时我已经明白了所以然。

     “我的胸...有那么平吗?”林书桐红着脸貌似有些生气的说道。

     “啊~~!那个...这个...这是意外,对不起啊”我慌忙的拿开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嫉妒的手,脸上有些通红的手足无锡慌乱着说道。

     “那个...这不算袭警吧?”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

     “少贫嘴...”就当林书桐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双手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一用力的向侧身翻滚,瞬间局势又变成了敌上我下的局面。

     “谢了”我先说了句谢谢,随后看向了我们刚才的地方,地上还残留着少许的白烟,似乎在证明子弹刚才已经到访过了那里。

     “原来“静”是指镜子的镜,也就是瞄准镜”林书桐现在的样子也很像我刚才的那样,不过她可不会像我一样犯一些小错误。

     “狙击手好像还不只是一个,不好办啊!”林书桐一边考虑着说,一边从身后的腰间拿出了一把小巧的警察专用64手枪说道。

     “那个...我们还是先找掩体吧”我用手指挠了挠脸,看着在我身上有些坐直了身子的林书桐不好意思的说道。

     “哼~!”林书桐这时好像也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这种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了,急忙红着脸哼了一声急忙站了起来,随后我们跑到了刚才那辆撞在护栏上的奔驰车侧身,此时,奔驰车里现在只剩下了已经死亡的司机,而在奔驰车里缓过劲来的其余三人也早已经下了车加入了战局之中。

     “你用这把枪搞得定吗?”我站在林书桐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

     “搞不定,对方人多,而且我这枪只有7发子弹,我又没带多余的子弹,乱打的话,我们就处于被动了”林书桐咬了咬嘴唇接着说“可恶,早知道有这么大场面,我就拿小鹰(沙漠之鹰手枪)了,这把用着真不习惯”。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时候还在意这个?有就不错了!”但我嘴上却说“搞不定的话,我们就别逞英雄了,打电话叫人吧,你不是警察吗?”。

     “不行,现在叫也太晚了,这里离警察局和机场都太远,前后差不多都有15公里左右,就算全力跑过来也得五六分钟上下,等我们的人都赶到,夜场都散了”林书桐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分析着说道。

     “......”听林书桐这么一说我此刻顿时哑口无言。

     “我看你好像挺冷静的,一般市民看到这场面早就吓得到处乱跑了”林书桐见我没说话回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道。

     “我冷静个屁啊!乱跑有什么用,子弹又不长眼睛,天哪,难道我今天就要这么死了?我只是想今天来凑凑热闹而已,我还没有取媳妇呢!”我悲痛欲绝的捂着脸说道。

     “唉!你们男人啊...”林书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摇了摇头说道。

     此时,双方的混战已经持续了1分多钟,双方都均有人倒在了地上,有的人被打中了头部当场毙命,有的人肩部中弹倒在了地上,却依然拿着手枪一边叫着一边还在顽强的抵抗,就好像在守护着什么一样,直到自己的子弹打光了,他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就在这时,在最后一辆奔驰车的后侧门被缓缓的打开,有一位穿着很普通样式衣服和裤子的少女瑟瑟发抖的猫着腰扶着车门从车里慢慢的走了出来,刚出走出车里就见她前面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头部中弹倒在了她的身前,吓得她惊叫了一声,随后又好像生怕别人发现自己一般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里竟是恐惧与绝望的泪花。

     就当她努力自己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时,忽然就看见了拿着奔驰车做掩体的我们,而我和林书桐也在同时发现她,她就突然向发疯了一样快速的站起了身,放弃了保护她生命的车门,疯狂的向我们方向狂奔而出,一边跑着一边还喊道“救我...救我...”。

     “笨...笨蛋,不要出来,有狙击手!”林书桐看着好像发疯一样向我们跑来的少女急忙大声的喊道。

     “太晚了...”而我就在说这话的同时瞬间我也就冲了出去。

     就在我与那少女交汇之时,狙击手的枪声也随之响了起来,而我则是恰好抱住了她,虽然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右胳膊上有明显的疼痛,但我还在抱着她翻滚在了地上,当我努力想要站起身时,却发现那少女竟然用双手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让我发现我一时之间还起不了身。

     “笨蛋,快带在那女孩跑”林书桐在我快速的冲出去后稍微有些惊讶,但看到我们二人好像都平安无事的样子先略微的松了一口气大声的喊道。

     “我也想啊,可是这女的不松手”我也是焦急的想要挣脱出那少女搂着我的脖子,可是就算我努力的弄开了一只手,她却像是认定了我一样又快速的缠绕了上来,正当我还在努力的时候,突然一种极大的危险感涌上心头,我急忙搂住那少女的腰,顺势就往奔驰车的方向滚去,就在离开的一刹那,狙击手的子弹正好落在了我们刚才的位置上。

     此时,那女孩躺在我的身上,即便是在地上滚了几圈,她的双手却依然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我左手轻轻的拍了拍的她的腰部,无奈的看了看我右胳膊上已经被血染红了的袖子,猛然间我坐起了身,用右胳膊抱住了她的双腿,猫着腰站了起来,就在我刚站起身,在我前面开枪的一位黑西装的男人用生硬的中文说“傻...扯”。

     “什么?傻子?你才...”我刚说道这,才反映过来,那西装男有可能说的是“上车”的意思,因为西装男说的有点偏离轨道,所以我的第一反映还以为他在骂我呢,我这时也在没有二话,急忙猫着腰,抱着那少女从奔驰车的后身绕道了驾驶室里,尽管我坐进了驾驶室,但身上有着个黏人的少女还真是超级的不舒服,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来不急我多想了,急忙发动了车子,一只手勉强的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挂上档位,车子就像火箭般快速的向...后倒去。

     “我擦,挂错挡了”这技术就连此时的我都有些汗颜,更别提其他人了,我急忙手忙脚乱的挂上了前进挡,在一脚油门奔驰车这回才像正常行驶般冲了出去。

     对方也好像知道自己的目标就在我开的奔驰车里,瞬间子弹如有雨点般向我的车子打来,不过好在这车上装的是防弹玻璃,所以那些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穿透,都被彻彻底底的挡在了外面,我当我稍有些得意的时候,突然又是那种极具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我顿时头部快速一歪,玻璃顿时出现了菊花的裂纹,子弹穿透了防弹玻璃钻进了后座。

     我又躲过了狙击手的子弹,但同时我也冒出冷汗,因为我知道,下一发就保不齐出现在哪里了,我急忙狠踩了油门,由于子弹穿透了防弹玻璃,使得前方的视野变得异常的窄小,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要必须快速的突破他们的防线,远离他们的视野,我就是这样的想着,直直的开着奔驰车撞开了前面横在道路上的一辆黑色宝马,快速的扬长而去。

     那些蒙面人眼见自己的目标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慌乱之余顾不上跟西装男们浪费时间,纷纷跑进了宝马车,但就在刚发动车子之后,就听见三声干净利落的枪响,随即那三辆宝马车分别爆胎,而那个精准无误打在轮胎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拿着64手枪的林书桐。

     而我开着“借”来的奔驰车快速的行驶在深静旷阔的道路上,为了尽可能的避开他们的视线,我故意不走宽敞明亮的大道,竟挑一些不引人注目的窄短小道,还好这车是自动档的,要不然怀里还坐着少女可是真费劲了。

     就当我在一次拐进小道时,车子猛然间熄火了,就当我还在纳闷出了什么问题时,奔驰车的前脸顿时冒出了一阵阵白烟已经告诉了我的答案,我知道车子出问题了,我无奈的只好打开车门,抱起那少女下来车,在一处离车子不远的地方把她放在了地上。

     “你现在可以松手了,我去车里找点东西”我看看她还没有惊魂未定的样子说道。

     “别走,我害怕”那少女抬起头眼睛竟是恐惧的样子对我说。

     我看这少女大概只有二十左右上下一副很害怕的模样望着我,我顿时摇了摇头缓缓微笑了的说“我答应你,我不走,我只是去车里找点东西”,那少女感觉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缓慢的放开了搂在我脖子上的手。

     我一边点点头一边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站起身走回了车子里坐进驾驶室,在驾驶室里我左翻右翻,终于我在座椅的下边摸到了一把军用匕首,我此时看了看手里的那把军用匕首,长出了一口气,随后一把扯开了右手的衣服袖子,露出了胳膊上已被子弹咬住的结实肌肉。

     我用余光撇了一眼那少女,随后把刀快速的往伤口上一插、一挑,一颗已经变了型的子弹如同解放了一般弹了出来落在了中控台上,整个动作连贯迅速,前后也不过是两秒钟的时间,而整个过程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完成了这一切,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动静,随后我把匕首随便的往车上一扔,捡起我撕掉的袖子,用一只手和牙齿配合着把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做完这些,我就如同没事人一般笑呵呵的走出驾驶室,来到那少女身边。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我面带微笑的伸出了已经满是鲜血的手掌说。

     “嗯...”而那女孩在猛然看到我满是鲜血的胳膊和手掌时稍微有些惊讶,但当她在看到我笑呵呵的表情时,在考虑了一小会之后才缓缓的点点头,并伸出了她那有些稚嫩的玉手向我满是鲜血的手掌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