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一个人报复全人类的故事
        神秘侧,与科技侧相对,即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一系列的事件。

         伴随着一系列神秘侧物品的出现,神秘世界的复兴不可避免的到来,在与科技侧的碰撞中,两种对世界的开发和利用的方式开始在对立中逐步融合,形成了一种特有的社会形态。

         这一天,全世界最顶级的科技侧战斗小组和神秘侧战斗小组同时接到一个通知,同时出动一个共同的任务。

         到底是什么任务需要两个世界上最最顶尖的战斗力量联合执行?

         很明显,全世界需要这样两只队伍联手对付的力量只有一个,那就是4月5日才宣布对去年五大恐怖事件负责的“灭世”组织。

         今年是公元3834年,那么去年就是公元3833年。

         公元3833年似乎是让全世界都悲伤的一年。

         三月份,英国伦敦,发生连环爆炸事件,造成十一万三千五百四十六人死亡,伤者不计其数,英国当局宣布成立调查小组,结果什么都没查到。

         五月份,日本东京,上演白热化的打砸抢烧,十几万人就像突然发疯一样,手持凶器,出现在各个公共场所,见人就砍,之后,十几万行凶人员自杀切腹谢罪,血流成河。场面之血腥,前所未有。

         六月份,中国广州,天降大雨,可是雨滴中含有高浓度酸性溶液,一场大雨过后,全城几乎毁于一旦,广州从此告别世界,成为地狱之城。

         九月份,美国西雅图,同样是连环爆炸事件,可是发生的却是核爆,接连三颗核弹在西雅图上方炸开,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西雅图这个城市。

         十一月份,俄罗斯圣彼得堡,发生的事情更为怪异,几乎在同一时间,城内所有动物发生暴乱,纷纷袭击人类,小到在地上钻洞的蚂蚁,大到动物园里的狮子大象,全部化为凶兽,见人就咬,遇人就扑,第二天,所有动物恢复正常。无人可以解释此次事件的发生,只能归于神秘侧。

         五大事件,把公元3833年渲染成了黑白色,收到伤害的五个国家联合成立事件调查组织,却毫无踪迹可寻。最终,在公元3834年的4月5日,全世界的电视机在同一时间跳到了一个频道,全世界所有的屏幕上方都显示着一个镜头,那就是“灭世”组织宣布对五大事件负责。

         这也是“灭世”组织的第一次露面,这次声明,让全世界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

         声明过后,联合国发布倡议书,倡议所有成员国联合成立消灭“灭世”的联合组织。

         似乎是在跟联合国的倡议较劲,第二天,“灭世”组织宣布灭世计划,计划宣称在三个月之内必定毁掉地球文明,让全世界恢复到史前社会。

         -----------------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诺曼?鲍威尔在“灭世”发布灭世计划后的第二天,宣布召开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内部会议,要求各常任理事国最高元首参加会议。

         会议主要是未雨绸缪,防止地球文明在灭世计划中真的被摧毁,要求各国家建立自己的文明库,以便能够在即将到来的灭世计划中,地球文明得到保存。

         于是各个国家一边出资出力建立联合组织调查和消灭“灭世”组织,一边建立自己的文明库,来保存自己国家的文明。

         五大常任理事国则联合建立属于全人类的地球文明保护计划,在人类社会的存亡面前,几乎所有的政体都抛下了各自的成见,联合到一起,为保护人类文明而努力。

         当全人类都联合到一起的时候,似乎对付“灭世”组织也没有了困难,很快,多名“灭世”组织的头目遭到缉拿,但是这些人在被捉拿归案的时候,都采取了一个同样的选择,那就是自杀。

         这也导致联合组织几乎很难从这些头目嘴里得到关于“灭世”组织的任何信息。

         可是,当全人类都联合到一起,准备对付一个势力的时候,这个势力便站在了全人类的对立面,于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抛弃了“灭世”组织。

         很快,联合组织就得到了“灭世”组织的总部基底所在,各国选出自己国家最为精锐的部队,前去围剿,结果却被“灭世”组织用自己的基底当作陷阱,将所有的精锐部队一网打尽。

         坏消息传来,所有的人们都垂下了脑袋,似乎地球文明真的不能被拯救,可是同时传来的也有好消息,那就是“灭世”组织的总部也被炸的灰飞烟灭。

         如今,只要把“灭世”组织的头目抓住,那么该组织宣称的“灭世”计划便会烟消云散。

         ----------------

         意大利,罗马城外。

         在罗马城的西侧有一个小镇,小镇里的居民都属于很淳朴的人,他们性格开朗,热情好客。在小镇上,有一位叫做扎扎的大叔,扎扎大叔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旅馆,平时很多来罗马旅游的人们,在看够了罗马城内的风光之后,便会来到这个罗马城西侧的小镇,见识一下意大利的乡村风情。

         这天扎扎大叔的小旅馆的生意也不错,中午还不到,旅馆的所有房间便几乎被抢订一空,如今这个神秘侧和科技侧同时当道的世界,很多吸血鬼和狼人也会打着伞出现在阳光下,跟普通人打着招呼,欣赏美丽的风景。

         风和日丽的午后,扎扎大叔像往常一样,端着一杯自己调好的白兰地,躺在自己旅馆门口的长椅上,怡然自得。杯里的酒快要见底,扎扎大叔的睡意也浓了起来。

         扎扎大叔,睡的不是太死,只能算是小憩的扎扎大叔忽然觉得眼前一暗,便张开眼睛,看到一位右手拉着手提箱的旅客,扎扎大叔看到生意上门,立马清醒了过来,嘴里还嘟囔着说道:“真是幸运的家伙,我家就剩最后一间房了呢。”

         这位旅客是一位中年男人,大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着合身的风衣,很是体面,看样子属于那种比较有钱的人,右手拉着一杆手提箱,跟着扎扎就进了旅馆。

         扎扎大叔开好了房间,直到这位旅客接过客房的钥匙,始终一句话都没发出过。

         扎扎大叔看着这位旅客慢步走上楼梯,自言自语道:“真是个奇怪的人呢!”不过扎扎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不管怎么样,自家旅馆的大门上终于可以把客满的牌子翻出来挂起来了。

         一直到睡觉,扎扎大叔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晚上的时候,扎扎还让自己的老婆多做了道菜,自己又喝了几杯,吃过饭便昏昏睡去。

         304房,正是那位旅客居住的房间,已经是接近零点,房间里的灯还在开着,304房灯光的余晖照亮了旅馆大门外的街道,依稀能够模糊的看到西面远处的街道上走来了十多位行人。

         领队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国字脸,一脸的正气。这十多位行人行走的节奏十分怪异,就像是在军队里训练了许久已经无法忘却那行军的节奏,一步一步的整齐而有力。

         忽然又看到东面远处的街道上也来了六七位,这六七位看上去已经是十分怪异,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带着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孩,还有一个高达两米的壮汉,以及一位打扮妖异的妇女,最后的则是一对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两队人马相聚在了扎扎大叔的旅馆门口,就看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与国字脸中年人打了个招呼,说道:“你们来的不慢嘛,我以为科技侧的都是废物呢。”

         那国字脸中年人说道:“呵呵,神秘侧的也还行,我以为神秘侧的都牛逼的很,能上天。”

         两人打完招呼,然后同时转身,这时从旅馆里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国人,就听这位说道:“好了,好了,科技侧与神秘侧有什么好争的,如果说要争,那就看看今天到底是哪边能够干掉今天的目标。”

         看样子这位中国人比较有话语权,他说完话之后,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和国字脸的中年人都不再一副赌气的样子,而是面带恭敬的看着这位中国人。

         就看那位中国人说道:“已经确认目标于今日中午住进这个旅馆的304房,今天希望两队相互配合,以大局为重。”

         说完,这位中国人就走出了旅馆,独留下两队人马面面相觑,白发老头与国字脸的中年人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出发。”

         很快,两队人马就来到了304房的门前,正要强行开门的时候,就听到门内有人说道:“门开着,慢慢打开就是,我又不会跑!”

         白发老头与国字脸中年人又对视了一眼,便推开了房门,随着两队人马陆续进入房间,就看到那位身穿风衣的房客就坐在房间的正中间,依然是体面的衣着,满脸的微笑。

         白发老头与国字脸中年人几乎是同时说道:“竟然是你,魏长生!”

         就看到那位被称为“魏长生”的房客呵呵笑道:“没错,就是我。好久不见啊,张白眉,还有李正肖。”

         张白眉自然是那位白发老头,因为他不只是满头的白发,就连眉毛也是白的;那么很显然李正肖则是那位国字脸的中年人。

         那些身后的队员听到魏长生三个字,不由得面露崇敬,魏长生这个名字无论是在科技侧还是在神秘侧,都是一个耀眼的名字,在科技侧与神秘侧都有着对人类巨大的贡献。

         不过,在魏长生三十岁的时候,除了他之外的全家人死于一次车祸,车祸的肇事者是一位高官的儿子,导致这个案件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议论。

         虽然这个案件在当时受到了热议,可是由于这个高官实在是高,所以魏长生只能是把咬碎了的牙吞进了自己的肚子,一怒之下,归隐山林,从此外界再无此人的消息。没想到今日出现在了这里。

         张白眉看着眼前依然是面带微笑的魏长生,问道:“那个灭世计划是不是真的?”

         魏长生就像是看白痴一样,说道:“废话,当然是真的,你张白眉改名叫张白痴吧!”

         李正肖听了魏长生的话,说道:“今日把你拿下,计划自然不攻自破。”

         魏长生听了李正肖的话,哈哈大笑:“哈哈,你也改名叫做李白痴吧,我魏长生做事,怎么可能会被不攻自破。”

         李正肖也不恼怒,也面带微笑说道:“那我就看看你的计划怎么万无一失的吧。”

         魏长生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哈哈,我三十岁的时候,受到那么大的冤屈,所有人都站在我的对面,从那天起,我便知道,世界上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相信。”

         说完便举起了右手。

         张白眉和李正肖两人看到了魏长生举起的右手,继而又看到了他右手里还有一个小小的装置,魏长生的拇指整好放在那颗红色的按钮上。

         看到这里,两人大喊道:“快,杀了他!”

         这时就听魏长生说道:“再见,你们;再见,地球;再见,文明!”

         话毕,右手拇指便狠狠的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