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 服万马!
    司马南说道:“大话谁不会说?要不是本星君下凡之后不能动用仙力,否则像你这样的凡人,本星君一个哈欠就灭一打。”

     “哼!火德星君下凡?本首领就来看看你这个仙人到底有多大能耐!”檀石槐说着便再次冲锋上前,手中狼牙棒对着司马南怒砸而来。

     司马南也不敢示弱,九阳真气高速运转,丝丝火气溢散而出,朝着檀石槐迎去。

     哐——

     马蹄与狼牙棒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吕布只觉得耳膜剧痛,其余人也捂着耳朵闷哼连连。

     哐哐哐——

     司马南与檀石槐蹄棒相对,相斗数百回合,却全都脸不红、气不喘。

     司马南却相当诧异,暗道:“我有九阳神功护体,回气极快,最擅持久战,威力也相当不俗。这檀石槐却也能坚持这么久,而他之前已经战斗许久了,现在依然半点不显疲态,难道是有什么天赋异禀?”

     哐哐哐——

     又相斗数百回合,檀石槐的狼牙棒已经有些变形,身上的玄铁甲也多了几处凹陷。

     再看司马南,他身上被刮了几处毛发,马蹄也有些开裂,前腿也肿胀了些,奔跑间隐隐生痛。

     四周早就围拢了一大批汉军士卒,看着一马一人相斗的声势,全都惊得目瞪口呆。

     “哈哈哈!痛快!”檀石槐大笑道:“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与本首领硬碰硬这么久!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下次再来领教!告辞!”说着便大步流星朝着山下冲去。

     “哼!别想跑!”司马南已经打出真火了,四蹄迈动,化作一道流火追着檀石槐而去。

     良久,众人才回过神来,看着坑坑洼洼的地面,议论纷纷。

     “父亲,我去看看!”吕布一拽缰绳朝着司马南追去。

     吕良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出口阻拦吕布,暗道:“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希望这火德星君真的是天仙下凡,而不是乱世妖孽才好啊!”

     哐——

     檀石槐再次挡住踢来的马蹄,脚下踉跄几步,险险才没跌倒。

     “妖马,你奈何不了我,这山下还有我数万铁骑,等我与他们回合之后你更奈何不了我,何苦这么纠缠于我?”檀石槐怒道。

     “数万铁骑?本星君分分钟让他们全部变成11路,你信不信?”司马南说道。

     “就算你有控马之能又如何?你又不能刀枪不入,到时万箭齐发之下,保证叫你横死当场!”檀石槐大笑道。

     司马南想想还真是,自己还做不到刀枪不入,躲不过万箭齐发。不过,也不能叫你好过,这仇既然结下了,干脆就结到底!

     又一路追击许久,一处灯火通明的大营出现在司马南的视野里,正是鲜卑人的大营。

     轰轰轰——

     万马奔腾的声音远远传来,是鲜卑人大军来接应檀石槐来了。

     司马南蹄下生风,一下越过檀石槐,朝着鲜卑大军迎了上去。檀石槐见状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司马南的意图,脸色不由一变,对着大军的方向挥手大喝道:“不要骑马过来!不要骑马过来!全部下马!全部下马!”

     此时鲜卑人的先头侦查兵正极速向着檀石槐靠近,但离得还是有些远,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于是快马加鞭向着他靠过来。

     司马南见状高嘶一声,鲜卑侦查兵的坐骑立即停下,卖力撒泼挣扎,将背上的主人全部摔下了地,然后朝着司马南汇聚过去。

     “那是什么?”一名鲜卑万夫长看着飞速接近的司马南问道,他只能看到一团缥缈的如同烟火一般的火光。

     有目力强悍者立即汇报道:“万夫长,那是赤兔马!”

     “原来是那匹烈焰神驹,这几年一直难觅其踪迹,却不想今天在这里碰到了。”万夫长说道:“乙迪,你带上两百精骑去将那赤兔马抓住!”

     “是!”一名魁梧大汉答应一声,点齐两百精骑越众而出,朝着司马南冲去。

     司马南马力全开,速度比普通马匹还要快上一倍有余,很快便甩开了檀石槐和一众骏马,看着已经离自己不远的两百精骑,九阳真气运转,长嘶一声,那两百精骑的坐骑也发起疯来将背上的主人摔下地,与他一起朝着鲜卑大军冲去。

     不过那乙迪却依然坐在马上,俯下身轻轻抚摸着马身,并在马耳处舒声安抚着。那马倒是真的安静下来,不再发狂。

     司马南也不意外,有些马与主人感情深厚,自然会不遵从他的命令,甘愿做那乱臣贼子。

     司马南也没理会他,直接从他身旁越过,往前疾跑一段,待得离大军还有一里地时,司马南豁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长嘶,穿金裂石,响彻云霄!

     快速行进的鲜卑大军骤然一停,然后所有的马匹如同发疯了一般,上下狂跳,竟是想要将身上的主人给颠簸下来!

     大多数马匹也如愿以偿地将身上的鲜卑士兵给颠了下来,然后一路奔跑到司马南的四周,将他围拢在中央。

     十几分钟过后,数万鲜卑骑兵便只剩寥寥数人还能驾驭住自己的坐骑,余者全部摔下了马,有不少还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似乎受伤不轻。

     “快结阵!”鲜卑万夫长大声呼喝,看着那聚集起来的数万马匹,他心中不安到了极点。

     果然,还没等军队完全集结好,那数万马匹便排着密集的阵型,开始小跑起来,再逐渐加速,朝着己方军阵冲了过来。

     所有鲜卑人都心神紧张,浑身冒汗,曾几何时只有自己的铁骑令汉人闻风丧胆,而今时今日却被自己的马匹反噬,难道是报应?

     “弓箭手准备!放!”一名千夫长大声命令道,鲜卑人几乎人手一弓,立时万箭齐发,如同倾盆暴雨,不断有马匹倒下,又被后方的马匹践踏而过,一时惨叫连连。

     不过,群马奔跑速度极快,两轮箭雨过后,马群便已经和鲜卑军阵相撞,顿时马嘶声、人叫声混成一片,无数人被撞倒撞飞,踏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