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 吕布被擒
    吕布手中长弓已经拉满弦,锋锐的眼神紧盯着鲜卑打头之人,心中默数:“一百三十步,一百二十步,一百一百一十步,一百步!”手指豁然一松,长箭已然离弦,破风而去,直取檀石槐!

     嗡——

     一阵剧烈的颤动声响起,吕布射出的百步穿杨之箭却被一只大手稳稳擒住。

     檀石槐将手中的长箭甩手往地上一扔,看向吕布藏身之处。

     “停下,戒备!”一旁的鲜卑将领这时立即爆喝一声,后背上尽是冷汗。

     檀石槐却驱马上前,大声说道:“能在百步之外射中我头颅的,就只有你九原吕布了!小小年纪倒是一身好本领!”

     吕布此时也是一脸不可思议,自己能开三担强弓,能百步穿杨,加之现在又是夜晚,射出的弓矢在夜色遮蔽之下更是肉眼难察,这鲜卑人竟然能空手将之轻易接住!

     听到对方猜出自己是谁,吕布倒反而不惊讶了,这几日守城之时,自己展露过百步穿杨之技,有心人自然能认出自己。

     于是开口道:“正是某吕布!阁下这一手空手接箭倒是叫我大开眼界!却不知阁下大名?”

     檀石槐回道:“某乃鲜卑大首领檀石槐!吕布,你这身本身如若死了便可惜了,不若投降于我,留的有用之躯,也好建功立业,一展抱负!”

     “檀石槐!”吕布一惊,鲜卑大首领檀石槐的名字如雷贯耳,他自然知晓,可是却不曾想在此地以此种方式见面了!

     “檀石槐又如何?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小爷我的厉害!”吕布猛然抖擞精神,厉喝一声,再次弯弓搭箭,箭矢如芒射向檀石槐。

     嗡——

     又是一阵颤动声,檀石槐再次将箭矢稳稳接住,他就这么驱马缓缓前行,似是闲庭信步。

     “再来!三星追月!”吕布低吼一声。

     嘣!嘣!嘣!

     一连射出三只箭矢!

     檀石槐轻轻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熊臂一伸捞住第一只箭矢,再随手拨弄两下,便将后面两只箭矢击落在地,发出叮叮几声轻响。

     吕布脸色一变,随即又掏出三只箭矢,再此使出三星追月。

     檀石槐轻笑一声,胯下的宝马依旧不紧不慢地前行着,伸手一摊便又故技重施将三只箭矢挡下。

     接着伸手往马鞍旁一摸,摸出一把宝弓,将手中刚刚接住的箭矢按在弦上,一拉满弓,道声:“你也接我一箭试试!”

     手指一松,弓弦一震,箭若流星!

     吕布一把握住飞来的箭矢,紧接着一个念头升起:“接不住!”身体立即往一旁一闪,箭矢脱手而出,擦着脸庞飞过,插入一棵水桶粗的杨树之中,********手掌和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吕布怒喝一声,一把抓起身旁的长枪,跃身上马,一拉缰绳,朝着檀石槐冲了过去。

     “杀!”麾下将士也立即跟随着冲杀了出来,很快双方便战作一团。

     檀石槐收起宝弓,再从马鞍上抽出一杆丈二长的狼牙棒,迎上吕布刺来的长枪。

     嘭一声闷响,吕布只觉得一股沛然大力从枪杆上传来,虎口发痛,手臂发麻,身躯坐立不稳。

     又勉强交战几回合,吕布已然全身酸软,再也抵挡不住。于是大喝一声:“撤!”

     两旁立即上来十几名将士挡住檀石槐,吕布趁此机会一拨马头,向着山上冲去。

     檀石槐轻喝一声:“小子,你跑不了!”手中狼牙棒一个横扫千军将拦住自己的汉军逼开,再催马追向吕布。

     二人胯下的都是宝马,速度极快,很快便将其余士兵甩开。

     追了半晌,檀石槐见追不上吕布,便换上宝弓,对着吕布后脑就是一箭。

     吕布听到弓弦声,立即将身体伏下,紧紧贴在马背上,险之又险地让过箭矢。

     檀石槐见吕布躲过,再次弯弓搭箭,却将目标对准了吕布胯下的白马!

     嗡的一声,白马后腿被射穿,惨叫一声,轰然倒地。吕布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才堪堪站稳,就见檀石槐已经驾马冲到近前一棒扫来,慌忙举枪封挡,却被对方人借马势一下击飞了出去。

     咳咳——吕布口中溢血,浑身骨架欲散,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能接我一棒只受些轻伤的,你算是第二个!”檀石槐哈哈一笑。

     “第一个是谁?”吕布闷哼一声。

     檀石槐回道:“那人也是汉人,叫作王越,一人一剑杀了我鲜卑数百儿郎,被我撞见后便追杀了他近百里,却还是被他给逃了!”

     “王越?”吕布暗自将这名字记在心中。

     “大首领!”鲜卑骑兵追了上来,奔到了檀石槐身旁:“后方的汉军已经被我们杀散!”

     “很好!”檀石槐指着吕布吩咐道:“去将他给我绑了!”

     “是!”两名鲜卑骑兵立即下马,拿着绳索将吕布捆绑起来,扔到一匹空马上。

     檀石槐大手一挥:“继续追击九原汉军!”便一马当先朝着山林深处进发,后面鲜卑骑兵呼喝着紧随而去。

     很快,檀石槐便来到了九原汉军的营寨前,观察了一番后不由眉头轻皱。

     这时,一名鲜卑侦察兵过来汇报道:“大首领,九原汉军驻扎在一处高地之上,只有一条狭窄小路能够上去。”

     檀石槐眯着眼睛:“实在是一处易守难攻之地。去将吕布带上来。”

     “是!”不一会儿,两名鲜卑士兵便推着吕布走上前来。

     吕布看了看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高地,说道:“这处地方不适合骑兵作战,凭你手下数百骑兵是绝对攻不下来的。”

     檀石槐却猛然将手中的狼牙棒指向吕布,大喝道:“吕良,你儿子吕布现在在我手上,快快弃械下来投降,否则我定叫他横死当场,再将尸首拿去喂狼!”

     吕布大吼道:“我九原儿郎岂有贪生怕死之辈?爹,你千万不要投降!否则叫我如何有脸活在这世上?”

     嘭,一名站在吕布身旁的鲜卑士兵一拳打在吕布肚子上,令其身体弓起,再难开口。

     吕良站在营门口看着下方,手掌按住腰间宝剑,手背上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