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 青狼神檀石槐
    檀石槐将手中狼牙棒往地上一拄,继续喊道:“我数十个数,十个数后,如若营门未开,我这一百二十斤的狼牙棒便要砸在他的脑袋之上!”

     “一!二!。。。”

     汉军营寨此时已经闹翻了天。

     “将军,我们一定得救少将军啊!”

     “将军,我们九原儿郎深受将军及先将军大恩,绝不能眼看着少将军受难啊!”

     “没错!冲出去,和他们鲜卑小儿拼了!”

     “拼了!拼了!拼了!”

     檀石槐依旧高声数着:“八!九!十!”在数到十时,猛然高高举起狼牙棒,就要对着吕布砸下。

     “慢着!”突然一声大喝传来,狼牙棒骤然一停,离着吕布头颅只差一丝。

     接着汉军营门大开,吕良带着一众将士骑马走出营门,逼向檀石槐,同时高声说道:“堂堂鲜卑大首领,利用如此卑鄙手段逼迫我等,岂不是会让天下人耻笑?如今你我就在这摆出阵型,堂堂正正地拼个你死我活!”

     “哈哈哈!”檀石槐大笑一声,将狼牙棒一收:“好!本首领今天就让你们死个心服口服!杀!”

     两帮人马立即在空地山林里厮杀了起来。

     吕良迎上檀石槐,对战不两合,手中长枪便被挑飞。身旁的亲兵连忙舍命将之护下:“将军,快带着少将军退回营寨!”

     啊——

     那名亲兵刚喊完一句便被檀石槐砸中头颅,脑浆崩裂,溅了吕良一脸。

     “将军快走!”其余亲兵急急喊道,然后悍不畏死地拦向檀石槐,却没有人能在他手下撑过一合,连人带马全部被砸成肉泥,死状凄惨。

     吕良虎目含泪,调转马身,拔出腰间宝剑,一路寻到吕布,将之拉上自己的战马,大喝一声:“撤回营寨!”

     一众汉军闻令边战边退,营寨中早有汉军接应,一通箭雨将追在后面的鲜卑骑兵逼退。

     刚回营寨,吕良便一脚将吕布踹到在地,骂道:“逆子,我多番嘱咐你要小心行事,可你却被人生擒了!如今又有这么多大好儿郎为了救你而枉送了性命,你当时怎么就没死在战场上?”

     说着,吕良便将手中宝剑高高举起,就要对着吕布斩下。身旁的亲兵连忙大呼不可,将他手中的宝剑夺下。

     一名偏将连忙劝解道:“将军息怒,此战非是少将军之过!我等面对的可是鲜卑大首领檀石槐,少将军能在他手下安然无恙已是勇武非凡,换做我们其他人一个照面便化作肉泥了!”

     “是啊!是啊!非是少将军之过,那檀石槐可是凭着一统了鲜卑的大首领,其武力我们刚刚也见识过了,实在可怖!而且少将军现在才刚刚年满十二,待得几年后必然不输于那檀石槐!”

     “是啊!是啊!将军息怒啊!”

     众人纷纷开解道。

     吕良怒气渐歇,喝道:“看在众将士为你求情的份上,我便暂且饶你一命,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现在给我滚下去!”

     “多谢父亲!多谢众叔伯兄弟!”吕布连连作揖。

     一众将士连忙还礼:“少将军少礼。”

     吕布这才退下。

     刚刚被弓箭逼回的檀石槐一脸怒气,骂道:“这帮贪生怕死的汉人!”

     一名鲜卑将领问道:“大首领,汉人又龟缩进营寨了,现在怎么办?”

     檀石槐望着营寨,将狼牙棒往地上一插,喝道:“拿我的玄铁甲来!”

     “是!”立即有十几名士兵从几匹马的马背上抬下几口铁箱,搬到檀石槐身前。

     箱子被一一打开,露出一副铠甲的各部分组件,包括头盔,胸甲,臂甲,手套,腿甲,战靴。几个士兵合力将这些部件抬起,帮檀石槐穿上。

     很快,一副黝黑的全身铠甲便组合而成,将他包裹得严丝密合。这玄铁甲由天外陨铁打造而成,重两百七十二斤,胸部刻画着一头青狼,头盔额头上还有一根类似犀牛的独角,其余便没有任何装饰了,简约却又充满野心的张狂。

     檀石槐本就有近2.2米高,一穿上玄铁甲更是威武不凡,鲜卑士兵不由放声大吼起来:“青狼神!青狼神!青狼神!”

     檀石槐一把抓起插在地上的狼牙棒,轰!大步一迈,落地轰然!如同一头人形暴龙,直冲汉军营门。

     如此大的声势早就惊动了汉军,看到身着玄铁甲冲过来的檀石槐,他们不由握紧手中长矛。

     吕良回过神来大喝道:“弓箭手,给我射死他!”

     “是!”数十名弓箭手立即弯弓搭箭,射向檀石槐!

     嗡嗡——数十只箭矢划过长空,檀石槐连忙一抬手臂护住面部。

     叮叮叮叮——一连串的撞击声响起,这些箭矢只能在玄铁甲上留下点点白痕,不能伤害檀石槐分毫。

     见箭矢不能伤到檀石槐,吕良又叫道:“推滚石!”

     立即就有汉军士兵搬运着半人高的石头来到狭道前将之推滚下去。

     看着轰轰而来的滚石,檀石槐也不畏惧,手中狼牙棒一棒一个将它们尽数敲碎,乱石飞溅,看得汉军将士一阵颤动:“天下竟有如此猛士?莫非这檀石槐真是青狼神转世?”

     檀石槐哈哈大笑着冲到了汉军营门之前,猛然高高跃起,狼牙棒高举过头,对着木质营门狠狠砸下。

     嘭!一声巨响,木屑飞溅,营门残缺大半!

     吕良脸色一变,大喝道:“快守住营门!”

     一众将士立即上前,长矛前刺,想要阻拦檀石槐。

     檀石槐一挥狼牙棒将刺来的长矛全部击断,再一挥将营门彻底击碎,然后一头撞进汉军军阵,连续几个横扫,汉军将士擦着就伤,碰着就亡,无有一合之敌!

     看着所向披靡的檀石槐,吕良心中大急,高地下的鲜卑骑兵已经跃马压了上来,如果不能压制住檀石槐,那么这处营寨必然是守不住了!

     “吕升,你带领一队人马挡住山下的鲜卑骑兵!”吕良大喝道:“吕毕,快去多拿些麻绳过来!”

     “是!”吕毕大声应道,很快便拿来了一捆捆粗长的麻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