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同牢之囚
         花钟贤道:“我是元阳城的大主事。……”

         “呵呵……什么大猪是,小猪是的?”

         花钟贤嘴角抽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李笑道:“花叔叔,……”

         “花叔叔?哈哈……”花钟贤心道:你这个孩子还真是时空扭曲而来。以前我还有点怀疑你与秦炎有什么关系,现在看来,果真是另一个时空的人。

         “花叔叔,……你知道龙蜥主人在哪里吗?”

         花钟贤面露不豫之色。“龙蜥主人,已经死了。”

         “怎么就死了?”

         “不要问我,以后都不要问我。”生死有命。他若不死,我怎么实现自己的理想。

         “哦。”李笑见花钟贤语气不好,也就不再追问龙蜥主人的事情了。他开始询问花钟贤被肉体折磨的原因,“他们为什么要折磨你?”

         “只要我还活着,他们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早晚会还给他们。”

         “花叔叔,他们想知道大宝藏是不是?”

         花钟贤谨慎地道:“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

         李笑心想,我也懒得知道,不说算了。停了一会儿,又问道:“花叔叔,龙蜥主人说,由于扭曲了时空,我才到了你们这个世界。这是怎么回事儿?”

         “噢,没什么奇怪的。听说有些大神和大仙还可以让时间静止,让空间冻结,甚至穿越时空,不过这些都是想象。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前几日正是九星连珠的天象,有些炼气大先师修建了可以改变大气运动的洞府,这些洞府结构复杂,可以连接宇宙的时间和空间。……”

         一阶至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师”,十阶至十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大师”:二十阶至二十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宗师”,三十阶至三十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大宗师”;四十阶至四十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先师”,五十阶至五十九阶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大先师”。

         李笑听得一头雾水,叹道:“我还能回去吗?”

         “……”

         “回到原来的世界?”

         “回不去了。”

         李笑急得差点掉下了眼泪,道:“那我怎么办?”

         “在哪里生活都是一生一世,没必要纠结于在哪个时空。”

         这论调与龙蜥主人真相似。李笑想了想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和暗恋的女神,道:“在大宣国,还有穿越时空的人吗?”

         “有一个。”

         李笑欣喜道:“在哪里?”

         “早就去世了。”

         “男的,女的?”

         “男的。”

         “埋在哪里?”

         “埋在……葬于宣陵。”

         “啊?”

         “他是大宣国的开国皇帝,驾崩后葬于宣陵。”

         “怎么死的?”

         “被刺客所杀,弑于寝殿。”花钟贤心道:当然也可能是被太子党的党徒所杀害。

         二人正在交谈。哐啷一声,偏房的门锁被打开了,咯吱一声,偏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扇。偏房里的通气孔开得极高,室内比较暗一些。一个显得很苍老的人走了进来。他嘴里叼着马灯,右手提着食盒和一个空马桶走了进来。他只有一条胳膊。

         花钟贤道:“老年,你就不能送点人能吃的食物吗?”

         被叫做“老年”的缺胳膊“老头”,轻蔑地看了看躺在铁板台上的花钟贤,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先在李笑的铁笼子前,倒了半碗米饭在地上,又拿出食盒里的一碗稀粥,对着花钟贤问道:“你说不说?”

         “说什么?”

         “大宝藏。”

         花钟贤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说没有大宝藏,他回答道:“不说。”

         老年在那碗稀粥里吐了两口痰,强行倒入花钟贤口中。花钟贤嘴里呜啊呜啊地挣扎着,被呛得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李笑在心中痛骂了数十句:次奥,我家喂狗也有一个狗碗啊,最一般的狗食也会泡点菜汤。他听到铁板台那边发出的声响,但是他没有过多注意,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吃饭。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其他的都是小事。

         肚中饥饿,实在没有办法,他抓了一把地上的米饭,忍了好久,才放进嘴里咀嚼,食物在口,让他更加饥饿。他心中咒骂着,把地上的米饭或用手抓起来、或用手指捻起来吃了。谁知腹中餐,口口皆辛苦。

         刚吃完,李笑就听到花钟贤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他看见只剩下了右胳膊的老年,右手持着一把尖刀划破了花钟贤的右臂,边划边问:“大宝藏在哪里?”从肩膀一直划破到手腕捆绑处,伤口几乎都深到臂骨,鲜血如同屋檐淌雨一般,从铁板台上流到了地上。

         花钟贤痛得气喘吁吁,使劲地咬着牙关处,一只眼睛愤怒地盯着老年。老年没有与花钟贤直视,他右手发功运气,以力御气,以气引火,用马灯里的火,烧焦了花钟贤手臂上的伤口,也像令狐无病那样用火烧焦血肉,为花钟贤止血。

         老年走之前,安放好空马桶,晃晃悠悠地清理了垃圾,又把脱离人体的两根手指丢入旧马桶里,连同便溺物一起掂走了。

         门口上锁的声音过去很久之后,李笑问道:“花叔叔,你还好吗?”

         “没事,死不了。”

         “真没事?”李笑心中不信。

         “我吃了三年的红花神丹,没有这么容易死掉。”

         “红花神丹是什么?”

         “噢,你不知道。那天,你晕过去时,龙蜥主人还给你喂食了一些红雪神丹。”

         “红雪神丹?”李笑觉得叫神丹的丹药,都是骗人的。

         花钟贤道:“红雪神丹要比红花神丹贵重一千倍一万倍。”

         “差别怎么这么大,为什么?”

         “制造红雪神丹的主要药材是红雪草的根尖,最好的极品红雪草生长在冰域厚厚的冰雪之下,无法采集;只有打通冰层,才能偶然得到。上品红雪草生长在北域大草原,非常难以寻见。如果马匹吃了红雪草的叶子,马匹就能变成千里马。”

         “这么好的药,哪里可以买到?”

         “哪里都买不到。”

         “可以大规模移植、栽种吗?红雪草,红雪草,生在冰域则为野草,生在南域则为神药。”

         “这你也知道啊!红雪草太罕见,大宣朝野,只要知道谁家里有红雪草,谁家就会有灭顶之灾。除了帝王之家,无一例外。”

         “如此这样,哪里还有人敢种植红雪草!”这好的东西,不大规模种植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说,越是好东西,就越难得到。”

         李笑接口道:“越难得到的东西,未必是好东西;但好东西必定很难得到。”

         花钟贤对李笑的话,很是惊异,他咳嗽了一声,问道:“你叫什么?”

         “李笑,笑话的笑。”

         “嗯,好名字。你服用了一些红雪神丹,这几天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