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神功不神
        李笑的脖子被卡在铁条之间,他不能从铁笼子里出来,也不能把头缩回去。起先,他很着急,后来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状。等有人来再说吧。

         李笑慢慢地趴在地上,艰难地在地上转了身,变俯为仰,他躺在地上,与花钟贤闲聊。

         二人又聊了一些事情,就都睡着了。

         饥饿的人难以入眠,但饥饿的人比较眩晕。迷迷糊糊之中,李笑想翻身,脖子剧痛,又要翻身,脖子动不了。……

         地理学上讲,日出前后,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

         李笑突然感到寒冷,原来是天要亮了。李笑坐起身来,感觉脖子极其疼痛,他摸了摸脖子,发觉脖子被擦破了几处皮。

         突然,李笑心中惊喜:我的头怎么从铁条之间拿进来了?

         李笑极其高兴,他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给花钟贤,就对着铁板台喊了几声花叔叔。

         花钟贤没有任何声响。

         李笑抱膝而坐,牙关嘚嘚响。

         过了一会儿,花钟贤在睡梦中突然出声,含糊地道:“我绝不会放过你这个贱女人。……”

         李笑忙起身,扶着铁笼子门,又向着铁板台喊了几声花叔叔。花钟贤没有任何声响,李笑只得继续抱膝、弓背而坐。

         过了一会儿,花钟贤道:“天快亮了。”

         李笑连忙起身,兴奋地道:“花叔叔,我的头进来了。”

         花钟贤微微抬起身躯,果真见李笑全身都在铁笼子内。他赞叹道:“你小子,果真练成了缩骨功。”

         “没有,我觉得我自己没有练成。”

         “李笑,你赶快用缩骨功出来,帮我解开锁链。”

         李笑心中激动,忙应声道:“好。“

         李笑试了好几次,都不能把头伸出铁笼子外面,急得在铁笼子内团团乱转。

         花钟贤本就是让李笑试试看,果如他所想,李笑不会运用缩骨功。他轻声道:“你这孩子,不要着急,快停下来。你慢慢地尝试,想一想你上次把头伸出来,是如何做到的?想想当时才心境。”

         李笑又尝试了无数次,都失败了,他疲倦地坐在地上,心道: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仙、魔,但是我相信人类之中存在着特异功能。

         缩骨功是百分之百存在的特殊能力,这种能力可能是后天的训练培养所获得,也可能是一个人天生就具有的、超越旁人的能力。

         具有神奇特殊能力的物,我们称之为妖物,比如说:狐妖、蛇妖、虫妖、水妖、夜妖、花妖、画妖、石妖、木妖、草妖等等。

         具有神奇特殊能力的人,可以称之为“妖人”或“人妖”,女的叫“妖女”、“妖精”,男的叫“妖怪”。

         李笑坚信存在缩骨功这种特异功能,所以他尝试了各种方法,然而并不能使用缩骨功。

         花钟贤见李笑这么执着,不禁触动了心弦。

         “孩子你休息一会儿吧。再过半个时辰,凤凰就会来送好吃的食物。”

         “什么?谁送吃的?”

         “一个叫凤凰的女人。”

         虽然李笑口干舌燥,但是口中依旧产生了残唾,李笑心中欢喜,竟然感觉不是那么冷了。李笑心想:花钟贤为人还不错,应该会分给我一点吃的食物。

         李笑问道:“凤凰是谁?”

         “我在元阳城的姘头。”

         “情人,小三?”

         “呵呵……大人的世界,你还不懂。”

         “说说呗?”

         “说什么?”

         “说说凤凰呗。”

         “你真的要听?”

         “别废话了。快说吧!”

         “哎,女人天生就是贱骨头。凤凰与原来的男人性格不和,就分居了,后来她在元阳城主事府谋了一个差事。……”

         “你俩办公室恋情?”

         “你说什么恋情?”

         “我没说什么,你请继续。”

         “男人哪有不对漂亮女人动心的!我见她长得好看,就弄上了手。错就错在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征服欲。”

         “什么征服欲?”

         “原本在一起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彼此不影响对方的家庭,可是干了几次,把她干舒服了,她就想与我保持长期关系。还想霸占我的身体、我的钱财、我的身份地位。”

         “……”李笑很吃惊。

         “你知道如何征服女人吗?”

         “不知道。”

         “征服女人,首先要征服女人的身体,其次要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和物质欲,最后要让女人觉得你爱她又不爱她,如此,女人就会对你魂牵梦绕、神魂颠倒。”

         “……”李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在内心里并不完全认同,他觉得男女都差不多。

         “有钱的男人从来不缺少女人。我是大宣国数一数二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可能要这个生过三个孩子的有夫之妇?我与她就是杨树开花。”

         李笑问道:“杨树开花,怎么讲?”

         “无结果。”

         ###

         “哼,拔掉无情,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发出了开锁、开门的响声。

         门开后,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跨进了室内。她高盘着发丝,肩窄胸大臀圆,胯骨大。其衣着轻薄塑形很好。

         女人走进审讯室,让李笑眼前一亮。女人正处于中年,却更像少妇。

         女人走近花钟贤,一股熟悉的淡淡幽香传来。

         看着女人明亮如月、轻柔似水的眼睛,花钟贤突然感觉很委屈,道:“凤凰,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根本没有对舞儿做什么!”离婚女人的局限性就在于舍不得孩子、溺爱孩子。

         “我检查过舞儿的身体。”

         “我真没有做。”

         “花钟贤,你先淫其母,后奸其女,还有脸狡辩?”

         “那天我喝醉了。……”

         “借口,喝醉了,就能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那天解决了秦炎,我多喝了几杯。……”

         凤凰突然大哭了起来:“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对我却是如此无情。”

         花钟贤激动地道:“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真的吗?”

         “当然。”

         “舞儿,我的舞儿难道真的不是你害的?”

         “我说过,我没有做过,信不信由你。”

         凤凰呆了片刻,道:“对不起,花哥哥,亲爱的,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李笑见剧情反转太快,心中迷惑。

         “你要是能够相信我,我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