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围堵射杀
        余晖道长心中慌张,心想:那两位道宗的炼气大宗师没有跟着我们,他们不出手,我该怎么办?我还是要御气防御,正面应对马白羽?得罪了马白羽就是得罪了整个元阳城,甚至是得罪了绿城主事府、绿龙卫大军。

         余晖道长隔着衣服摸了摸银票,心道:刚才就应该跟着云驸马的两个女儿离开,现在后悔莫及。

         云驸马是现任云城大主事的儿子,驸马府坐落在帝都皇城左近。

         余晖道长犹豫瞬息后,急速运气防御。然而,近处的数十名士兵已经把几十支箭矢射进了余晖道长的防御气团内。

         白甲护卫挡在“木乃伊”和平克虏身前,挥剑打掉了两支箭,又用身体的白甲挡隔了四五支箭,重伤将死。

         红茶御气用双手成功地帮李笑挡住了一支箭,回身又帮绿茶接住了三支箭,顾后顾前,顾此失彼,她的胸口和后背先后各中两支利箭,口吐鲜血,苦苦支撑。

         李笑初临箭雨,慌张之后,渐渐平静,他主动出击,眼疾手快,用皮袋子拍打飞箭,替大家和他自己挡住了五六支箭矢,他自己竟然没有受伤。

         余晖道长顺利地结好空气“结界”后,问道:“大家还好吧?”

         绿茶惊叫道:“红茶姐姐,受箭了!”

         李笑见红茶的后背带着两支箭,箭镞已经透过了她的粉红色连衣长裙、深入到了肌体,箭伤处泛出了殷红的血液。

         平克虏气喘吁吁地道:“白甲护卫身中数箭,奄奄一息。”他停顿了一会儿,发现“木乃伊”侧倒在地上,他焦急地弯腰试了试“木乃伊”脖颈上的动脉,大声惊叫道:“世子额头中箭,已经气绝身亡了。”

         “木乃伊”额头上的箭是马白羽亲手射出的。孙图负责指挥陷阵营,他负责射杀花钟贤。他的视力极好,射术一流,他原是大宣国帝都皇城里的一等带刀护卫。

         箭雨之后,孙图道:“左队、右队丢掉弓弩,刀出鞘,肉搏。前队、后队箭上弦,中队原地待命。”

         二百士兵凶猛异常,犹如猛兽,又如一群疯子,手持腰刀,猛进、猛攻、猛砍。余晖道长的空气“结界”被乱刀砍得剧烈震动。

         绿茶对“木乃伊”的尸体没有多看一眼,她双手扶着摇摇欲坠的红茶,焦急地道:“余晖道长,你让我们飞起来啊。”李笑看了看剧烈喘气的红茶,又看了看地上的“木乃伊”,心中突然焦急了起来。花叔叔已经死了?红茶会不会死?

         余晖道长前伤未愈,此时又御气过猛,气力竟然耗了一半,哪有余力带动七个人飞起来,他不容置疑地道:“必须舍弃……我只能带走三个人。”

         平克虏精神有些恍惚,他口中含糊地说:“我们快走,道长,我们快走。”

         绿茶道:“活人都带走。”

         余晖道长听了绿茶的话后,就更加确定“木乃伊”不是宣明的儿子,不是花钟贤。他了然于胸,御气让无数细小的杂物包裹着“木乃伊”的尸体,使遗体形消骨化后,叹道:“人依旧多。还需舍弃其一。”

         平克虏见“木乃伊”的遗体化入空中,消失不见了,心中惶恐,他泪流不止,道:“平家的后辈尚幼,我不能死。”

         马白羽见“木乃伊”的尸体被余晖道长化入空中,死无全尸,先吃了一惊,后又平静地对孙图道:“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继续用弓弩。”

         孙图得令,对身边的一个百夫长道:“鸣金。”

         叮叮……叮叮……叮叮……鸣金收兵,还有几个彪悍士兵听到收兵信号,依旧向着没有抵抗之力的空气“结界”狂砍三四刀。

         孙图握了握手中的号旗,对那几个听到鸣金之声,迟迟不退的士兵怒目而视。

         余晖道长心力交瘁、力不从心,气力所剩无几,恢复气力需要时间,更需要平心静气,他此时心浮气躁。于是,下定了决心,道:“我只能带走三个人。”

         平克虏拉着余晖道长的衣袖,道:“带上我。”余晖道长的双手正在运气,挣了挣衣袖,淡淡地道:“站到我身后。”

         绿茶看了看红茶、李笑、白甲护卫,沉默不语。

         红茶脸色惨白,前胸后背一前一后共四支箭,箭伤处血涌如流水,受伤颇重,但她是一阶炼气修士,日常服用了大量灵丹妙药,依旧意识清醒,她用血手推了一把绿茶,绿茶顺势走到了余晖道长身后。

         李笑见红茶站立不稳,急忙用力扶住,问道:“你还好吗?”红茶的脸色越发难看,呼吸不畅,她的眼睛已经有些模糊了,略略点头之后,把头靠在李笑那尚不宽阔的肩膀上,泪水很快就打湿了李笑的肩头。

         李笑轻抚着红茶的娇躯,心脏砰砰巨跳不止。

         平克虏对着李笑嚷道:“还可以带走一个人。”他很清醒,白甲护卫与红茶重伤,李笑健全,当然应该带走李笑。

         李笑看了看余晖道长,又偏头看了看红茶柔顺的秀发和光洁的额头,对着余晖道长、平克虏,平静地道:“你们快走吧。别管我,我不走。”

         不是李笑不怕死,而是在新的时空里,他想死,想死的人不畏死。

         只是在很短的时间里,李笑已经决定与红茶待在一起。只是在短时间的接触中,李笑已经对红茶心生好感,好感可能来自红茶的内在和气质,也可能来自红茶的眉毛和嘴唇。

         好感是好感,说不上爱恋。

         平克虏虽是书生,此时却很果敢,他拉起、扶住重伤不醒的白甲护卫,立于余晖道长身后。

         余晖道长见三人凑齐,咬牙御气,口中默念一句“起。”空气防御球带着四个人缓缓升起,越升越高。

         孙图见状,抬起号旗,向着空中一指,急道:“前队、后队将士听令,射杀空中的四个人。”

         令下之后,四五百支箭向着包围圈内的上空射去,四百多支箭矢碰撞着空气防御“结界”,发出无数噗噗、砰砰声后,纷纷落向地面。

         箭镞比箭尾重,形成了货真价实的“箭雨”,李笑慌忙用手挡隔在红茶的头顶之上,防止落下来的箭矢使她受伤。

         有几支箭头撞破了李笑的头和脸,火辣辣的疼痛感,却影响不了李笑对红茶的关注。

         红茶流血过多,需要立即止血,然而她身躯上的箭矢不能随意就取掉。

         李笑焦急万分。他抱着逐渐沉重的红茶,慢慢地蹲在地上,让红茶侧躺在自己的怀里,他见红茶脸如白纸、红唇逐渐失色,不禁心中巨痛,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