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去而复返
         白虎击退黑葡萄,来不及咬死脚下的苹果,就掉头追向杨无梅,它虽然肥胖,但是跳的挺高,它跳了两丈有余,用前爪抱住了杨无梅,把杨无梅从桔子爪下拉回了地面。杨无梅清凉的白衣被虎爪和鸟爪合力,撕裂了,露出了乳白色的内衣。场面顿时比较香艳旖旎。白虎在杨无梅身边,低吼着,它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女主人,没有再去进攻三只七彩鸟。杨无梅坐在地上,长发半遮着苍白的脸庞,脸色被吓白了。

         三只七彩鸟,一只重伤、一只轻伤、一只尚能战斗,三鸟合一也不是白虎的对手,于是三只鸟也罢斗,回到了女主人身边。

         士兵们开始兴奋了起来,几个痞子兵开始起哄,要去给**当护花使者,更有搞笑的士兵要去看“无故”摔倒的两个仙女。冥山老祖见陈昊的姘妇突然被两只禽兽撕裂了衣服,也觉得意外。女人在几千男人面前如此现身,恐怕连死人的媳妇也做不成了。

         丁卯看见杨无梅白花花的胴体,全身立即充满了力量和热量,腰也不疼了,他根本不惧怕白虎,飞速地跑到杨无梅身边,脱掉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自己则光着膀子。丁卯看着受惊过度的杨无梅,问道:“你……你还好吗?”杨无梅抬眼看了看丁卯,点了点头。丁卯看着女人楚楚动人的神情、清秀美丽的面孔,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顿时觉得:别人的女人哪怕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女人,家里还有那个属于他的女人在等他,老婆孩子、父母亲与眼前的女人孰轻孰重?他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丁卯道:“快离开这里。跟我走。”白虎跟着杨无梅、杨无梅跟着丁卯回到了令狐无病身后。士兵们唏嘘不已,嘲笑谩骂,三三两两的说了几句疯话怪话,很快就又安静了下来。

         冥山老祖赞赏地看了一眼捂着腰、作疼痛状的丁卯,对令狐无病道:“我杀鸟、你杀人。”令狐无病口中答应,心道:一次杀四个美女,是不是有点浪费啊,还有一个小姑娘,该如何办?虐杀孩子是极其无耻的行为,法理不容。这些问题他自然不敢问师尊,只能先走向四个美女、一个小女孩、李笑、平克虏、受了伤的护卫队长和“木乃伊”。同一时间,冥山老祖双手御气,旋转的气体把他腰部的毒药卷入了刚刚结成的一个黑色大气团里。冥山老祖决定用剧毒气团一次击杀三只七彩鸟和一个小姑娘。冥山老祖不能让花钟贤被毒死,所以只能先毒杀三只鸟和小女孩后,再让令狐无病手刃地上躺着的众人。为了钱去杀人,是错误的金钱观;杀人连孩子都不放过,与豺狼有什么差别。冥山老祖泯灭了人性。

         宣思诺使劲摇晃着母亲和小姑姑,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丝毫不知。

         老年人对自己家的孩子会不讲原则的溺爱,对别人家的孩子就比较心狠,没有同情心。就在冥山老祖准备一不做二不休,杀掉七彩鸟和宣思诺的时候,余晖道长站在空气防御球内,从天而降,落地之时,迅速双手合十打开,把空气防御球变成了气墙,气墙挡住了黑色气团。黑色气团在气墙的阻挡下,停止了前进;余晖道长推动气墙,气墙向前弯曲,形成了一张大嘴,包裹住狰狞的黑色气团,把它吞噬溶解了;然后气墙又变弯曲为平直。

         冥山老祖见余晖道长去而复返,大怒。他离黑色气团太远,没法给黑色气团加持力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黑色气团被气墙整个地吞了下去,消溶了。

         令狐无病连忙后退,逃得飞快。

         余晖道长对着冥山老祖大声道:“前辈,请你手下留情。这两位是长公主的二女儿和三女儿。”

         冥山老祖见余晖道长还敢回来,就猜想余晖道长可能请了帮手。不管如何,骑虎难下,今日必须铲草除根,放走了花钟贤对他百害无一利。他双手运气,凭借空气流动,纵身飞跃,跳到了气墙前,双手结出强劲的气力,试图一击就轰掉余晖道长的气墙。

         陈昊的姘妇杨无梅不是炼气修士,她只感觉四周的气体,呼呼地响,空气流动的速度非常快,产生的气流使坐在地上的她想挺直上半身都感觉困难。

         一百多岁的老人与八十多岁的老人拼斗着御气力量。姜还是更老的更辣。冥山老祖的御气力量激得余晖道长不停地后退,三只七彩鸟不得不跟着后退,宣思诺把希望寄托在眼前的余晖爷爷身上,反而一步不退,她知道背后就是母亲和小姑姑。

         余晖道长与云梦月母女相识,与驸马府云府交情深厚。正是因为他在逃走的时候发现了半空中的三只七彩鸟,才决定放弃逃走,他盘算着云氏姐妹仅仅依靠三只七彩鸟,可能不是“明仙长”的对手,就奔到元阳城内,付白银二十两,威逼着飞鹰帮给元阳山道宗大殿传递求救消息。

         飞鹰帮是专门利用信鹰传递消息的商帮。信鹰与信鸽的职业相同,但是妖兽信鹰的运载量更大、飞行速度更快、传递信息更安全,飞鹰帮已经是非常商业化的门派帮会。而花钟贤的能言青鸟属于私人传信神兽,产自海外,是傲利国特产,价格极其昂贵。

         在元阳山的道长到来之前,余晖道长一直远远地看着“木乃伊”等人,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能冒险露面。当他看到三只七彩鸟落地,后来与白虎打了起来,直到两边罢战才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云梦月姐妹会直接命令七彩鸟攻击“明仙长”,最后再救被毒倒的“木乃伊”等人,或者直接让七彩鸟把“木乃伊”救走,可是因为云梦月的头发长,思维与男人的不一样,反而先查看“木乃伊”的伤势,结果被冥山老祖偷袭了。女人习惯凭感觉去感性办事,对身边的危险感知不足。

         危于累卵之时,余晖道长不得不现身,阻挡黑色气团。他敌不过冥山老祖那强劲的御气力量,被逼得止不住地后退。眼见宣思诺处于危险之中,余晖道长心急如焚,他灵机一动,放声大叫道:“道宗的仙长们,你们还不现身?”

         冥山老祖骇了一跳,以为有埋伏,他略微放松了御气之力,警惕着有可能的偷袭。余晖道长突然压力减轻了一瞬息,连忙调节气息。

         冥山老祖等了片刻,不见有埋伏,于是又加大了御气之力。余晖道长额头上汗水直流,他咬牙厉声道:“仙长们,快来帮忙啊!”

         冥山老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四周,都是惊讶着观看精彩战斗的士兵,哪里有什么道宗的仙长道长。他眼露凶光,恼怒自己的两次上当受骗,他决定不惜受伤,也要聚力御气杀死余晖。巨大的御气之力成弧形压曲了气墙,压向了余晖道长,令余晖道长无法遁逃,只能硬接拼命。

         余晖道长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眼前的气力压迫,使他呼吸不畅,他感觉自己的老命就要搭在石羊镇集市了,后退是死,不后退也是死,同样是死,恐惧感充满了全身,他痛苦地大喝一声:“思诺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