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朱火神鸟
        就在毛、温两位道长“扑腾”、“咚嘭”打得热闹的时候,数百丈高空中一声凄厉的咕叫声后,急速坠下来一只身材苗条的大鸟。

         大鸟形似锦鸡、又像孔雀,尖嘴锋利,脚爪利害;全身几乎都是火红色的羽毛,略有一些羽毛带有黄红色的花纹;尾羽散开,比躯干还长,长长的尾羽犹如“舵”一样,能够很好地控制飞行的方向。

         看着可以同时乘坐两个人的火红色大鸟,刚刚恢复气力的绿茶向红茶问道:“这是什么鸟?”心道:比云氏姐妹的七彩鸟更霸气。

         红茶有口难言。

         平克虏回答道:“这是朱火鸟,朱雀大护法的坐骑。”

         李笑心中激动,拥有鸟兽坐骑太拉风了。地上跑的是豪车,水里游的是游艇,天上飞的是私人飞机。

         余晖道长纳闷:山沟辟野之人也认识朱火鸟?朱火鸟是朱雀大护法——四灵教四位大护法之一——豢养的神鸟,极其罕见。

         毛、温两位道长搏斗中,瞥见红色大鸟落地,很默契地同时罢斗。

         毛道长道:“师弟,这只大怪鸟,来者不善。”

         温道长道:“未必来者……”话未说完,朱火鸟已经贴着地面,直接向着金翅神雕,飞奔而来。金翅神雕停止了戏弄军队官兵,它停于地面,昂起头,发出两声尖锐的“哇哇”叫声后,扑棱着翅膀,冲向了火红色大鸟。温道长道:“……就善。”

         毛道长见温道长同意他的判断,又听到身后之人言说眼前的火红色怪鸟是朱火鸟,于是道:“这只大怪鸟若是神兽,勉强可以与大师兄的座驾斗一斗!”

         “非也,鸟是不是神鸟,不是鸟决定的,而是鸟它妈决定的。再说了,鸟是禽,不是兽。师兄,你分不清禽和兽啊!”

         “我懒得鸟你,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我也不鸟你。”

         “我先不鸟你的。”

         “你不鸟我,不是还在鸟我吗?”……

         说话间,两只神鸟已经在地面上战了一个回合,哐噔一声巨响后,两鸟落地,一根鸟毛也没有落下来。

         很明显,这是试探性进攻。

         两只神鸟拍了拍翅膀,没有飞入空中,而是拉开了安全距离,相互凝视,聚精会神,寻找最佳时机,企图发动第二个回合的攻击。

         靠一条腿站立的白甲护卫队长心中恐惧,对“木乃伊”道:“世子,我们走不走?”

         “木乃伊”不答话。绿茶道:“余晖道长,我们走不走?”边说便把一沓儿银票塞到了他的手里。

         余晖道长滞了一滞,把银票贴身放好后,回答道:“走。”他向着毛、温两位道长行了一礼,道:“多谢两位仙长相救,大恩铭记于心,不知二位仙长能否告知名讳。”他本想邀请毛、温二位道长同行,但是正在相互谩骂的两位道长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

         余晖道长苦笑着摇了摇头,又行了一礼,来到“木乃伊”身前,恭敬地道:“世子,贫道忍辱负重,去而又来,就是为了邀请救兵。这两位是元阳山道宗的仙长,……”

         突然,余晖道长发现“木乃伊”的目光躲闪,他感到非常奇怪,然后他恍然大悟:眼前被白色绷带缠绕的人,与花钟贤体型有差别,气质也有差别;而且绿茶、红茶两位小丫头对他不甚理睬,几乎不愿意靠近;难道这个被绷带缠绕的人不是花钟贤,不是世子?真正的世子在哪里?我一直与世子在一起,什么时候,世子换成了一个假的?即使没有解开白色绷带,余晖道长已经可以肯定眼前的人不是世子,他没有冒失地说出自己的发现,而是暗自观察着绿茶、红茶的表现。

         余晖道长见绿茶的目光一直跟着自己,红茶的目光一直跟着李笑,白甲护卫队长立于“木乃伊”身侧;平克虏把双手拢在胸前,惊惧地看着朱火鸟与金翅神雕的激战。

         毛、温二人也在观看二鸟的搏斗。

         金翅神雕比朱火鸟强壮,朱火鸟比金翅神雕灵活。正如黑甲龙蜥和铁壁灰猿,一个强壮,一个灵活。

         两只大神鸟已经尝试过一次接触性攻击,发觉对方实力很强,傲气顿生,第二次攻击,它们依旧选择了正面对决。

         两鸟扑打着翅膀,如同两只好斗的公鸡。

         金翅神雕张开翅膀,猛地一跃,瞅准朱火鸟的眼珠就啄。

         朱火鸟把头一侧,斜着嘴猛地一啄,正啄在金翅神雕的侧脸上,拽下数根羽毛。金翅神雕呜地怒叫一声,向后跳开,“扑棱”地飞了起来,伸出一双锋利的雕爪,扑向朱火鸟的面门。

         朱火鸟见雕爪来势凶猛,侧身相避。雕爪居高临下,随着朱火鸟的避让方向,改变了攻击方位。朱火鸟避无可避,翅膀相迎,被雕爪抓掉了数根飞羽。

         朱火鸟拍打着翅膀,身体向上抬升了一些,就用尖锐的鸟嘴,猛啄金翅神雕的脖子。金翅神雕侧过脖子,把翅膀迎了上去。金光闪闪的翅膀上覆盖着长长的飞羽,飞羽坚硬如铁,使朱火鸟的啄击毫无效果。

         “呼……呼……”朱火鸟与金翅神雕扇动着翅膀,几乎同时飞了起来,在贴近地面的虚空中,又彼此开始了一轮新的缠斗。

         两只大鸟的四只翅膀扑打着虚空,发出啪啪、啪啪的响声。

         朱火鸟速度到了极致,宛如一团红色火焰,围绕着金翅神雕不断攻击,二鸟厮杀经过的地方,地面的民房建筑尽皆被狂风夷平。

         金翅神雕没有在毛、温道长附近与朱火鸟战斗,可见它确实通人性,是神鸟,而不是凡鸟。

         两只大鸟相互攻击之时,还产生了可怕的旋风,搅动着四周的空气,发出呜呜呼呼的响声,犹如寒冬腊月的风声。元阳卫官兵失去了秩序,已经开始后退,城防营士兵成百成百的溃逃。令狐无病根本指挥不动各个千户官,更别提百户官、队长了。

         巡检司外围的居民早已经被城防营士兵赶走了,此时,集市居民遗留下来的房屋只要受到了两只大鸟的影响,就犹如豆腐渣一样,尽皆倒塌粉碎,数十丈内的地面附属物全部被震荡垮塌、消散了。

         石羊镇集市的民居已经被摧毁了一小半。两只大鸟这么打下去,全部民居化为废墟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马白羽与孙图找到了躲在盾牌阵后的令狐无病,强颜严词索要兵符。

         令狐无病心灰意冷,充满了挫败感。当官需要一步一步当,经验需要一步一步积累。鲁迅说,领导的秘书会当官。令狐无病双手奉上兵符后,羞愧异常,狂奔而逃。

         马白羽令手下亲兵重新集结了一部分千户官、百户官和队长,收容溃逃的士兵,在石羊镇集市外围的田间地头组织了新的包围圈。

         临时组成的队伍,战斗力不强,这个新的包围圈也漏洞百出。

         马白羽骑着孙图的战马,巡视了一圈,很快就挑选出五百名精壮士兵,组成了陷阵营。他自任陷阵营统领,孙图为陷阵营副统领,另强令元阳卫新任指挥正使、城防营新任统领继续收容溃逃的士兵,合围石羊镇集市,对从集市里外逃的人格杀勿论。

         马白羽看着惊魂未定、毫无斗志的士兵,心道:死马当成活马医,如今只能拼死一搏,速战速决。只要杀死了花钟贤,其他的事情都容易解决。

         ###

         金翅神雕爪抓嘴啄,几个呼吸间,就把朱火鸟打败了。火红色羽毛乱飞,落了一地。朱火鸟头部、腹部多处受伤,眼角已经被啄破了,一行血液流淌在红色的鸟脸上。

         朱火鸟的怒火升腾,腹内火焰激荡,整个腹腔犹如蓄势待发的火山,好像快要炸裂喷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