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女体浓香
        本章涉及到一位对李笑影响很大的美女。不多说什么了,上传四千字的章节,谢谢你的收藏、推荐票!

         ————————————————————

         恍恍惚惚的李笑被人抬起头部,灌入了几口凉水,夏日的凉水刺激着李笑的喉咙。

         李笑一阵咳嗽,微微睁开了眼睛,窗外已经没有了月光,四周有些黑暗。李笑的头靠在一个人的怀里,鼻中嗅到了浓烈的甜甜的香气,他的后脑勺正好靠在这个人胸前最柔软的地方。李笑判断,喂他喝水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很香的女人,一个有大白兔奶糖的女人。有外国人说女人的体味是大蒜味的,男人的体味是黄油味的。说这种以偏概全的话,让人十分讨厌。

         李笑被浓香包围着,想着触手可及的温柔,不自觉地心跳加速,他颤声道:“谢谢你,你是谁?”

         女人声音清脆地道:“我?我叫郑良良。你终于醒了。”

         停顿片刻,李笑深呼吸后,又道:“我在哪里?”

         郑良良接着道:“你在我姐姐的家里。”

         “你姐姐是谁?”

         “这里就是我姐姐的家啊?”

         李笑用手摸了摸地面,感觉自己还在农妇的家里,就叹道:“哦,你姐姐就是杨家媳妇?”

         “对啊!我住在金牛镇集市上,我姐姐嫁到了红星村,就住在这里。”

         “我以为你姐姐已经没有亲人了。”

         “其实啊……在金牛镇集市上,我姐姐的亲人有十多人呢!”

         “什么意思?”

         郑良良沉吟道:“这个不能说!”

         李笑不了解这个新时空,也不想了解,就没有再问。反正他准备找到李婶后,询问她在哪里找到他的,然后再找到骑着怪龙蜥的紫袍老者,也就是“聋兮主人”,再想办法回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回到家里,回到父母亲人的身边,回到学校,回到同学老师中间。

         郑良良见李笑不追问,反而感到奇怪,就道:“你不想知道我姐姐为什么有这么多亲人吗?”

         李笑心想:说与不说在你,反正我懒得知道。就道:“要说你就说,你不说就算了。”

         “那就算了吧。……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笑,笑话的笑。”

         “哦,你怎么在我姐姐的家里?”

         李笑道:“你知道吗?前日中午,我一直在救你的姐姐,可是没有救活。”

         郑良良笑道:“原来就是你啊!你不知道,当天夜里我姐姐又活过来了吗?”

         李笑惊讶道:“你相信?”

         “相信。”

         “这个村的村长说,你姐姐还吓死了他的媳妇。”

         “是啊,今天日落前,我到村里的时候,就见到村长家在办丧事呢。”

         李笑有些惊愕。郑良良嘿嘿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姐姐让我来找你呢?”

         李笑心中一惊,心道:不会这么邪门吧!在这个时空世界里,难道还有鬼?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见过鬼,来一段《倩女幽魂》也挺不错。

         郑良良见李笑沉思,就道:“真的。不骗你!”

         李笑笑道:“你不会是鬼吧?”

         郑良良噗嗤笑出了声,接着阴恻恻地道:“你真聪明,我就是鬼,我姐姐让我带你去阴间和她结婚呢?”

         十几岁的李笑初来这个扭曲的时空,对一切都是陌生的,现在听到郑良良变脸后的声音,不禁战战兢兢,他不管郑良良是不是吓唬他,就连滚带爬地向门口移去。

         郑良良见玩笑开大了,连忙去按住李笑的肩膀,道:“你一个男人还怕鬼啊?”

         李笑稍微安心,道:“不是怕鬼,而是怕与鬼结婚。”

         郑良良见李笑故作镇定,还在开玩笑,便笑道:“咱们走吧,别让我姐姐久等了。”

         “去哪里?金牛镇集市?”

         “看不出来,你挺聪明啊。”

         “不是聪明,而是我想去集市。这里不安全。”

         “是啊,我姐姐也这样说。”

         “听说月圆之夜,这里会有大狗怪出来抓小孩!”

         “金牛镇集市巡检司真没用,这个妖怪为害三年了,一直都没有抓住它。我姐姐的孩子就让这个妖怪抓走了。”

         “还有……村长也挺吓人的,”

         “村长是金牛镇集市巡检正使的狗腿子,不是好人。李笑,你知道妖怪为什么要在月圆之夜,才出来害人吗?”

         李笑心想:月圆之夜,受伤或者生病的宠物猫狗比平时多得多,这与月亮变圆变亮有关。于是道:“大月亮,月光明亮,动物喜欢趁着月光外出活动。”

         李笑边说话边慢慢用右腿撑起左腿,站稳了身子。此时,肚腹内咕咕响了两声。郑良良忙捂嘴一笑,在李笑手里塞了半个窝窝头。

         李笑两口就吞进肚子里去了,一点也没有吃饱的感觉。李笑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再向郑良良要一点吃的。

         郑良良虽然看不到李笑的表情,但她知道李笑没有吃饱。就道:“你把这竹筒里水都喝了吧。”

         李笑接过竹筒,一口气把水喝完,肚子勉强好了一些。

         郑良良接回空竹筒,塞上筒塞,伸出手道:“走吧,我扶着你。你还能走吗?”

         “当然。”

         “腿上的伤口这么大,你还能走?”

         “能。”李笑果真走了好几步,又道:“一点都不疼了。”

         “我只给你外敷了云城白药,不可能这么有效啊?圣教的药什么时候这么……”郑良良说了一句半截话。

         李笑听出了一点端倪,中学的英语听力可不是白练的。于是道:“怎么不说了?”

         郑良良道:“不能说!”

         “不说算了,反正我也懒得知道。”李笑心里明白,不采用酷刑逼供的方法,而想让别人说出秘密,就不能直接询问秘密,必须迂回包抄,让守秘者自己开口说出秘密。有两个办法可以使用,一是激将法,故意冷淡或者直接用言语刺激;二是利益交换法,相互叙述各自的秘密,或者用物质诱惑。郑良良似乎是一个很不一般的女子,李笑也没有到必须让她说出秘密的地步,只好用故意冷淡的方法了。

         二人都不再说什么,郑良良伸手扶着李笑的胳膊出了门。此时,屋外正是夜半圆月。

         郑良良挽扶着李笑走到了村口,李笑心中一阵轻松,终于远离了大狗怪和跛脚村长,我要去集市上找二丫头和李婶。

         突然,路前面一个人高声地冷笑了一声,道:“外乡人,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李笑一阵惊惧,抬头望见月光下,有三个人挡住了去路,正向他与郑良良走来。三人中走在左边的那个人,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正是红星村的村长;右侧的是一个穿着宽松的灰色衣服的瘦高个子中年人,大热天里,他竟然披着一件比较厚的灰色披风,他的腰间挂着一把千煅双刃刀;中间的那个领头的人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胖子,手拿一把折扇,身穿黑色公服,他个子较高,肩膀较宽,面无表情,非常威严。

         大肚子淡淡地道:“李村长,这个短头发的就是你说的妖怪吗?”他虽没有询问郑良良,眼睛却在从上向下扫描着郑良良,最后他把目光停在郑良良胸口,用目光感触着郑良良胸口的温柔。

         村长马上接口道:“是啊,你看他那头发,他不是妖怪,就是杀人犯,说不定他就是东海鬼族的奸细。”

         郑良良疏忽了中年男人的目光,对着李笑嘿嘿笑道:“看,你也成鬼了。”

         李笑没有心思说笑,就辩解道:“我不是……我不是妖怪,也不是杀人犯,更不是什么鬼族的奸细。”

         大肚子详细地打量了一遍李笑,见李笑年龄尚小,体格又不健壮,威胁不大,就问道:“你是哪里的人,到我们金牛镇集市的地面上来做什么?”

         李笑心道:实话实说我是江河省贤隐市的人,你们肯定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呢?

         村长见李笑不说话,就又对领头的大肚子道:“孙巡检,你听他的口音,就知道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巡检正使是巡检司的主官,大宣国各个大城都在紧要的地界,设有巡检司。缉捕盗贼、治安巡防、镇压寇乱都是巡检司的任务。巡检司内设巡检正使一人,巡检副使若干人,役卒数十人不等,还有一定数量的内勤差役。役卒是从军小卒,品质恶劣。

         孙巡检轻嗯了一声,对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到底来干什么?”

         郑良良接道:“他叫李笑,笑话的笑。”

         孙巡检沉吟着,道:“他叫李笑,姑娘你又是干什么的?”

         村长连忙道:“我认识她,她是杨牌长媳妇的妹妹。”

         红星村每十户村民编成一牌,设牌长,牌长持“牌印”监视十户之内的可疑之人。

         孙巡检略沉思道:“我记起来了,去年为北域招兵,还是我亲自把杨牌长送到元阳城去的。”又对李笑道:“小子,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只好带你去集市上了。老铁去把他绑了。”

         那个瘦高个子发愣了好一会儿,什么话也没有说,掂着绳索就要往李笑身上套。郑良良连忙冲了上来,拦住瘦高个子,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讲不讲理了?”

         村长连忙走上前去,道:“你别胡闹,你不能与这个外乡人搅在一起。识相的,你就走远点,否则连你一块儿抓。”

         傍晚,李村长见杨家媳妇的妹妹到了村里,就隐隐觉得不安,立即连夜去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向内勤差役做了汇报,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巡检正使。巡检正使孙图又向李村长询问了一遍陌生人的长相后,就命老铁准备马车,三人连同马车夫共四个人,趁夜色向村里赶路。正好在村口堵住了李笑和郑良良。

         听了李村长的话,郑良良气得脸都红了,娇叱道:“你们凭什么抓人?”

         孙巡检正色道:“凭什么?就凭他来历不明。我们有盘查陌生人,保境安民的职责。你要是袒护他,就受连坐。”

         郑良良一时不知道如何辩解。急道:“他是我们圣女教的朋友,你们不能带走他。”

         圣女教,大宣国初期创教,已经存在一千年之久了。

         村长道:“你胡说,他是村东李家捡来的妖怪,你昨晚才第一次见到他,怎么就说他是云城圣教的朋友?”

         “这……我说是,就是。”

         村长笑道:“他倒是认识你姐姐,你姐姐又不是圣女教的圣女?”

         话不投机半句多。郑良良拉着李笑就要跑路,被瘦高个子老铁拦住了。郑良良情急之下,胡乱挥出一拳,打向老铁的胸口。老铁张开手掌直接挡住了她的粉拳。郑良良怒斥一声,变拳为爪,要挠老铁的胳膊。挠人脸面、揪人头发是女人打架的招牌动作,不过老铁太高了,郑良良只能狠狠地挠老铁的胳膊。老铁迎着郑良良的手爪一推手,使重心不稳的郑良良向后摔了一跤。郑良良快速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一边拍打着后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口中怒叱一群人欺负她。老铁一句话也没有说,把绳索递给村长后,他从腰间拔出千煅双刃刀,在身前虚砍了一刀,恐吓郑良良。

         郑良良眼睁睁地见村长把李笑捆了个结结实实。李笑本想挣扎,但见郑良良已经被瘦高个子老铁拦住了,大肚子的孙巡检又在身边威胁,就束手就擒,被捆住了。没有实力反抗,只能任人摆布了。只有自身足够强大,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郑良良见自己孤掌难鸣,不能救人,就飞快地向金牛镇集市一路小跑,计划去搬救兵。

         跛脚村长与孙巡检、老铁在村口话别之后,就回红星村了。

         老铁拉着李笑跟着孙巡检走了一段路后,到了笔直的官道上,官道旁有一辆马车。孙巡检示意老铁把李笑扔到车厢后,有点兴奋地道:“回巡检司,仔细对照文书图文,看看是不是马白羽要找的人。”想起马白羽,孙巡检一声叹息:金牛镇地面上,害了这么多男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