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跛脚村长
         日挂西山,天色将晚。

         李笑一瘸一瘸地回到李大婶家中,见李大婶还没有回家,心中不禁急躁。虽然只有几日相处,李笑对李大婶、二丫头已经有了牵挂。食物如此匮乏,李大婶还养了他几日,这让李笑很感动。

         平躺在床上,肚子被拉伸了,李笑感觉肚子不是那么难受了。李笑想:以前读课外书时,我读到过饥荒之年,饥饿的百姓会交换子女杀着吃。我一个外乡人,会不会被村里的人杀了吃肉。想到这里李笑不寒而栗。

         以前李大婶日出就走,日落前就会带着一些零碎的食物回来,今日真反常。李笑等得有些焦急了。

         圆月上中天,李大婶依旧没有回来。李笑十分恐惧,一是害怕李大婶出现意外;二是担心村里的人像杀猪一样杀了他。还有就是那个眉毛弯弯的二丫头到底哪里去了呢?还活着吗?

         李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后来越来越饿,几次想把手里的树皮吃掉,强忍着没有吃,他想把这几块儿树皮留给李大婶吃,因为这几日,李大婶每次带回来一点零碎的食物,都给他吃了,她自己却不愿意吃。

         李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他回到了家中,妈妈正在厨房菜板上用刀切着西红柿,墙角的炉子上有两个瓦罐,一个瓦罐里炖着的是小鸡炖蘑菇,另一个瓦罐里炖的是猪蹄炖黄豆。阵阵香气,让李笑喜出望外。李笑连忙拿勺子,舀出来一个鸡腿,用嘴吹吹热气,就往嘴里塞,嚼了一下,是干巴巴的树皮的味道。

         李笑惊醒,泪流满面。他又饿了!肚子异样的疼痛,很是强烈;口中非常干苦,渴念白开水的味道。

         天还没有亮,李笑摸出来一块儿树皮在嘴里干嚼着,就是咽不下去。越是想吞下去,越是饥饿。无奈之下,李笑用手指划开了伤口愈合不久的膝盖,弯腰用嘴使劲吸了一口血液,腿上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又吸了一口血,和着嘴里的树皮咽了下去。咽树皮的时候,似乎让嗓子受伤了,李笑觉得树皮是非常难吃的食物,尤其是生树皮。

         或许把树皮和排骨一块儿炖着吃,会更美味。李笑想着排骨的时候,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来。李笑把第二片树皮放在嘴里嚼烂,吸了一口血,强行咽下,嗓子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不能再吃了,只能使劲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吃饱了睡觉舒服,饿着肚子,你很难睡得着。但李笑睡着了,因为他腿上的伤口让他休克了。

         次日天刚亮,跛脚村长就到了李大婶家中,见李笑躺在床上,就摇醒他,问李大婶回来没有。李笑艰难地坐起来,膝盖的疼痛让他泪流满面,他向着村长哭诉给他一点吃的,并说这树皮吃不下去。村长表情严肃地说,都是我们村的人出去要饭吃,哪有你们外乡人来我们村要饭吃的道理?说完竟然抢走了剩余的四片树皮。

         李笑大怒,刚想爬起来夺回树皮,却被村长一下子推倒在床上。

         李笑惊呆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村长手里的树皮。

         年轻人愤怒的时候,是不顾一切的。村长见李笑的愤怒的眼神,不禁心中有一丝恐惧,毕竟李笑是头发短短的外乡人,他对李笑的底细并不清楚。于是村长顺口道:“你这个外乡人肯定是妖怪。”

         “你不要乱说,我不是妖怪。”

         “哼,你救的那个杨家媳妇,昨晚从坟里爬了出来。”

         李笑惊讶地道:“那不可能!”

         村长气愤地道:“怎么不可能?我亲眼看到的。她还吓死了我的媳妇。”

         “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村长顺口又道:“还能是什么地方,当然是山坡上了,埋杨家媳妇的那个山坡上啊!”

         李笑沉思了一会儿,疑惑地问道:“你与你媳妇夜里去那里干什么?”

         村长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气愤地道:“与你无关。”

         李笑低头思考村长说过的话,心道:语文课,还是有用的。

         村长知道自己说的太多了,就岔开话题道:“李大婶与二丫头都不见了,我看与你脱不了关系。”

         李笑道:“你不是知道吗?李大婶在金牛镇集市上。”

         “在不在集市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二丫头已经不见了。李家媳妇昨天出门之后,就没有回来。我猜你就是一个吃人的妖怪。”

         李笑急道:“李大婶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的。要不,你和我一块儿去找找?去金牛镇集市上找找?”

         村长见李笑急了,嘴角抽动,笑道:“我才懒得去集市上,再说,有十多里的山路呢。走到金牛镇集市需要半个时辰,累也累死了,没等我走到,我就可能饿死了。”

         李笑听完,暗暗担心李大婶起来,就道:“那我一个人去。”边说边要站起来,可是他的膝盖部位已经结疤了,一动就剧痛难忍。

         村长见李笑腿上的伤,不禁眼睛一亮,吞了吞口水,道:“你要去就去吧,总比在这里饿死强。去之前,你告诉我,你的树皮是在哪里找到的?”

         李笑略思索,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村长眼冒寒光,变色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把你这个外乡人杀了吃肉。快说,树皮长在哪里?”边说边拿出了一把尖刀。

         李笑寒毛直竖,忙道:“我……我说,我说!”

         李笑只好说出了坡陡所在的大概地方。村长听完,就知道了地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村长把村里看成自己的地盘,哪有他不知道的地方。

         见村长走了,李笑心中还是很恐惧,难道村长家也需要树皮充饥?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那棵小树能有多少皮?最坏的可能是村长见树皮太少,就可能去而复返。一想到村长的尖刀,李笑的脊梁骨就一阵发寒。

         李笑想赶快逃跑,可是他的膝盖附近已经崩裂了,一条腿已经不能动了。如果现在李大婶不回来,自己就会陷入绝境。

         李笑紧张了起来,这地方太邪门了,二丫头说她哥被大狗怪杀死了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搞清楚。现在村长说已经死了的农妇从坟里爬了出来,这太吓人了。说不定村长一会儿就会回来割我的肉。

         李笑甚至怀疑昨晚村长与他老婆一起去刨杨家媳妇的坟,想割点肉回家吃,村长把坟刨开之后,胆战心惊,就远远地站着,强使他老婆去割肉,不成想杨家媳妇竟然活过来了,就把他老婆给吓死了。推理经过,合情合理!不对啊,那农妇已经死了,裹在被子里埋了,不死也死了啊,死透了。

         特么的,谁来救救我,我大声喊救命,可以吗?要是我喊救命,把村长喊来了怎么办?神啊,不对,党啊,你来救救我。党啊!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那啥过女朋友啊!党啊!在学校,我学习不用功;在家里,我时常惹爸妈生气;小时候,偷过邻居家的苹果。其他的,真的什么坏事也没有做过啊。

         党教育我们,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跑不了就躲。

         李笑忍着剧痛,强行从床上滚到地上,拖着伤腿,极其缓慢地爬出了李婶的家。腿上的伤口已经崩裂,李笑只能侧着身子爬行,以防止血液滴在地上,留下印记。血渗出来多了,李笑就自己喝掉。这真是很残忍的事情。

         屋外太阳正盛,李笑满头大汗,口渴难耐。李笑想:我现在往哪里爬呢?先躲起来吧?躲不了,红星村是跛脚村长的地盘,如同巴掌大的村,他每天不知道要走几遍,在这里,哪里有他不知道的地方?书上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道要躲到村长的家里?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自投罗网可就悲剧了。村东头是李婶去集市上的路,我爬着过去需要多长时间?跛脚村长说有十多里的山路!山路人少,我又没有走过,不知道如何走。

         有一个地方,可以试试。

         经过艰难的努力,李笑爬到了杨家媳妇的屋里。李笑发现杨家屋里已经被搜刮一空,好一点的桌椅已经被搬走了,里屋的被子凉席也没有了。

         李笑坐在床边的泥土地面上,心道:这是连死人的东西都不放过啊。很快,李笑就疲倦地睡着了。口渴和饥饿会夺走一个人的意志力。

         李笑醒来之时,已经是夜里了,他虽然感到饥饿,但是头脑很清醒,他在心里问自己:大脑变得思维清晰,就是人死前的回光返照吗?

         透过毫无遮拦的窗户,李笑见屋外的月光如同缓缓流动的清水,心道:如此月色美好的夜晚,我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今晚,当我注意到这份美好的时候,我却快要死了。谁来救救我!我也将像白日里的那位阿姨一样饿死吗?李婶你在哪里?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多数青少年离开了家长,似乎只有死路一条。我的那些的同学多么骄傲地无耻地花着父母的血汗钱,吃香的喝辣的,却不好好学习,简直没良心。

         李笑缩着身体侧躺在地上,心道:我要死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人之将死,原来会这么孤独啊!人死前最孤独,尤其是身边没有亲人。老人去世的时候,儿孙在身边送终,是最大的孝顺。如果一个人,经常处于死亡的威胁之中,那么他就会经常感悟生命,明白生命的可贵和意义,进而更加珍惜自己的生活。

         皎洁的月亮,柔和的光线,宁静的夜晚,鸡犬无声,虫声唧唧。李笑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自己的大脑飘啊飘啊,在梦中,他的身体也是飘啊飘啊……

         (李笑梦中飘啊飘啊是有原因的。感谢收藏、投推荐票的朋友。谢谢!过年实在太忙了。客人来我家,我得陪着,我去亲戚家,亲戚会陪着,晚饭结束送走客人,已经很晚了,总之一句话,码字极其不方便。所以……春节假期期间,每天一更,每章字数保证在三千字以上。请书友们见谅、请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