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集市受困
        第十七章又是四千字的章节,以感谢昨天新增的那个收藏!我知道一个章节的字数太多,不利于增加本书的总点击。但是春节假期一章三千字,怎么能表达我对收藏的感激?敬请收藏、推荐、书评。

         ———————————————————

         孙巡检、老铁驾着马车到了元阳城外,该城占地接近长方形,周长近四十里,南面、北面各设三个城门楼,东面设两个城门楼和城市内河潜没式水流闸门;西面地形崎岖,无城楼,只有一个供出入的便门,便门沟通着山路,延伸到元阳山脉。

         元阳城各个城门都围满了从北方逃来的灾民。

         老铁驾着马车从南面的城门楼绕到东面的城门楼,五座城门楼都紧闭着,城门口张贴着告示文书,宣言城内出现盗贼,需要闭城二十日,挨家挨户搜索。询问相识的城门守卫,城门守卫也执法甚严,不能开门通行,都说元阳城主事府有令,关闭城门二十日,非兵房主事之命,任何人都不能出入元阳城。无法入城,孙巡检考虑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加上城外的灾民众多,人多手乱、鱼龙混杂,就觉得不安全,于是决定先回金牛镇集市。

         太阳已经高挂半空,孙巡检、老铁与李笑三人,在元阳城东门楼左近找了一家酒楼,准备入门吃饭。酒店二楼雅间已经坐满了,一楼大厅内人满为患。三人站立了半个时辰,才陆续在一张八仙桌上找到了座位。八仙桌尚有四个人在饮酒,四人中有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书生,他面前只有一只酒杯、一盘油炸花生米,右手捏着筷子,左手执着酒壶,自饮自酌。他原本白嫩的面皮已经通红,边喝酒边喋喋不休。这让李笑想起来一个人,“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当然这仅仅是李笑个人的联想而已。另三人都是面带风尘的灾民,各自吞咽着一大碗白水面条,神情忧郁,惶惶不可终日。

         孙巡检与老铁要了一盘卤水花生米、一盘凉拌猪耳朵、一盘爆炒猪肝、一盘庆城酱牛肉,两壶元阳酒,三碗面,李笑吃着碗里的面条,观察着书生,听到书生嘴里总是喃喃自语着“阴谋”、“大阴谋”,又嘿嘿笑一次,再骂了一句“兄弟反目”、“妇人蛇蝎”,如此反复念叨,似乎以此下酒。

         孙巡检动了一下眼珠,心道:这位读书人好像是元阳书院的平克虏训导,试探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是可,最毒妇人心。”

         “妇人……心毒,也是被……男人……逼出来的。”

         孙巡检微微颔首,又问道:“阁下可是平训导?”

         平训导醉眼迷离地看了看孙巡检,道:“我是平克虏,阁下是?”

         “我是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巡检正使孙图。”

         “不认识。”

         孙巡检尴尬之下,顺口胡诌道:“去年,平训导还与梁学正一起路过金牛镇集市,还是我亲自接待的。”

         平训导醉眼朦胧,疑惑道:“我去过金牛镇集市?记不得了。”他头脑迷糊,有点头疼,就不再细想自己是不是去过金牛镇集市。知道眼前的胖子可能请自己吃过饭,平训导的态度也热情了一些。他看了看孙巡检桌前的四碟下酒菜,不禁咽了咽口水。孙巡检连忙把猪耳朵、猪肝、牛肉向平克虏桌前推了推,道:“平训导,这盘庆城酱牛肉好像不太正宗。”

         孙巡检只是在元阳城主事府见过平训导,因为平训导长相比较特别、行为比较另类,才对他记忆深刻。见他喝多了酒,才顺口胡说接待过他,此时还真担心平训导记起来是不是去过金牛镇集市。

         平训导好不容易用筷子夹了一块纹理清晰可见的牛肉,放在嘴里嚼了嚼,口感鲜嫩,味道醇香。禁不住啧啧赞叹道:“如此美味,吃了会让人不思进取。”

         李笑一直低头吃着碗里的面条,听到平训导的赞叹声,差点笑喷了。心道:这个城里的训导,也太寒酸、太搞笑了。

         中国台湾省的学校里有训导主任,大陆的大多学校里管纪律和学生的中层领导叫政教处主任。

         老铁听了平训导的话,依旧低头吃着碗里的面。

         孙巡检略有所思,问道:“元阳城内是不是发生了变故,怎么需要闭城二十日?”

         “哎!”

         “平训导为何也被关在城外?”

         “……”

         “你是元阳书院的训导官,怎么也得让你进城啊?”

         “我已经被停职了。”

         “为什么?连坐吗?”

         “你怎么知道的?”

         “小道消息而已。听说元阳卫指挥使平克虎克扣军饷,已经被革职审查了。”

         平训导低声道:“哼,这是一个阴谋、大阴谋。”接着喝了一口酒,不再往下说了。

         “有什么阴谋?”

         平训导不回答,又低声咒骂:“世上最毒妇人心,蛇蝎妇人。”

         平训导改变了话题,孙巡检稀里糊涂、摸不着头脑,又问道:“元阳城大门紧闭,平训导是怎么出来的?”

         平训导面露愤愤之色,道:“五日前,我去大主事府替兄长求情,还没有见到周主事,就被马白羽赶出了元阳城。””

         孙巡检道:“为何?”

         平训导没有再说话,拂袖而去。

         孙巡检帮助平训导结了酒钱后,又找相识的城门守卫打听了一番,得到准信,九天后才能开城门。想探听明白平训导口中的“大阴谋”是什么,城门守卫竟然推说不知。

         天气还是很热的情况下,老铁驾着马车沿着官道向南疾行而去,车厢内的孙巡检又盘问了一次李笑,李笑据实而答,孙巡检反而更加疑惑李笑的身份。世事就是如此,说不合理的真话没人相信,只有合理的假话才有人相信。

         李笑又被老铁扔到了柴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李笑感觉自己很疲劳,深深的孤独和恐惧萦绕在他的心头。他的心像一块抹布一样被揪着,没法抚平。

         晚饭时间,老铁送了一碗“盖浇饭’似的晚餐。饭后李笑的心情继续处于低谷。四周极其安静,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唧唧虫声、门口狗嘴里偶尔的啪嗒声。

         时间漫长,慢慢流逝。

         李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就被几声鸡叫声惊醒了。

         东边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西边天上还留着几颗残星。

         李笑听到开锁的声音,柴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老铁进来后,对躺在地上的李笑道:“跟……我走。”

         李笑被老铁带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任务是洗碗。与他一起洗碗的还有一个很小的男孩。

         李笑洗碗的时候,口渴难耐,就舀了一碗洗碗水,咕嘟咕嘟地喝下了肚子。小男孩目瞪口呆,怯怯地道:“你连洗碗水也喝?”

         李笑看见小男孩流露出怯怯的眼神,就道:“这水真好喝。”

         小男孩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洗碗。天已经完全亮了,二人已经把堆积如小山的碗和盘子洗完了。

         肚子还是咕咕叫,李笑只好又喝了一碗洗碗水,原来洗碗水这么好喝。要不是旁边有一个小屁孩在好奇地盯着他,李笑说不定就会放开肚皮,把一大锅洗碗水喝完。饿了很久的人,能有水喝就是一种幸福。

         李笑好奇地问:“你看什么?”

         小男孩道:“你真奇怪,干嘛喝脏水?”

         “脏水?!”马蒂,我看你这个小孩子是没有被饿过。

         小男孩偏着头,笑道:“你要是渴了,门口的茶壶里有凉开水。你要是饿了,厨房灶台锅里有米饭。”

         “啊!?”

         “哈哈……我爹说这里是咱们金牛镇集市上最好的地方。”

         “这里……这里是金牛镇集市的什么地方?”

         “这里叫乐呵呵酒楼。”

         “乐呵呵……酒楼?”很奇怪的名字。

         “对啊。”

         金牛镇集市,是一个较大的集市,有两条大街,两条大街形成了一个倾斜的十字街,几家客栈、酒店全在十字街交叉口附近。

         乐呵呵酒楼是几个酒店中的一个,是孙巡检的产业。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地方官都会把公家的资源用于私家经营,以获取经济利益。金牛镇集市巡检司是三门三进的庭院式建筑,正门是巡检司衙门,左右两个门面却分别用于经营酒楼和杂货店。前店后院中间是办事衙门。

         李笑听到小胖孩说有水有饭,就连忙掀开了锅盖,锅底还剩一些米饭和米饭锅巴。李笑慌张地用手抓了一把米饭,放在嘴里就嚼着吃。很快就把米饭吃完了,又拿起已经铲碎的一块儿米饭锅巴,吃了起来,有些噎,难以下咽。哎,嘴里淡出来个鸟。还是二十一世纪的茶香大米锅巴好吃。香脆可口的油炸锅巴,还有鱿鱼虾仁锅巴、芝麻花生锅巴,哎!口水快流出来了。

         小男孩吃惊地看着李笑,道:“你吃那么多,不怕撑死吗?”

         李笑见已经胀起来的肚子,却没有饱腹感,饿久了,自己的胃似乎失去了感觉。饥饿的人绝对不能暴饮暴食。平常暴饮暴食容易伤肠胃,饿了几天再暴饮暴食会不会被撑死?听说喝点醋有助于消化,散步也有助于促进消化。李笑对小男孩道:“可以出去散散步吗?”

         “什么?”

         “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小男孩摇摇头,道:“我们不能离开厨房半步。”

         “要是去厕所?去茅房呢?”

         “一会儿铁大厨来了,你可以求他。”

         “就是瘦瘦的,叫老铁的?”

         “不是那个反应慢的瘦老铁。是那个胖的铁大厨。”

         说曹操,曹操到。进来一个中等身高的中年男人,四肢不胖,脸却如满月,皮肤发红,下颌处胡乱地生长着乱糟糟的胡须。颈部雍肿似有两个下巴。

         小男孩看了李笑一眼,那眼神就是告诉李笑:这个红胖子就是铁大厨。李笑见小男孩低着头,神情极其害怕。

         铁大厨上下打量一番李笑,冷着脸道:“你就是老铁说的那个外乡人?瘦胳膊瘦腿的,能干多少活?”又看看堆积如小山的碗碟,对小男孩道:“嗯,五更才洗碗,还是洗完了。小铁,你与这个新来的……铁十……不对,这个应该叫铁十一,你与铁十一拿二十副碗筷摆在前厅靠窗的那两张桌子上。”

         小男孩小铁颤声答应,对李笑道:“铁十一,快,快。”

         李笑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取了一个叫“铁十一”的新名字。

         李笑与小铁来回跑了几趟,才干完活。

         李笑见前厅摆了六张、楼上摆了五张供客人吃完的桌子。又见大门口围了很多要饭的人,前厅的店小二(服务人员)名唤铁二、铁三,他俩正在驱赶要饭的人走远些,不让他们聚集在门口,影响生意。

         跟着小铁回厨房的路上,李笑心里还存在疑问。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这家叫“乐呵呵”的酒楼雇用了?灾荒年景,还有酒楼主动给我提供工作?我怎么感觉有些不正常呢。这个世界难道还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前厅大门口随便一个要饭的人,都可以在厨房打杂啊!

         李笑刚想向小铁询问自己的疑问,就已经到厨房门口了。李笑见铁大厨正在切肉,似乎是猪肉。竟然还有肉!好久没有吃肉了。李笑心道:我想吃土豆炒肉丝,猪肉白菜炖粉条也可以。

         李笑看着猪肉,正在神游,头上挨了铁大厨一菜刀背。虽然是用刀背打的,也在李笑头上留下了一排血痕。李笑的头一下子就懵了,眼冒金星,用手捂着头,蹲在地上干嚎了数声。

         小铁已经捂住了李笑的嘴,李笑呜呜地发不出声音。小铁在李笑耳边轻声道:“铁十一,别出声,别出声。”接着铁大厨怒道:“马蒂小东西,老子做菜,你们都不许看,下次记住了:我在做菜的时候,你们都必须把头给我低下。小铁,你过去,把锅下的火升起来。”

         好一会儿,李笑的眼睛才能重新看清楚厨房,眼角尚有泪痕。李笑偷偷斜视,见拿着锅铲的铁大厨正在锅里炒着什么,心中怒道:次奥,这是为什么啊,还讲不讲理。还有没有人权?

         “你还想偷看,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铁大厨对着李笑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