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雨露大恩
         次日清早,村里人都慌张了——村南边的河一夜间就干涸了。

         没粮食吃,只喝水可以撑两个月不死。要是没有水喝,几天就渴死了。李大婶与二丫头不得不带着盛水容器,跟着村里的人出门找水。

         午后李大婶回来了,给李笑带了两个玉米面做的窝窝头、半壶水。李笑询问二丫头怎么没有回来,李大婶傻傻地说,在集市上。

         “什么集市上?”

         “金牛镇集市上。”

         李笑又问道:“这块儿猪蹄骨头怎么来的?”

         “我在地上爬呀爬,老板就给我了。”

         “什么?”

         “爬呀爬,学狗叫汪汪……”

         李笑一头雾水,与李大婶沟通不畅,李大婶患痴病的时候,她的智商似乎只相当于两三岁的小孩子。可是哪怕头脑不够清醒,李大婶依旧能够帮助李笑清理便溺之物,能够扶着李笑去上厕所,还知道给他找干净的树叶。照顾自己的孩子,是每一个母亲的本能。

         今日的夏夜很闷热,李笑没有睡着,他很饿,这种饿简直就是折磨,越饿身体越差。

         接着的两天,李大婶早出晚归,日落前带回来丁点窝窝头和几个没肉的骨头之类的食物,都给李笑吃了,她自己不肯吃,说是已经吃过了。半壶水她也一滴不肯喝。

         经过李笑多次询问,组合李大婶含糊的回答,李笑推断她与二丫头在金牛镇集上的一家饭店打工,端盘子洗碗,抹桌子扫地。饭店里有很多吃的,那里的店老板和伙计很凶恶,不让她多带食物。李笑半信半疑,也只能按照自己最好的猜测来理解了,这样理解是一种个人安慰。李笑心想:等我能走路了,就去金牛镇集市上看望二丫头。

         醒来后第四日,算上之前的一天,李笑在床上已经躺了五天了,他发觉他的身体骨骼变得坚硬了,思维很清晰,就是感觉饿,气力不足。

         清早,李大婶对李笑说,昨日没有带回来多余的食物,儿啊,你等我回来,今晚就有吃的了。见李笑点头答应,李大婶就忙着去金牛镇集市了。

         日上三竿之时,李笑又饿又渴,暗思,这样躺着,我会越来越虚弱,再不起床,早晚得饿死。李大婶中午不回家,难道就这样一直饿着渴着。不行,这样不行,我得出去找吃的喝的。

         深吸一口气,李笑从床上坐了起来,找不到自己原来的鞋子,只好随意穿上一双布鞋。李笑想:很多时候,哪怕我们的身体不允许,但是只要意志力足够强,一样可以强迫身体做出自己想要的动作。李笑拖着沉重的身体,勉强出了门。

         屋外较热,太阳的光线有些刺眼,李笑慌忙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干旱的梯形农田。近处田地上零零散散地长着几棵枯黄的野草。李笑观察了一下自己躺了五天的住处,见李大婶门前的竹篱笆已经只剩下很少的几根竹条片,三间由泥墙、茅草组成的房子显得很古典,几块不平的门板组成的柴门显得很简陋、很自然。见惯农村砖瓦房和城市钢筋水泥楼房的李笑对这些泥巴草房子很是感觉稀奇,能够用泥巴茅草建造这样美观环保的住房,显得古代人类多么的有聪明才智啊。这样的住房,似乎可以做到冬暖夏凉。这样的房子就地取材,物美价廉,比别墅更加让人震撼。

         正值夏日的上午,肚子咕咕叫的李笑决定四处走走。四周都是干旱梯田,梯田的尽头可以看见光秃秃的小树林。从地理学上看,红星村位于丘陵地带。

         沿着一条弯曲的田埂,拐到了另一户人家门口,两间土墙茅草屋,围着缺损的竹篱笆,蓬门敞开。李笑听见里间的屋内,有细微地呼救之声,“救命啊……救命啊……”。

         迈过柴门,进入屋内。杂乱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占了半间屋的床,床上斜躺着一个农妇,农妇见陌生人进屋,一阵紧张,眼中闪过几丝恐惧。

         李笑愣了一会儿神,颤声道:“阿姨,你怎么啦?”

         农妇见李笑言语和气,眼中流露出一丝希望,想坐直身体,但是太虚弱了,试了两次都没有坐起来。李笑走近几步,听到农妇嘴里微声地说道:“我……饿,饿……我……要死了……救……救我……”

         李笑成长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基本没有很严重地饿过肚子。这几日,没有一顿饭吃饱过,亲身体会到了“人生在世,吃喝二字”的真切含义。李笑见农妇体瘦如柴,心中不禁恐慌烦躁起来,“我得救她,要找吃的。”李笑仔细地看了看两间草舍,除了杂物,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东西。

         回到农妇床前,见农妇两眼无神,似乎绝望了。

         李笑对农妇说:“阿姨,你等我一会儿,我到外面找找,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农妇两眼已经没有光泽,似乎听懂了李笑的话,略略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

         李笑拜访了几家农户、猎户,家家都没有多余的食物,更别提施舍给他这个头发短短的外乡人一口珍贵的食物了。面对剩下几家,无奈之下,李笑只有哭诉着求他们救救那个妇人。

         很多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面对推诿、喝骂和嘲笑,李笑刚开始感到气愤羞愧,后来就充耳不闻。村里的所有住户都问过了,没有讨到一丁点食物,村长家也没有余粮。其实也就十多户人家,有门路的、能逃走的人早就离开了这个即将陷入绝境的小山村。食物短缺的时候,再心善的人也会先考虑自己,这不是自私,这是人性。

         在营销理念里有一种理念是,只要你拜访足够数量的客户,总会有客户购买你的产品。直销组织也说,只要你一直说,见到一个人就说,说到一定数量的人,总有一个人会成为你的“下线”。

         现实情况是,别人不需要或者不富裕的情况下,就算你说破了嘴,你的成功也是渺茫的。

         李笑在村里讨不到食物,就在村后的山上寻找,希望能够碰到兔子等。山上的树木枯死了一大片,很多树的树根已经被挖走了,能吃的树皮也已经被刮走了。

         大多数树木是无毒的,应该可以吃。吃树皮,虽然不好消化,肠胃难受,但是总比饿死好。

         李笑好不容易,在一处坡陡的地方找到了一棵不容易接近的活树,这棵树只有一米多高。李笑试了几次,都不能接近,心中一着急,失足滚下了陡坡。一阵翻滚,李笑滚到了陡坡之下。

         李笑有些眩晕,他脑海里想着自己需要救人,就咬牙艰难地爬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小树旁边,他用牙齿啃下一小块儿树皮,在嘴里细细嚼碎,苦涩如药、坚韧如革,艰难咽下后,接着又吃了两块儿树皮。第四块儿树皮,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胃内痉挛,几欲呕吐。

         又啃了几片树皮,捏在手里。李笑艰难地爬上陡坡,寻原路返回。

         下午两点是一天最热的时候,李笑大汗淋漓。加上寻食物的奔波,终于体力不支,头一重眼一黑,侧倒在山路上。倒下的时候,碰伤了膝盖,流出了一些血。

         良久,李笑感觉口干似火,身体发热。突然醒来,又想到尚有人命要救,于是拖着乏力的双腿,慢慢走向村里。剩余的路,李笑疲乏异常,浑身无力,如在梦中,精神恍惚。

         走到茅草屋前,李笑突然来了力气,三步并两步地踏到农妇床前,见农妇依旧斜躺着,气息奄奄,日薄西山。李笑不禁心跳加快,连忙把一块儿树皮送到她的嘴边。农妇用门牙咬着树皮,也只能咬着而已。

         李笑慌张起来,想把树皮抽出来,但是农妇咬得很紧,用了很大的劲才拿出树皮。忙放在嘴里嚼碎了,用手送到农妇的口中。农妇嗒了几次嘴,就是咽不下去。

         李笑见农妇眼珠向上翻动,极度恐惧,心道:要是咽不下东西,还能活吗?

         民以食为天,食以水为先,水乃生命之源。要是有水就好了,水呢?

         李笑顾不得其他,救人要紧。忙做人工呼吸。农妇口中尚在吸气,嘴唇微微在动。李笑在屋里屋外转了两圈,哪有一丁点水,连尿液也没有啊。膝盖隐隐作疼,伤口崩裂,李笑灵机一动,忍痛用指甲划开膝盖的伤口,流出了一些血液。李笑找到一只略有灰尘的陶碗,用手抹掉灰尘,沥了半碗血,给农妇灌了下去。

         李笑给农妇灌了半碗血后,农妇还是没有醒转过来。“血液由血浆和血细胞组成”,不含速效救心丸成分。

         眼见自己无能为力,李笑就跑出门,去叫本村村民来救命。三三两两的来了十多个面色凝重、有气无力的人。李笑简单地说出了自己的救治过程。村民们啧啧称奇,对李笑这个短头发的外乡人的防范之心略微减少。

         村民中有一个近四十岁的夏姓村医,用手指撑开农妇的眼皮,看了看眼球,又用手指试探农妇脖颈的脉搏,很平淡地宣告:“杨家媳妇已经饿死了。”

         在红星村,杨家已经没有近亲,只剩近邻了。在村长的带领下,李笑与杨家的邻居们当日就用薄被子把农妇包住,简单地葬到了山坡之上,没有立墓碑。

         众人慢慢都散去了。胡子拉碴的村长留了下来,询问李笑的家乡籍贯。虽然说也是白说,但是上一个谎言需要下一个谎言去弥补,所以李笑老实回答说,自己是江河省贤隐市人,家里父母尚在等等。

         村长将信将疑,见李笑说得诚恳,也不知真假,他说他见了李大婶还会当面问清楚。

         李笑见村长要走,就连忙询问李大婶与二丫头的去向,村长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村长走了几步,回头奇怪地说道:“二丫头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

         李笑张嘴结舌,吃了一惊。

         村长又说;“李大婶对村里人说,你就是她的儿子,我们元阳城干旱三年,连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还说了前几日李大婶向他哭诉失子复得,跪求玉米面之事。最后说李大婶这几日可能去金牛镇集市讨饭了。

         李笑听后,一阵心酸,安慰自己的推测瞬间就不存在了。李大婶失去了儿子,因思念儿子以至于有些痴傻,母爱多么伟大。

         李笑心道:我之所以没有被饿死,全靠李大婶的母爱奉献。不管如何,做人得凭良心,今晚李大婶回来后,我一定得喊她一声娘。想得多了就有点头晕。

         村长一瘸一瘸地走远了,李笑才反应过来,村长是个跛脚人。刚想到要向村长寻问满月大狗怪出来吃孩子的事情时,村长已经走得没影了。

         四周安静了下来,李笑恐惧了起来。今日亲眼目睹一个活人在自己面前死亡,这是一件想想都会崩溃的事情。

         李笑心中惊异这几日的经历,安慰自己,这不是现实,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心想:我还是回地球去吧,以前的生活虽然难熬,但在21世纪的中国没有人会被饿死。可是我怎么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