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李笑被擒
         李笑被老铁牵到了金牛镇集市上。

         此时太阳已经刺眼。李笑见集市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街道两旁做买卖的坐商,街道角落里的乞丐,衣着都很普通,对比来看,老铁的宽松衣服倒有些特别。

         走着走着,李笑不禁想起来贤隐市步行街的繁华景象。“到底我怎样才能重回二十一世纪?”

         李笑被老铁带到一处房屋的后门,进门之后,可以看见门后拴着一条黑色大狗,黑色大狗的职责就是看着后院,这个后院是厢房后院。穿过院子,李笑又被老铁牵着穿过一个角门,到了一个小院,松绑后,被关在一间木柴房里。木柴房门前的小院里也拴了一条大狗,狗是看门的黄狗。

         李笑见木柴房里堆满了木柴,其他什么都没有,他只好靠着木柴坐在地上,焦虑不安,本想着到金牛镇集市之后,寻找李婶和二丫头,现在竟然被困在连一个窗户都没有的木柴房里。

         李笑不知道孙巡检如何处理他,“我不是妖怪、不是杀人犯、不是奸细,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处置我?难道要杀了我,不至于吧,杀了我毫无意义。有可能是押我去县城再处理,或者让我去打仗,做苦力,做luan童,做细菌试验,都有可能。”

         “以前我上学的时候,觉得在教室里很难受,甚至想逃离学校去当和尚;在家里的时候,爸爸妈妈总是簌簌叨叨的,我甚至想离家出走。现在发现还是上学舒服啊,还是在家里好啊。在家百日好,出门半日难,说的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我的语文老师虽然严厉,却很有教学经验;我的数学老师虽然眼里只有成绩好的学生,但是每次我问他我不会的题的时候,他还是会教我的。还有那些单词,现在觉得挺容易记忆的:法克、谢特、必去、三克油,一库、以太、八嘎、欧吉桑……学习,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经历过饥饿的折磨,我反而更加热爱我自己的身体了。等我出去之后,等我自由之后,我要先找李婶和二丫头,然后找到聋兮主人,看看能不能回去,现实世界虽难熬,却是我所熟悉的。这里总让我感觉虚假、变态,不是现实。”

         面对未知的命运,李笑思考了很多。他幻想着郑良良所在的什么教,会来救他,可是天快黑了,也没有见人来。“求人不如求己”,李笑决定天黑之后逃走。他在柴房里四处寻找漏洞,墙壁结实不结实,地板坚硬不坚硬?墙壁很结实地板很坚硬,这是一定的。

         李笑发现了一个事实:越是条件艰苦的时候,人类越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如果一个人失恋了,就关起来,饿他(她)三四天,看他(她)是否会寻死觅活。

         入夜,老铁送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玉米馍馍给李笑,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

         李笑看着柴房门又被锁上了,忍着等了好久,觉得老铁走远了,就动手推了一下门,想看看门是不是锁上了。柴门嘎吱响了一声,看门狗就汪汪大叫了起来。

         很快老铁的脚步声就响起来了,他重新打开柴房门,什么话都不说,把李笑痛打了一顿,打完就走,走之前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李笑气得牙根直痒痒,特么的,日泥马的,简直太没有人性了,太不人道了,你们塔马的这是非法拘禁,老子要告你们。马蒂,算了,看在这个馍馍的份上,就饶你们一次。李笑捡起地上的玉米馍馍,眼泪哗啦哗啦地流了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总有机会逃跑的,李笑暂时放弃了逃跑的打算了。他慢慢地吃着馍馍,吃了很久。蚊子不是很多,却一直亲吻着李笑。

         深夜,李笑还没有睡着,但是他又饿了,他发现一个事实:细嚼慢咽,容易消化,容易饿。

         忍着饥饿,怀着忐忑的心情,李笑怎能睡得着。

         李笑听到门口开锁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柴房门被推开了。月光下,李笑看见一个瘦高个子提着马灯进来了。瘦高个子把李笑重新绑住,拉出柴房,出了角门和后门,把李笑推入一辆马车里。李笑隐约可以看见车厢内有一个很胖的人正坐着打盹,这个胖子的肚子很大。

         老铁坐在车厢前面的木板上,甩开马鞭虚打马臀,嘴里噜地轻喝一声,马车就缓缓地移动了起来。

         金牛镇集市,是一个较大的集市,有两条官道在此交叉,一条官道南北走向,向北可以到达元阳城、绿城,向南越过南门关,可以抵达江城;另一条官道向西偏北方向可以到达双阳城,向东偏南方向可以抵达霸城。

         夜深人静,只有虫声唧唧。老铁驾着马车经过没有人的街道,缓缓滑出集市大街后,车速逐渐加快。刚走了不到三里路,就有一辆马车从后面飞速地赶了上来,在不远处停在了官道中央,拦住了道路。月光下,三名白衣女子和一名黑衣妇人陆续下了马车,向着老铁的马车走了过来。

         老铁长长地吁了一声,使劲拉住马缰绳,才使行进中的马车停了下来。车厢内的大肚子大声道:“老铁,你搞什么鬼?”老铁慢慢抽出佩刀,并没有回应大肚子的话。

         在车内行动不便的李笑,头上碰了一个大包,暗骂一句:“我次奥,疼死我了。”

         大肚子正是孙巡检,他越过躺在车厢地板上的李笑,掀开马车的布帘子,问道:“怎么回事儿?”

         一个女人厉声回答道:“孙巡检,你抓了我家妹妹的客人。快把人留下。”

         孙巡检已经明白了过来,郑良良那丫头找了帮手。他下车团团拱手,道:“各位圣女教的姑奶奶,我也是按照上官的指示,拿人交差。”

         一个女人声音清脆地道:“你们捉拿一个孩子做什么?”李笑听声音就知道这是郑良良在说话。

         孙巡检道:“元阳城兵房画图下文捉拿这个孩子,我只是按上官的意思办事!”

         一个女人厉声问道:“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能有什么罪过?不说清楚,别想把人带走。”

         李笑在车内道:“我是冤枉的。我在车里面。”

         郑良良急道:“李笑,你还好吗?”

         李笑道:“人没事,就是脸被蚊子咬成花了。”

         车外的其他人都没有听明白李笑在说什么。

         郑良良对着她的姐妹们笑道:“他被蚊子叮了。”

         厉声说话的女人嘴角动了动,又重复道:“孙巡检,你不说清楚,别想把人带走。”

         孙巡检依旧陪着小心道:“我按上官要求办事,也不是我情愿的。”

         郑良良道:“当官的就喜欢平白无故地乱抓人,然后屈打成招。”

         孙巡检脸上微微变色,心想:要不是担心“女刺”,我才懒得搭理你们。

         “女刺”是大宣国最令男人——尤其是风流男人、花心男人——恐惧的杀手组织,据说“女刺”的背后,有着众多达官贵人的女眷在暗中运作,所以“女刺”组织灭不掉也查不得。这些达官贵人的女眷,未婚前均是圣女教教徒。

         孙巡检耐心解释道:“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你倒是说说,这个孩子做了什么坏事?”

         “……”

         老铁慢慢把千煅双刃刀放回刀鞘,慢慢说出一句话:“时……时间……不早了。”

         孙巡检本想趁着夜色的凉意,神不知鬼不觉,尽快把李笑押送到元阳城,最终还是被郑良良带人拦住了去路。他黑着脸道:“你们圣女教与我巡检司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如此胡搅蛮缠,耽误了我的公务,为你是问。”

         带头的女人不想为了救人而得罪孙巡检,就没有再厉声说话,而是平和地道:“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孙巡检,不是圣女教与你过不去,你捉拿的孩子救了郑大姐的性命,就是圣女教的朋友。朋友有难,我们总得问清楚情况吧。”她口中的郑大姐应该就是杨家媳妇。

         孙巡检缓和一下语气,道:“元阳城兵房指定让巡检司寻找画上的男孩。”说着打开了一张官方图文,图文上所画的图像,正是短头发的李笑。老铁转身把李笑提了出来,与图文放在一起对比。九分相似!

         民不与官斗,官不与军斗。

         四人中唯一穿黑衣的妇女,非常瘦弱,她颤颤巍巍地道:“巡检正使,去年就是你把我男人送到了元阳城。如今,他在北域从军,我都不知道他是生还是死。”

         孙巡检大惊,难道这就是村长说的那个死而复生、从坟里爬出来的杨家媳妇?虽然孙巡检职责所在,把杨牌长送去当兵了,但是毕竟对杨家的疾苦有所感知,他恭敬地道:“杨弟妹,……”

         杨家媳妇知道孙巡检拿有元阳城的图文,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可能还有很多隐情。为了自己而让圣女教与巡检司结怨,实在不明智。于是道:“巡检正使,希望你们不要冤枉了这个孩子。”

         孙巡检心中一乐:“放心吧。一个孩子,上官不会难为他。等我把他送到元阳城,再细细探听这孩子犯了什么事儿。”

         都有台阶可下,两方就此化干戈为玉帛。

         郑良良救不下李笑,急得直跺脚。郑良良从红星村回到金牛镇的圣女教香堂搬救兵时,在香堂里只有王姓、张姓两位修炼气功的姐妹,最厉害的几位炼气高手都被抽调到元阳城执行任务了。营救李笑,必须推迟。郑良良央求王姓姐姐守巡检司的前门,她自己就守在巡检司的后门,从白天一直守到半夜,正好碰到孙巡检押李笑去元阳城。郑良良急忙把情况告诉了养病中的杨家媳妇,杨家媳妇恳求两位在教妹妹帮忙,四人合计之后,就驾着马车,截了孙巡检的路。

         孙巡检见杨家媳妇、带头的女人松了口,就当着众人的面,给李笑松了绑,并说会保证好好对待李笑。郑良良的马车让开官道后,孙巡检扶着李笑进了车厢,老铁扬鞭驱使马车继续沿着官道向北急行而去。

         郑良良见马车飞奔而走,竟然哭了出来。三名女人中,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姓女子安慰道:“郑小妹,不要哭。这几日,他们进不了元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