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平俊方雅【第三更】
         喘着气,李笑穿过八边形砖石门,到了后院,后厅是居住的场所,正面一排房屋,侧面一排厢房,另一侧面是厨房、猪圈或羊圈。

         李笑想去厨房漱漱口,刚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一个甜甜的声音,在说话,“平俊姐姐,好香啊。没想到你还会做菜。”

         “方雅,你不要吃,还没有熟透。”

         在厨房门口,李笑看见了一个非常白皙、披散着秀发的女孩,她正在用筷子向嘴里塞着一块肉。见李笑进入厨房,她吃惊地用大眼睛打量着李笑,李笑见她眼明如镜、唇红齿白,心中喜欢,竟目不转睛看着她。她是方雅。

         方雅吃完那块肉,才笑盈盈地跳到李笑身前,对着李笑道:“你也来尝尝平俊姐姐的手艺。”灶台前的平俊问道:“方雅,你在和谁说话。”她直了直脊背露出头来,先微笑着看了看李笑,对方雅道:“谁来了?”

         李笑见平俊肤色稍黑,虽没有方雅那样明艳不可方物,但是也明眸皓齿,顾盼含情。李笑吞吐道:“我……我叫李笑,笑话的……”

         方雅已经用筷子夹了一块肉,用殷红小口吹吹凉气,喂向李笑,李笑忙张口接住,话就没有说完。李笑咀嚼几下,口中津生不止,肉嫩微膻、略带葱香味,好吃,太好吃了。“这是什么肉,这么好吃?”

         方雅看着李笑吃肉后的表情道:“好吃吧。”平俊有点得意地回答道:“这是葱爆羊肉。”

         方雅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刚要放进嘴里,想到刚才用筷子喂过李笑,不禁粉脸一红,但还是默默地把筷子上的肉放入了嘴里。

         平俊年方十五,心地善良,毫无心机,道:“李笑,你叫李笑?我叫平俊,这是方雅。”方雅连忙咽下口里的美食,问道:“你的头发怎么这么短?”

         李笑道:“头发短,凉快啊。”

         方雅哈哈笑着,用手挽着李笑的手臂,拉着李笑来到锅边,看刚从灶台前绕来的平俊炒菜,平俊拿着锅铲子,快速地把变了色的羊肉翻炒均匀,又放入少量盐和几片香菜,翻炒均匀后,出锅倒入旁边的白色瓷盘里。菜香四溢。

         方雅道:“快去我房里。”平俊端着盘子在前面走,方雅拉着李笑跟在后面。

         三人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妇女,她们正在忙着收拾细软,没有人来询问三个十多岁的孩子。三人推开房门,屋内已经有两个男孩子正在小床上翻滚打闹着,见方雅和平俊回来,连忙靠了过来。两个男孩也不客气,伸手就在盘子里抓了几块肉,顾不得烫手,就塞进嘴里,狼吞虎咽。

         平俊嗔道:“不准用手。”方雅道:“我带了五双筷子。”李笑心中为方雅的细心而感动。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胖男孩咽下羊肉,指着李笑问道:“这个人,是谁?”

         方雅站在李笑身边,答道:“他叫李笑。”

         另一个身躯小一号的胖男孩道:“李笑是哪家的?”

         身躯小一号的胖男孩是方秋水的儿子,方雅是方秋水的女儿;十五六岁的胖男孩是平克虏的二儿子,平俊是平克虎的二女儿。

         李笑道:“我与花叔叔一起被关过。”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什么什么的。

         小号胖男孩叫方成阳、大号胖男孩叫平湖东。五个小孩子,分吃了一盘葱爆羊肉,关系近了很多。平湖东、方雅、平俊都是元阳书院的生徒,方成阳只有十二岁,还在石羊书堂学习识字和算术。

         绿茶与红茶从元阳城商帮会馆逃跑期间,不敢去“飞鹰帮”传递消息,只能先放出能言青鸟,一只飞向了绿城主事府,毫无消息,青鸟至今未回;一只飞向了帝都皇城,招来了宣明的亲兵护卫马队百户官朱耀庭,朱耀庭带着一百多个白甲护卫,骑着沙域千里马,经过两昼夜的时间赶到了元阳城,送回了青鸟。

         今日午后,朱耀庭、元阳书院前训导平克虏与巡检司副使方秋水里应外合,杀入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后,围杀了防守的商帮护卫、斩杀了巡检司巡检正使及其亲信,救了花钟贤,又受花钟贤所派,把关在元阳城大牢的平克虎一家也救了出来。

         成功突袭了石羊镇集市巡检司,救出了花钟贤、绿茶和红茶后,朱耀庭本想掩护花钟贤等人逃离元阳城地界,北边的绿城、帝都皇城,南边的南门关、江城,东边的自心城、霸城,西边的元阳山道宗大殿、双阳城、莫城,四周都可以去。

         可是花钟贤的马车还没有走出石羊镇集市,就被反应迅速的商帮护卫打得措手不及。

         商人就是敏感,外加做事滴水不漏。

         张义锋对花钟贤的大宝藏念念不忘,时刻关注花钟贤的一举一动。朱耀庭的百人队都是白衣白甲的大汉,虽然隐藏在城外,但是依旧没有躲过商人的眼线。朱耀庭进入元阳城后又直接与平克虏商议,张义锋早已感觉不妙,当发现朱耀庭的百人队奇袭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后,就连忙进行了补救措施,调集了凤凰、老年两个炼气修士,以及所有商帮护卫,进行围追堵截。

         骑兵在集市内发挥不了机动的长处,又不能离开花钟贤的马车,反被手持长刀、弓箭的商帮护卫打得节节败退,损失惨重。朱耀庭的骑兵在余晖道长和三名墨袍炼气修士的帮助下,与商帮护卫的弓箭、凤凰的御火术、老年的爆裂火球打得势均力敌。

         后来元阳城主事府周主事接到了张义锋的报告,派出三千名城防营士兵加入了战斗。众寡悬殊,弓箭远距离的杀伤力太大,朱耀庭的百人马队遭遇城防营的弓箭射击,人员损失过半,马匹战死九成;朱大北的差役、役卒没有什么战斗力,全部溃走,朱耀庭不得不掩护众人向石羊镇集市巡检司退却。

         战斗中,巡检副使杜良志被商帮护卫乱箭射杀,一名二十八阶炼气宗师挡得住护卫的乱箭,敌得过老年的爆裂火球,却被凤凰的“火龙”吞食,化成黑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