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平吏虏虎
         屋内有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巡检副使方秋水、巡检副使杜良志、巡检司护卫头领朱大北,有原南域白城主事府亲兵护卫、南域大将军府护卫马队百户官朱耀庭,有从帝都皇城特聘的炼气宗师余晖道长,还有让人缓解疲劳的绿茶、赏心悦目的红茶。

         缠着绷带的“木乃伊”又对绿茶耳语了几句。绿茶对李笑道:“世子说,夜晚我们可能会撤离元阳城。你是与我们一起走,还是要留下?”

         李笑心想,这个“木乃伊”一定就是花钟贤了,他虽然伤了嘴唇,不是还可以说话吗?现在让一个外邦女孩来传话,真是太不尊敬人了。我肯定要与他一起走了,保命要紧。“我与你们一起走。”

         正说着,一名白甲护卫在屏风外,朗声道:“世子,平指挥使回来了。”

         绿茶把耳朵贴在花钟贤耳边,然后道:“请平指挥使进来。”

         元阳卫原指挥使平克虎进来后,绿茶对李笑道:“世子要与他们商议重要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李笑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惜十多人中,没有一个人再去看他,众人已经忽略了李笑的存在。他知道他不离开,大家没法商议,于是悻悻而出。

         李笑退出中厅正房时,在门口看到一个白面书生坐在台阶上,左手受伤了,包扎着白布;右手里拿着的一本书靠在膝盖的长衫上,他正在研究书中的内容。

         李笑对人的面部记忆能力很差,但是白面书生穿的这件灰色长衫却记得很清楚,“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这人不是孔乙己,他姓平,平训导。

         李笑道:“你好,你是平训导?”

         平训导抬头看了一眼李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道:“你想做什么?”

         “我是金牛镇集市巡检司的。”

         平训导懒得搭理李笑,继续看自己的书。

         李笑又胡诌道:“去年,你与梁学正在金牛镇集市做过客人。我见过你。”

         平训导心道:我没有去过金牛镇集市啊?记不得了。即使去过,也不可能与梁学正一块儿去。今日,平训导非常清醒,心想:梁学正素来与我不睦,不可能与我一同外出公干。况且,我平生最讨厌开通城人,根本不可能与一个来自开通城的人去任何集市巡检司。

         来自开通城的人,以元阳城主事周东仓为首,在元阳城主事府私交授受,抱团为官,以至于平训导气愤难平。

         他越想越气,厉声道:“你放屁,你小子在胡说八道。”

         李笑吃了一惊,心道:看来,不懂装懂,不知道装知道,是极其错误的。古人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李笑感觉自己不智,正要离开。平训导问道:“你等一下,你从里面出来,里面在说什么?如何说的?”

         李笑警惕地道:“我……我不知道。”

         “你小子担心我是坏人?”

         “……”

         “平克虎平指挥使是我兄长。我们现在被困在石羊镇了。”

         “……”

         “他们是不是说,要撤离?”

         “……”李笑心道:你猜得挺准。

         “尽快撤离,还能……。对。必须得马上走。从哪里走,到哪里去,都得仔细思量。”

         李笑道:“这还用思量吗?哪里最近到哪里呗。”

         “非也。盘算出最佳路线,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

         “非也,非也。……”李笑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顺口道:“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说的挺有水平,那你说说,我们应该撤向哪里?”

         “哪里安全就到哪里。”李笑被平克虏的思路带着说话。

         “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帝都皇城。”

         “那就撤到帝……都皇城。”

         “远在两千里之外。”

         不知道装知道,不智也。李笑吐了吐舌头,忙转移话题道:“平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叫先生,太客气。石羊镇巡检副使是我的表兄弟。”

         “哦。”李笑打了一个哈欠,就结束了谈话,溜之大吉。

         官场是一张非常巨大且细密的网,马白羽、张义锋没有逮捕平克虏、没有杀掉平克虎,可能与争取石羊镇集市巡检司的支持有关。

         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处于集市中心,正门临街而建,从正门到后厅共四层,第一层左右都是临街商铺,正中是黑色的大铁门;第二层是前厅,近百差役、役卒公干的地点;第三层是中厅,巡检司各位巡检官的办公场所;第四层是后厅,提供伙食、供家眷居住,有后门直通集市大街。

         李笑从中厅踱步到偏房外,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从打开的窗户瞄了瞄,偏房里堆满了尸体,基本都是他先前见到的黑色劲装汉子,足有二十具之多,其间偶有三四具白甲护卫的尸体。

         他们的死相各一,有的一刀毙命,有的被砍无数刀,血肉模糊。

         偏房的一角,有两个白甲护卫,正在用药粉“毁尸灭迹”,李笑吃了一惊,怎么还真有“西毒化尸粉”啊。

         化尸粉是《鹿鼎记》中的一种毒药,据说是西毒欧阳锋发明的。李笑自己笑自己,怎么把小说内容与新时空的现实情景混为一谈了。

         好奇的李笑,把头伸进窗户里面,眯着双眼,看到了几具尸体被撒上药粉后,先是表皮、真皮、皮下组织迅速溃烂,接着肉和骨顺次消失,化成了黄水。这是一种恐怖的变化过程,李笑觉得他应该呕吐,但是实在不想吐掉胃中的食物。他胃里一阵阵泛酸,终于喉头压迫不住,大吐特吐了起来。吐声太过惨烈,隐在一旁的一个白甲护卫厌恶地道:“小娃子,吐什么吐,受不了,还看什么?还不快走。”

         李笑见他满脸鲜血,向着自己凶恶地张嘴闭嘴,立马就吐意全无,心中一阵阵的战粟。看见人的尸体,与在路边看见耗子的尸体,怎能相提并论。看见菜市场的猪肉,有时也难免不吐几口痰。

         看见尸体为什么要呕吐?是恐惧导致了胃痉挛?还是恶心导致了胃部肌肉抽搐?是不是大多数人见到尸体就会呕吐?这一现象有没有普适性?

         如果见到自己亲人的遗体,也会呕吐吗?

         李笑对死亡比较害怕,记忆里,有一个年纪不算老的邻居去世了,丧事办的很热闹,那时候邻居家正屋,铺有稻草,草上有被子或许还有床板,记不清了,那盖着被子的遗体、带着青白色的脸,深深地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时,李笑没有呕吐。

         会不会呕吐,应该与尸体的状态有关系,如形状、布局、色彩、明暗、气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