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中厅夜战
        前厅院内。

         凤凰滚落屋顶,被老年单手接住了。

         老年看着皮开肉绽、面目全非、全身漆黑的凤凰,不禁大声痛叫、失声痛哭。凤凰已经说不出话,她受的伤深入内脏。老年如呆似傻,以往对凤凰的怨恨化为无限的悲痛和满足。

         凤凰,你最终还是留在了我的怀里,你那十五年的丈夫陈昊、三年的姘夫花钟贤,他们在哪里呢?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你从双阳城回元阳城的那晚,你睡了我,我没有太多的经验,没有伺候好你。

         三年了,我又一次可以把你抱在怀里了,三年的等待只为与你相爱。老年抱着血肉模糊的凤凰,低头吻向早已经不存在的唇。

         凤凰从休克中醒来,她全身微微颤动着,呼吸困难,她看不见,因为她已经没有了眼睛,她大脑还清晰,头骨保护了大脑。

         她猜想身边的人一定是老年,那个大她七岁,从小就照顾她、爱护她的哥哥、年哥哥、年师兄、年如海、姓年的、老年。

         她想起了她的奢华的婚礼,她想起了她的大师兄、她的陈哥哥、她的未婚夫、她的丈夫、某人、陈昊、那个人。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商铺满双阳城的陈昊就是她的骄傲、她的一切。

         她想起了她怀孕七个月后,听到的她的丈夫与别的女人粗重的呼吸声。

         她想起了她的孩子,小小的、粉红的、肉嘟嘟的。几年无爱的婚姻后,她选择了带着大女儿尽身出户,她回到了干爹家里,干爹的脸色很难看。

         元阳城大主事回访元阳城商帮府邸那天,干爹牵线,她成了花钟贤的“花夫人”,短短三年,无数的红花神丹,促使她达到了三十七阶炼气大宗师的境界,花钟贤给了她新的生命、新的地位、新的身份,她喜欢别人称呼她为“花夫人”。

         可是,为什么男人都是这样,我三心二意的时候,他们就全心全意,我全心全意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三心二意?

         花钟贤不能给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地位,我也能理解,但是他建造了回音谷,每月都与云梦月在“喜鹊巢”盘桓数日。凤凰激动地身体颤抖,老年心如刀割。

         老年哽咽问道:“凤凰,你还能说话吗?”凤凰无言,身体微动。

         老年又哽咽道:“凤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凤凰无语,身体颤动。

         老年又失声痛哭了起来。老年朦胧着双眼,握起凤凰残缺的只剩大拇指的右手,突然看到凤凰在地上写了一个只有四个笔画的不完整的字,老年知道是“舞”字。老年惊道:“你放心,我会像照顾自己亲女儿一样照顾舞儿。”

         老年忍了一会儿,痛心地道:“舞儿是令狐无病糟蹋的,不是花钟贤。”

         凤凰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在地上又写了几笔,老年辨认好久,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字,又不敢出口询问,只能安慰道:“你放心去吧。我不忍心看着你受苦。”

         凤凰死前心道:我明知道嫁给老年会幸福,为什么不嫁给他?如果再选一次?我……可能依旧不会选他。

         ###

         李笑在中厅坐卧不安,他知道外面激战惨烈。

         前厅大门的白甲护卫战死了一大半,他们深知后退必死,但是依旧退到了中厅门口,朱耀庭根本弹压不住,他一个人挡在最前面,奋力支撑。

         突然中厅房顶上掉落一把三尺三寸的宝剑,此剑是炼气修士御气杀敌的轻铁剑,非常轻便、锋利无比。

         朱耀庭本想接住轻铁剑,不料黑衣人已经蜂拥而来,他右手握着腰刀挥了一圈,杀死砍伤数人后,忙俯身拾起轻铁剑。四名聚力后期的黑衣人趁此机会,一起举刀砍向尚未站稳的朱耀庭。

         千钧一发之际,余晖道长从前厅御气飞身而下,在跃身跳上中厅房顶之前,数掌就击飞了四名偷袭的黑衣人。

         多数白甲护卫已经受伤,体力不支,都陆续进了中厅。

         朱耀庭身穿白铠甲、头戴白头盔,左手轻铁剑,右手重腰刀,拼死抵挡着冲过来的黑衣人,黑衣人围而砍削,他身受十余处刀伤。

         黑衣人头领丁卯见朱耀庭依旧悍然不退,忙约束手下人,道:“结阵。”

         十多名黑衣人不再包围朱耀庭,而是结成了“人墙”,前排蹲着三个人,专门攻击朱耀庭的下三路,中间四个人并排而立,或左右或上下又或者毫无规律地挥刀砍削,七人之后还有数人专门做包围突袭。朱耀庭一人难以支撑,被砍了数刀,有两刀正中胸口和腹部要害,他奄奄一息,被中厅内的护卫亲兵拖入了中厅之内。

         中厅虽然宽大,但是到处都有妇孺“栖息”。不知道外面的敌人会不会杀死妇女、老人和儿童。

         作为文明人,怎么能像小日本那样做出南京大屠杀呢?很快,李笑验证了一条真理,文明人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人都是一样的人。

         中厅内,朱耀庭大喝一声,“不要跑,跟我冲啊。杀了……”然后没有了声息。

         啊的一声尖叫,接着啊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由于烛光的存在,十多个黑衣刺客摸进了中厅,人太多,寻找不到白甲护卫,就开始乱砍乱杀,妇女儿童到处躲闪。

         屏风前的四名白甲护卫起先并没有移步,可是不忍妇孺惨呼,于是其中两名护卫,推开人群举剑加入了厮杀。

         杀红了眼的黑衣人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会利用妇孺东闪西避,很快就革杀了这两名冲上来的护卫。

         屏风前的这四名护卫是十名白甲护卫队长之四。接近大领导的差事,当然由小领导去做了。

         有几个黑衣人发现了烛光最亮的地方有一个屏风,他们一时也不敢冲过来,就开始小心谨慎地寻找人群中的白甲护卫。

         突然,绿茶脆声道:“快把蜡烛吹灭,快把蜡烛吹灭。”然后,伴随着数声惨叫,蜡烛一一灭掉了,中厅内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