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黎明黑暗
        马白羽得知了元阳城商帮的败询后,连夜在主事府召开了军务会议。

         会议之后,马白羽调动了元阳城内花钟贤私库里的利器——三千张神机弓和两千部神机弩。一批又一批的弓箭箭矢、弩箭箭矢被运往了城西十里的石羊镇集市外。三千名城防营士兵被要求继续包围石羊镇集市巡检司,五千名元阳卫士兵被勒令学会使用神机弓和神机弩。

         黎明最黑暗的时候,士兵和利器都安排到位了。

         马白羽想着花钟贤英俊的外表、逆袭的身世,不禁嫉妒万分。

         看着眼前的神机弓和神机弩,他心里又舒畅了起来,心道:你置备了三年的弓和弩,都是我的利器。哈哈……有了这些神机弓弩,我就是大宣国最有实力的大主事。我不要什么大宝藏,我不要什么家财万贯,我只要你去死。不管你有多少炼气修士,我的神机弓弩都会把他们射成一只只“刺猬”。

         ###

         李笑感觉黎明前的黑暗,比深夜的黑暗更黑暗。

         这大概是太阳光照射地球的角度不同、以及大气对太阳光进行了反射和散射等原因造成的。

         黎明前,石羊镇集市巡检司中厅的厅内和厅外点满了蜡烛、火把。

         三位医师正在给受伤的白甲护卫、妇孺进行治疗。

         李笑抱着那把三尺三寸长的轻铁剑,见剑柄上刻有一个“董”字和一个“昌”字,“董昌”大概就是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这把剑上要刻上名字?

         小胖子方成阳、大胖子平湖东、苗条的方雅、略黑的平俊都是官宦子弟,受到了较好的保护,都没有伤亡。

         他们围着李笑说了一些孩子话之后,被一位医师赶走了。

         李笑非常疲倦,但是他的后背受了伤,等了很久才有一位年近六十的夏姓老医者来为他上药包扎。

         夏姓老医者用剪刀剪开李笑的衣服后,发现李笑的伤口不但因为按压止住了流血,而且已经开始了结痂和愈合,他依旧用药水仔细地清洗了两遍长长的伤口,敷上了清凉的草药,然后他从李笑的背部开始缠绷带,雪白的绷带绕过肩膀、前胸和腹部,在腰上缠了两圈,最后结了一个活结。老医者的经验丰富、动作柔和,整个过程并不是太疼痛,但怕痛的李笑依旧“痛得”龇牙咧嘴。

         老医者见李笑非常害怕疼痛,笑道:“小伙子,你击杀坏人都不怕,怎么还怕痛啊?”

         李笑看了看老医者满脸皱纹的脸,心中叹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精神矍铄,真是不简单。“老爷爷,我从小就怕痛。”小时候生病了,宁愿喝苦药,也不愿意打注射针。

         “孩子,你心中怕痛,就会痛,这都是内心原因。”

         “老爷爷,你说的我知道,这叫心理暗示。”

         老医者没有弄明白李笑说的话,反而问道:“孩子,你从哪里来?你的父亲和母亲呢?”

         李笑一阵心痛,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受了这么重的伤,第一次动手杀了人,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第一次对生命如此热爱,第一次对食物如此渴望,第一次对爸妈如此思念,第一次感觉到了孤独。或许一个人经历了身和心的磨难后,才更懂得珍惜人生。

         李笑的鼻子酸酸的,几乎哭泣了出来,他摸了摸鼻子,擦了擦眼睛,对老医者道:“我来自红星村。我……”

         “你也是红星村的?我怎么不认识你?”

         李笑在心中一阵自问自答,想好了之后道:“我来自很远的地方,是被李大婶捡回红星村的。”

         老医者道:“我常年在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听差,偶尔回村。前几日给家里送米,回家了一趟。我的大儿子说李家的媳妇捡了一个孩子,就是你吧?”

         李笑学着古装剧的对话,道:“正是区区在下。”

         老医者又道:“大儿子说,你被村长交给了金牛镇集市巡检司。”

         李笑连忙顺口道:“我无罪,他们又把我放了。”放李笑出来的人是花钟贤。

         老医者咧嘴无声地笑了笑。

         李笑问道:“你知道二丫头和李大婶去哪里了吗?”

         老医者闭住嘴巴,严肃了一会儿,道:“二丫头被贤记商行买走了。”

         李笑大惊,失声:“什么是买走了?”说完就隐约地猜测:二丫头可能被李大婶卖给了贤记商行?“什么是贤记商行?”

         “坊间都说贤记商行的老板是元阳城的大主事,专门贩卖女童。”

         “大主事?哪个大主事?花钟贤吗?”

         “嘘,低声。”

         马白羽戕害男孩,难道花钟贤真的贩卖女孩?李笑在心中打定主意,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回二丫头。他又问道:“李大婶哪里去了?她那日走后就没有回来了。”

         老医者低头流出了两行泪,吸着鼻子道:“我听人说,有一个妇人在乐呵呵酒楼门外被店小二活活打死了。那个妇人可能就是李家媳妇。”

         听老医者这么说,李笑的大脑供血不足,“嗡”得一下,变得空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晃悠了一下,他的大脑回归了正常。

         巨大的担忧和深深的自责开始折磨李笑的内心,他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咬牙道:“为……什么?为什么?”

         “听人说,那个妇人最开始从乐呵呵酒楼里讨到了食物,后来这个痴傻妇人天天来堵门讨要食物,她不知道换一家酒楼去讨要,惹恼了乐呵呵酒楼的店主,店主令店小二驱赶她,后来就被打死了。”

         李笑气得直发抖,下意识地决定要替李大婶报仇。

         老医者又道:“据说,那个痴傻妇人执着于讨要食物,是为了给自己生病的儿子准备食物。”

         李笑痛苦地哽咽道:“乐呵呵酒楼的店主是孙图吗?”

         老医者擦了擦眼泪,疑惑地问:“这是秘密,你也知道?”公开的秘密就不是秘密。

         “我知道。”

         “孩子,不要哭泣啦。”

         “好。”

         “你虽然受了刀伤,却一点事情也没有。”

         “我可以快速恢复。”

         “他们说你是炼气修士?别看我一大把年纪了,见过的炼气修士不超过十个人。”

         “真的?”

         “是啊。孩子你好好地休息。我还要去那边救助治疗。”

         李笑忍住泪水道:“老爷爷,你快去吧。”

         李笑十分疲倦,他趴在床上,将睡未睡。

         二丫头真的被卖了?贤记商行的老板是谁?李大婶真的死在乐呵呵酒楼的门前?李笑陷入了沉思和痛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