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聚力御气
         满天飞的遗体逐渐变得越来越沉重,李笑则变得既痛苦又恐惧。

         很快这种情绪就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他想哭,他想大声地吼叫,以缓解这种痛苦和恐惧的情绪,可是他哭不出来,他吼叫不出来,甚至不能发出声音。

         这种痛苦和恐惧来自于身边熟悉之人的死亡。这个人刚刚用自己的身躯为他遮挡箭矢,这个人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他的生命。

         绿茶看了看红茶,又看了看李笑,然后看了看红茶,她放开“木乃伊”的一条胳膊,把他全部交给了红茶。红茶正呆呆地看着李笑。

         绿茶很体贴地抚着李笑的肩膀,用关心的、平和的语调,对李笑道:“不要哭泣,男孩子流泪就不好看了。”

         李笑泪眼朦胧,他近距离地看着绿茶那金色的头发、略带碧色的眼睛、有两个小酒窝的脸颊,竟然忘记了那种不好的情绪。

         余晖道长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可挽回了,快丢下满道长。我们要离开这里。”话毕,满天飞的遗体被他御气包围着,很快就形消骨化了。

         余晖道长轻喝一声,双手间挤压的空气噼啪噼啪地响个不停,然后空气防御球带着八个人双脚离地,飘了起来,慢慢升高,八个人飘出了巡检司。

         巡检司外、云梯上,成百上千的士兵,惊讶地望着空中,有一个士兵率先射出一箭,其他士兵就开始疯狂地射击漂浮中的空气防御球,飞矢蔽天如同雨下。

         空气防御球阻击、抵抗着弓矢和弩矢,极其不稳定,加上人多,余晖道长不得不把空气防御球降低到地表上。他看了看身旁的七个人,很想把那两个队长扔出去,但是他有时候心肠特别软,不忍杀生。他见红茶在以力御气,不断地加持着空气防御球的安全性,于是对李笑道:“你也搭把手。”

         李笑把手里的皮袋子挂在腰间后,问道:“怎么搭手?”

         “御气啊。”

         “我不会啊。”

         我的天啊,我的地啊,我的天地啊。一个炼气修士竟然还不会御气。余晖道长翻着白眼,道:“开什么玩笑?你不会御气,会聚力吗?”

         李笑双手合十,打开后,慢慢挤压双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开口问道:“我该怎么做?道长你说啊?”

         “你小子,搞什么鬼?你那样动一下手,就是聚力啊?”这家伙只知道聚力、御气的表面现象,不知道聚力、御气的本质及其产生的原因。

         “道长你说啊?我该怎么做?”

         “你看我怎么做的?”余晖道长边说边双手合十,迅速打开,慢慢挤压。

         李笑比葫芦画瓢。

         余晖道长气得要吐血,他把自己的手法放慢了一百多倍后,大声对李笑道:“你看我的手法。仔细看。”

         李笑本就离余晖道长很近,他见余晖道长双手合十后打开,然后打开的两手之间有无数次双手合十再打开的动作。

         李笑一下子就融会贯通了,锻体后的聚力、御气,原来是这样的:双手位置的变化产生运动,运动产生动力,动力聚集就叫聚力。聚力的过程就是手不断运动的过程。

         聚力产生能量,能量可以导引空气流动,空气流动就叫御气。李笑脑袋里胡想着这些,再次尝试着双手合十、迅速打开,重复着这个过程,速度越来越快。“百米九秒的速度”。

         李笑手酸了,手麻了,手快断了,他感觉双手间有了很大的力量,时而是真空一般的吸力,时而是铁块一般的阻力。

         李笑满头大汗,一下子就软倒了,一个护卫队长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他,道:“小心。”

         余晖道长的老脸都气白了,这家伙不懂装懂,一味蛮干,他放缓语气对李笑道:“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李笑诧异,这个世界也有马克思主义哲学?

         不远处,阴冷的声音响起,“用如此简单的御气防御功法,怎能抵挡神机门的弓弩?”说话的是令狐无病。

         令狐无病骑着黑面白牙的旱口獐,他身后跟着丁卯等十数人,他身侧之前有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身穿灰色袍子的男人,也骑着同样的旱口獐。

         在数千城防营士兵面前,他俩正明目张胆地骑着不被世人所容的坐骑。

         旱口獐面容丑恶,绿眼、黑面、白獠牙;体型丑陋,癞狗头颅、细长脖子,前肢略短,脚有利爪,尾巴极短,全身灰毛。它的鼻中和**里还能释放出有毒的黑色雾霾。又因为任何地方只要有旱口獐出没,那个地方就会发生水源枯竭、庄稼无收,发生连年大旱的天灾,所以大宣国从北域到南域、从林域到山域,都认为旱口獐是邪恶的动物,是带来凶兆的恶兽、邪兽。

         世人都讨厌旱口獐,真正见过旱口獐、认识旱口獐的人却没有几个。一般人只会错认旱口獐是一条奇怪的大狗。

         令狐无病的坐骑与金牛镇集市巡检司老铁的坐骑一样,都是旱口獐。

         旱口獐是冥山老祖豢养的妖兽,喂食了很多珍贵的药物,这种妖兽比野生的普通旱口獐的性能更加强大、性格反而更加温驯。它可以像人一样在平地上直立行走、奔跑,也可以在密林里跳跃,在树枝间滑行。实在是离家旅游快速行走、杀人灭口迅速逃跑的必备坐骑。

         朱耀庭攻破石羊镇集市巡检司之时,令狐无病率领二十二名元阳城商帮的护卫,进行了抵抗。战斗后,庚子等十多个投降者里面,只有令狐无病被花钟贤留了活口,其余被杀;同时被杀死的还有巡检司巡检正使全家。

         在商帮突袭巡检司、中厅夜战之后,为了防止平克虏杀害令狐无病,忌惮冥山老祖的花钟贤不得不暗中放了令狐无病。

         令狐无病是冥山老祖的徒弟之一,与马白羽是师兄弟,他逃出来后,立即潜入元阳城商帮张府,与结义兄弟张义锋商议对策。二人决定用重金聘请冥山老祖出面,击杀余晖道长,活捉花钟贤。

         二人议定之后,令狐无病骑着旱口獐,身带着两千两银票,去请冥山老祖。

         冥山老祖一百多岁了,头发、胡子、眉毛都是白色的,但是面容红润,四肢轻便,精力饱满,完全是一个老妖怪。冥山老祖与令狐无病奔到石羊镇集市,见到坐镇集市外围的马白羽后,坚决要求活捉花钟贤。马白羽见师尊亲自来了,只得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