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拜师学艺
        中厅屏风外,聚集了两个白甲护卫队长、方秋水、平克虏、余晖道长、满天飞等几个人。李笑见满天飞、余晖道长都在屏风之前,犹豫着要不要去拜师。

         绿茶传达着“木乃伊”的话,与众人商议投降之事。众人决定把老弱妇孺都放出去,以免他们受到了误杀。花钟贤让绿茶解释道:马白羽为了收买人心,断然不会当着八千名士兵的面,杀了这些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孺。

         商议定了之后,方秋水、平克虏就传达了大主事的命令,众多老人、妇孺先后出了巡检司,都被城防营士兵看管了起来。

         平俊走之前,拉着方雅,来寻李笑一起去投降。

         李笑看着明眸皓齿的方雅,想着其他男孩子咬过她润泽的红唇,就心中一阵难过,于是,他拒绝与平俊、方雅一起出去投降。

         在平家、方家的催促下,平俊、方雅都随着众人走出了巡检司,投降了城防营。

         花钟贤手下的主要人物,一直没有出来投降,这让城防营新任统领心浮气躁。

         城防营统领着急领功,就派出一队士兵去接管巡检司,可是遭到了十多名白甲护卫的拼死抵抗,这队士兵猝不及防,全部被杀。城防营统领老羞成怒,点齐亲兵,扬言杀尽已经投降的老人、妇孺。

         马白羽听完手下人的汇报之后,连忙派新任兵房主事孙图去核实投降者的身份,登记造册后,决定把平家、方家、杜家的直系亲属拘入元阳城大牢,当众宣布把无关紧要之人全部遣返,以示宽大处理,暗地里却指使令狐无极把无关紧要之人全部带向城南金牛镇集市西边的枣林岗,准备将他们全部予以坑杀。

         令狐无极是冥山老祖从北域带来的徒弟,为人沉默狠辣,无欲则刚。他正带着七十多名差役、役卒手持利刃,步行,押着一二百名老人、妇孺沿着官道向着枣林岗行进。

         庞大的队伍之后,跟着一名黑衣妇人和八名白衣女子;极远处的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向南二十里的树林里藏着两辆马车,马车前后也有二三十名白衣女子。

         ※※※

         石羊镇集市巡检司中厅内。

         屏风外,方秋水、平克虏闷坐着,两个白甲护卫站立着,余晖道长、满天飞端坐褥子之上运气疗伤。屏风内,“木乃伊”正在休息,绿茶正在打瞌睡,红茶正在为二人扇着扇子。

         偌大的中厅安静至极。

         李笑心中迷茫,不知道如何选择,是出去投降,还是继续留在中厅内?他知道外面有马白羽,于是安慰自己道:为了小基基的安全,我还是选择留下吧。我要去找满天飞,我要学例无虚发的飞刀技能。

         李笑走到满天飞身边,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并没有跪拜,而是诚恳地用双眼注视着满天飞。

         满天飞假装看不见李笑,李笑就走到余晖道长身前,诚恳地注视着余晖道长。

         余晖道长很是惊喜,刚要询问李笑,尚不及开口,就见满天飞拉起李笑的胳膊,飞一般地跑出了中厅。余晖道长需要保护睡眠中的“木乃伊”,不能去追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满天飞拉着李笑到了那间干净的偏房,他在路上飞奔的时候,踢飞了很多箭矢和弩箭,就像在草地上踢出了一条小路一样。

         不知道是由于重伤,还是因为兴奋,满天飞有些呼吸不畅,他微笑着盯着李笑,李笑会意,拜倒后,学着美猴王的语调道:“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满天飞连忙扶起李笑,道:“时间宝贵,不要做这些形式。我有一个愿望,你要是能够完成,我就收你为徒,并把一身的本事全都传给你。”

         “师父,你说吧。”李笑起身,恭敬地立于一边。

         尊敬自己的老师,才能得到老师的真传。不尊敬自己的老师,怎么可能站在老师的肩膀之上,看得比其他人更远?

         满天飞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长方形荷包,荷包上用白蚕丝线绣着一种花卉图样。他把荷包塞到李笑手里,道:“这是我这次外出的佣金,一共三百两,你要把这些银票送给我兄弟。”

         李笑看了看荷包上用白线绣得鸡冠花图样,问道:“你兄弟在哪里?”

         “泉城皮鼓集市……。”

         “……,很远吗?”

         “确实很远。”

         “太远了,我送不到。你还是让别人去送吧!”

         “这些银票只有交给你,我才放心。你先贴身收好,能不能送到,我都不责怪你,一切都看天意的安排。”

         看天意的安排,那就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师父放心,只要我能送到,就一定完成师父的愿望。”

         “你记一下地点,泉城皮鼓集市满家庄。”

         李笑口中重复了几遍。

         “你记住地点了吗?”

         李笑咧嘴笑道:“全城、屁股,鸡屎、满家装。我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我的兄弟叫满天星。”

         李笑道:“我记住了。你叫满天飞,你兄弟叫满天星。”

         “满家庄第十七代后辈众多,正房已买共有五人,分别是星、飞、云、散和满天碧。”

         李笑想起来了满文军的《懂你》:你静静地离去,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多想伴着你,告诉你我心里多么地爱你。……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只要你可以送到,就必须送到。你先发一个毒誓,必须完成这件事情的毒誓。”

         切,还来这一套,我不是纪晓芙、周芷若,你倒是灭绝师太了。“我不发毒誓。”

         满天飞有些诧异,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好吧。我替你发个毒誓。我徒弟李笑,要是不能把荷包送到我兄弟满天星手里,就让他……”

         “哎,你住口,你要是胡说八道,我就不拜师了。”

         满天飞受了伤,也就不再说什么,他嘴里嘀咕了几句后,又从怀里拿出那本书,对李笑道:“这本《满天飞刀》是我此生炼气的心得体会。你要尽快熟记背诵,然后再把这本书烧掉。……”

         心得、体会?这两个词很熟悉、很现代化。李笑接过《满天飞刀》,翻了两页,顺口问道:“师父,为什么要烧掉你的墨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