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回音谷主
        龙蜥得到命令,跳出灰猿的袭击范围,昂着巨大的蛇形头,朝天张着巨嘴,发出一声深沉的龙吟,接着,柔韧的骨骼舒展开来,褶皱的皮肤舒展开来,厚实的黑色鳞片也舒展开来,整个身体陡然间暴涨了三倍,头上也凸起了一对小角,它双眼血红,目光若电,令人胆寒。

         龙蜥变化后,形似五爪黑龙,它体重几乎不变,体积却增大了三倍。物体的浮力与它排开气体(液体)的体积成正比。体大身轻的龙蜥悬浮在空中,或上下翻滚着身躯,或左右摇摆着身躯,对着灰猿怒目而视。

         灰猿四肢着地,抬头用红色的大眼睛瞪着空中的龙蜥,双眼迷茫,有些疑惑。

         龙蜥发出呼呼的呼吸声,长吟一声,抬着两只前爪,从空中抓向灰猿,灰猿向右躲闪不及,被龙蜥一爪抓伤了左脸,鲜血直流。

         无知无畏的灰猿低吼一声,冲向浮在空中的龙蜥。胸有成竹的龙蜥居高临下,等到飞奔中的灰猿靠近,一条尾巴像鞭子一样抽向了灰猿的头部。灰猿动作停止,轰的一声,倒地不起。

         树屋里的男人,正是回音谷谷主花钟贤,同时他也是大宣国元阳城的大主事,元阳城方圆几千里,都属于他的辖地。此时他正搂着一个金发女孩,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观看着龙蜥与灰猿的战斗。

         他望见龙蜥变身成五爪黑龙的外形,就知道不妙,没想到只有两个回合,龙蜥就把他用神药精心喂养的铁臂灰猿——高阶前期的妖兽——打败了。他心中无名火起,暗暗道:“龙蜥主人,哼,秦炎,秦老头,等你快一年了,你终于从山里出来了。”

         他又见十丈的龙蜥又变成了三丈多长的样子,不禁眼馋。心中叹道:这会变化的神兽就是比妖兽厉害。宣明的南域虎、皇太后的九彩锦鸟即使变身两次,也未必是龙蜥变身一次的对手。

         精瘦老者的龙蜥是可以变化的黑甲龙蜥,相当罕见,濒危动物,几乎就是孤品,所以非常昂贵。南域虎、九彩锦鸟也很昂贵,但是数量却不少。

         精瘦老者原来在大宣朝堂里当权时,地位相当于宰相,位极人臣的他非常清廉,家里没有什么余财,最值钱的物什就数他的宠物——神兽黑甲龙蜥,他的绰号“龙蜥主人”正是来源于此。

         龙蜥主人见龙蜥把灰猿击败,又见回音谷内一片狼藉,才觉得今日之事,未免鲁莽。心道:还好我与花钟贤都是中域帝都道宗的弟子,同出一门,料想他也不会斤斤计较。

         大宣国七域道宗的各派分支都是道教的变异,但又与道教有着根本的区别。

         龙蜥主人通过感知空气波动,探知到远处的大树后躲着两个人,等了一盏茶的时间,不见树后的人出来,于是朗声道:“花谷主,为何不现身相见。老夫当面致歉。”

         花谷主见龙蜥主人出口相邀,便笑着接口道:“哈哈,秦阁老客气了。”

         龙蜥主人感知到大树后的两个人在窃窃私语,随后一个人悄悄远去了。过了一会儿,龙蜥主人见远处的大树后只走出来一个人,那人是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他身材高大结实,神采飞扬,眼睛明亮锐利,意气风发,鼻子高挺秀美,自信豪迈,正是回音谷花谷主花钟贤。

         花谷主哈哈笑着接完话,就已经跨步到了龙蜥主人的面前,他看着靠在断树枝干上、依旧昏睡的少年,试探着问道:“这个短头发的孩子……”

         龙蜥主人略略呼了一口气,道:“昨日九星连珠,时空洞府吸来了一个大活人。”

         花谷主惊讶不已,明白眼前的少年来自另一个时空。他细看了几眼李笑,就对李笑毫无兴趣了,道:“秦阁老的龙蜥坐骑果真不同凡响,晚辈算是大开眼界了。”

         “若不是龙蜥变身,根本不是铁臂灰猿的对手。”

         “秦阁老,你得到可以变身的神兽,真是羡煞旁人了。”

         花谷主应该称呼龙蜥主人为“师叔”,但是帝都道宗弟子众多,两代弟子之间没有太深的交情。这就如同一个学校的两届毕业生,不是同班同学,能有多少交情可言。而且朝廷的政治斗争中,龙蜥主人已经败北,而花谷主正是其政敌陈阁老的女婿的贴身护卫。

         龙蜥主人没有理会花谷主的恭维,岔开话题,由衷赞道:“一年不见,花谷主,风采依旧,让老朽很是羡慕。”

         “哈哈……一岁年龄一岁人。岁月不饶人。”

         “岁月首先饶不了女人。”

         花谷主一愣,心道:据说,秦老头从来不谈女人,今日怎么说起了女人。我试他一试,笑道:“经历过岁月的洗礼,有了阅历的女人,才更懂得如何欣赏男人。”

         “有了阅历的女人,暮气沉沉,哪有小姑娘可爱。”龙蜥主人想到对自己非常崇拜的小孙女,不禁脱口而出道。

         花谷主嘴角坏笑,调侃道:“秦阁老在帝都皇城里,耳濡目染之下,数十年不近女色,想不到如今处于深山之中,反而喜欢小姑娘?”

         “……”龙蜥主人久在朝堂,却不是口若悬河之辈,他明白不知道如何应答的时候,少说话是明智的选择。

         花谷主呵呵笑道:“少年的时候向往优雅丰满的成熟女人,中年的时候喜欢体态丰韵的少妇,老年的时候沉迷于天真无邪的少女。”

         龙蜥主人无奈点点头,道:“花谷主对女人很有研究啊。”其实他懒得听花谷主的风言风语,可是今日弄乱了回音谷,又不能说走就走。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与少妇过招,切磋武艺吗?”龙蜥主人尚未回答,花谷主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又道:“被调教后的少妇,功夫好,比较积极,自己还会动,很多姿势都已经练出来了,有些天资好的,还能创造出很多新招数。”

         龙蜥主人颇为尴尬,打断花谷主的话,道:“老朽觉得男人女人还有很多正经事情做,比如说建设国家,帮助邻里,生育孩子,……”

         “对呀,男人与女人之间,最正经的事情就是生孩子。生孩子就要谈情说爱。”

         “咳咳,如此说来,花谷主刚刚一定是躲在树屋里,与红粉知己谈天说地啦。”

         “人生得意须尽欢。”

         “花谷主得意尽欢的时候,却让你的铁臂灰猿招待我的黑甲龙蜥。哈哈……你看回音谷里被咱们的两个孽畜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花谷主假意四周看了看,心道:秦炎会不会知道我与月儿的私情?哈哈笑道:“无妨,这回音谷内只是铁臂灰猿的安歇之处,平时不会进来半个人影。”

         龙蜥主人松了一口气,把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问道:“谷内不是还有一个聋哑的小丫头吗?”

         “现下有六个小妖精了。”

         “六个?”龙蜥主人不想与花谷主多说废话,勉强应答着。

         “除了最开始的那个是我恩人的女儿外,其他都来自中域之外。”

         龙蜥主人本来要到中域元阳山道宗大殿,把李笑交给他的师弟无尚仙长抚养,可是为了喝水解渴,路过回音谷,造成黑甲龙蜥与铁臂灰猿大战了一场,他见灰猿还没有醒过来,心道:不剜一块肉,怎么好意思就此脱身。他打量着李笑,发现李笑面白如纸,几乎没有任何呼吸。

         “花谷主收养的女孩子,必然是万里挑一。我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了?”龙蜥主人边说边走到李笑身边,用手指压了压李笑脖子上的大动脉,发现李笑脉搏虚弱,不禁摇了摇头。

         见地上的李笑即将死去,龙蜥主人心道:你小子,运气太差了。你离奇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又将不明不白地死去。人活一世,出生偶然,死亡必然,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哎,我这一个多时辰在干些什么啊?就因为送这个小子,龙蜥把灰猿打伤了。

         龙蜥主人目光炯炯,他看看花谷主,又看看昏迷不醒的铁臂灰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两只宠物互殴,其中一只宠物受了重伤,爱宠受伤的主人怎么会轻易罢休?

         进退两难之下,龙蜥主人咬咬牙,从袖中拿出来一个精致的暗黄色小葫芦,倾斜着小葫芦,在左手掌心里倒出来葫芦里的唯一一颗红色丹药。他把玻璃球般大小的丹药掰成一半,准备送到李笑嘴里的时候,略一沉思,心道:体质太弱,药量太大,服用后立即就致死了。他又把两半丹药分别分成了两份,把四份丹药中的一份送到了李笑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很快就渗入了李笑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龙蜥主人离开李笑,走到灰猿嘴边,收好小葫芦的同时,把剩余四分之三的红色丹药弹进了灰猿喉咙里。

         花谷主对前任首辅殿阁大学士比较了解,他对谷内倒了几棵树、灰猿受伤昏倒的事情并不是太在意,他一直静观不言,就是想看看龙蜥主人如何收场。他见龙蜥主人从袖中拿出来一个小葫芦,葫芦口朝下,在手掌心里倒出来一颗红色的丹药,立即就猜到那是一颗以红雪草的根尖为主要原料炼制而成的红雪神丹。又见龙蜥主人把无价的丹药分别喂给了短发少年和自己的灰猿,自视甚高的花谷主也不禁惊骇万分。

         花谷主惊讶地道:“使不得,使不得。”

         龙蜥主人哎了一声,道:“只是一颗红雪神丹而已,可以使铁臂灰猿早日康复。”

         “这真是铁臂灰猿的造化好。一粒红雪神丹就能让它提升一阶境界。多谢秦阁老。”

         “无妨,同门之谊,不用客气。不过,红雪神丹的药效不稳定,见效比较慢。”

         “正是因为药效不稳定,才更加弥足珍贵。”

         “需要十天多天的时间,才能彻底改造铁臂灰猿,使它脱胎换骨。”

         “树屋里有新到的毛峰茶,阁老要不要移步去品尝?”

         “天色不早了。我急着把这个小孩子送到元阳山道宗大殿。改日我请你喝酒。”

         花谷主打量着李笑,道:“这孩子的体质不行,即使用道宗秘法去修炼,恐怕也不会有所成就。”

         “他没有炼气的根骨,送到道宗大殿,也就是让他有个善终而已。”

         “元阳山道宗大殿离这里很近啊,夏天白昼时间长、黑夜时间短,还有一个时辰太阳才落山。你我同品三盏茶之后,时间依旧赶得及。”

         “哈哈……我看一定是上好的毛峰茶。”

         “好不好,还得请秦阁老自己来品鉴。”

         “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茶”,有多年茶瘾的龙蜥主人看了看尚未偏西的太阳,道:“那我就与花谷主,品茶看日落余晖。”

         “阁老,请随我来。”

         龙蜥主人笑道:“且让我安排龙蜥去代我跑一趟。”他走到李笑身边,见李笑没有醒来,就心道:你误入这个世界,到了我的时空洞府,就是与我有缘,如今你和我缘尽于此,此生不可能再相见了。

         他唤来盘卧在一边的龙蜥,把李笑绑在龙蜥背上,对着龙蜥的耳边道:“把这个孩子送到元阳山道宗大殿,交给我师弟。”

         老者催促龙蜥离开的同时,突然心中叹道:炼制一枚红雪神丹,需要我耗费数月时间,在冰域寻找红雪草。哎,就因为这个小孩子,让我白白舍弃了一枚上品神丹。

         见龙蜥走后,龙蜥主人对花谷主道:“铁臂灰猿还没有醒过来?”

         花谷主摆摆手道:“了不起重伤,要死哪有这么容易。”龙蜥主人感觉很熟悉花谷主的这句话。

         花谷主又道:“阁老赐给它吃了红雪神丹,铁臂灰猿不但死不了,还能突破到高阶中期的境界。”

         “如此也好。”

         “阁老,我们去伞树那边吧。在树屋的第九层,赏花饮茶、饮茶赏花,再吹吹谷口风,会别有一番情趣。”

         “品茶之时,还可以看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