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圆台山顶
         龙蜥驮着昏迷的李笑在山路上蜿蜒而行,速度不是很快,过了半个时辰,才爬到那座圆台形状的山峰脚下。山路几乎是盘旋着延伸,一直通到圆台山顶之上。

         圆台山顶上已经没有绿树成荫的景色了,山顶的树木反而更加干枯,偶尔有野生的紫荆花长在枯死的密林之下,花枝也都是干枯的。

         阳光已经西斜,昏黄的阳光透过枯树的枝杈、黄叶,斑驳地、成带状地散布在砂姜黑土之上。

         数千米的高空中有一个黑点在移动,那是一只老鹰在回旋翱翔。

         龙蜥在圆台山顶的小路上,悠闲地爬行着,马上就可以沿着盘山路下山。突然,它放慢了脚步,警惕地抬起巨大的蛇形头,血红色的大眼睛寒光闪闪,红舌头试探着空气。又爬行了一丈有余,龙蜥停了脚步。危险就在前面的密林里。

         前方密林通向山下的山路旁埋伏着三个人:一个老者,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中年妇女。

         隐在林中的老者是海域西度部落的勇士,除了牙齿是白色的外,全身皮肤乌黑,他赤裸着上半身,瘦骨嶙峋、瘦肌如柴。他躺在地上,正在闭眼遐思,其身后伏着体长近三米的灰黄色坐骑——尖刀恐猫。

         林中的中年人是一个白胖子,他来自林域黑城,非常怕热,此时已经汗流浃背,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气喘吁吁,其坐骑——体型巨大、重达千斤的妖兽——披甲猪也是气喘吁吁,黑色的披甲猪伸着舌头,正在呼呼喘着粗气。

         白胖子坐在地上,埋伏于左侧,时不时地看向右侧的树林。

         右侧的树林里,中年妇女跪坐在一棵树后,淡粉色的宫衣,白色的织锦腰带,前胸凸出,腰身丰满,臀部肥大,发丝束起盘在头顶,插着精致的金钗。其身侧卧着一只梅花鹿,鹿首有雄伟的四叉利角。两对角上各挂了一只巴掌般大小的铁制灯笼。

         这三个人都是花谷主用能言青鸟招来的。能言青鸟像鹦鹉一样,具有对趾型足,两趾向前,两趾向后,其脚爪善于抓握。能言青鸟的大小外形如麻雀,全身青绿色,能重复人类的语言,还能长时间记忆人类说过的话。

         这种来自海域南度部落的神兽,比绿衣使者——鹦鹉——更为奇特,它们非常具有“责任意识”,为主人传递消息“不遗余力”,几乎没有任何差错。

         当花谷主在回音谷里发现龙蜥主人的时候,喜出望外。推断出龙蜥主人要去元阳山道宗大殿,他知道自己必须在远离道宗大殿的地方设伏擒杀龙蜥主人。

         在龙蜥与铁臂灰猿刚刚分出胜负的时候,他就让身边的金发少女潜回“喜雀巢”,放出能言青鸟,让能言青鸟把消息传给元阳城里的手下人:速向回音谷来,路上伏击秦炎。龙蜥可以变身,非常凶恶,铁臂灰猿不是其对手。城内没有外出的高阶炼气修士全部出动。

         另一面他又诓骗龙蜥主人来树屋喝茶,看能不能伺机用毒;如果拖延到黄昏,他还可以放出养在树屋第一层的小虫子,去袭击龙蜥主人。

         在第一层养的小虫子被称为“食肉夜虫”,它们来自海域夜鬼国,昼伏夜出,喜食人肉,非常凶恶。有食肉夜虫存在的黑夜,是不同于白天的另一个世界。

         花谷主实力不济,挂着三十三阶炼气大宗师的名号,其实连三阶炼气师的境界都达不到,所以一年前他就备好了毒药马檗和食肉夜虫,并且高薪招揽了几位炼气高手。

         中年妇女是花谷主调任元阳城后的新宠熟女,她得到能言青鸟的口信后,就令两个宠爱的小丫头请来黑瘦老者和白胖子。按照花谷主的吩咐,也请了元阳城副大主事、兵房主事马白羽。四人商议后,没带任何护卫,就向着回音谷疾奔。

         黑瘦老者骑着尖刀恐猫、白胖子骑着披甲猪,中年妇女骑着雄鹿,马白羽乘着自己的恨狐巨鹰在高空中搜查。

         马白羽是帝都皇城人氏,自小就豢养了一只北域恨狐鹰,他与花谷主同是陈阁老的女婿的护卫,后来跟着花谷主调任元阳城,任元阳城副大主事,兼任兵房主事。他乘坐在巨鹰背上,利用巨鹰的犀利眼力,居高临下,寻找过路的龙蜥主人。

         尚不及圆台山的脚下,巨鹰就发现了龙蜥。于是四人急忙在圆台山下山的路口,选择了一个最不适合攻击的地点,进行了埋伏。

         埋伏之前,白胖子骑着自己的宠物猪,猪不停蹄,好不容易才能跟得上其他四位的速度。大热天,他看着女人圆润的背影,想着女人丰硕的胸脯,就变得更加地心浮气躁。

         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背影,美丽动人的背影总能勾起人的情绪,或是惊艳,或是心动,亦或是心烦气躁。

         等了一会儿。远远地,他望见龙蜥背上有一个人,就误以为是龙蜥主人,又见龙蜥停了脚步,不再前进,就又误认为自己暴露了行藏。暴怒至极之下,他不管自己的同伙,就对着披甲猪,轻喝一声:“猪胖子,冲。”

         萌萌的披甲猪看着气急败坏的白胖子,隔了两秒钟时间,才嚎叫着冲向白胖子目光所及之处的黑甲龙蜥。

         龙蜥沉着镇静,伸着舌头不断地感触着前方多处的空气波动,它收集着危险的气息,感知着危险的距离,准备着危险的到来。

         披甲猪第一个冲向龙蜥,龙蜥不急不忙,等披甲猪的鼻子和獠牙撞到它的一霎那,才轻巧地躲开撞击。

         质量越大,惯性也越大。披甲猪冲劲太大,由于惯性,控制不住,滑动了很远,尚来不及转身,屁股gang门附近就挨了龙蜥一爪。

         痛乎,惨乎,血肉模糊,披甲猪的臀部已经鲜血淋漓了。

         黑瘦老者不甘人后,早已放出了尖刀恐猫,但是尖刀恐猫并没有直接冲向龙蜥,它在林中极其谨慎地、悄悄地潜行着。

         中年妇女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她心道:它这么轻易就痛击了中域十二妖兽之一的披甲猪!至少已经到了高阶前期的境界。还好,上个月月初,我练到了御火术中后期的境界。

         中年妇女与全身白衣的马白羽都是花谷主的身边人,并不急着出手立功。二人也想看看中域妖兽的实力。

         第一回合,披甲猪就受伤极重。凭着坚硬的如同盔甲一样的猪皮,它抵抗住了龙蜥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缓了一口气,它后退几步,用坚韧有力的鼻子全力地向着龙蜥顶击了过去。龙蜥快速地在猪脸猪耳上抓了几爪了后,被披甲猪撞飞了三丈有余。

         龙蜥被撞飞之后,李笑重重地摔到了树枝上,然后连续压折了几个小树枝,才掉到了地面上,竟然还是没有醒过来。

         龙蜥顾不上李笑,它只能挡住敌人,压低身躯,等着披甲猪再次的顶击。

         披甲猪全身的毛皮犹如钢铁盔甲,它见龙蜥的钩爪对它起不了攻击作用,就更加有恃无恐。又由于gang门受伤,披甲猪变得极其狰狞,它嚎叫着再次顶向龙蜥。

         砰地发出一声巨响,龙蜥被披甲猪重重地撞上了。体轻的龙蜥被撞击后,在地上滑行着后退了三四丈,才停下来。

         披甲猪一鼓作气,在龙蜥后退着滑行的时候,它又紧跟着撞击而去。

         然而,披甲猪尚未触及龙蜥,就倒地而死。原来龙蜥在后退的时候,用它的尾巴刺入了披甲猪的眼睛,直达披甲猪的颅内,击碎了猪脑。

         钢鞭一样的尾巴还没有从披甲猪的头颅里抽出来,龙蜥就被体型小它三倍的尖刀恐猫咬住了后脖颈。尖刀恐猫善于潜伏,一击致命。它偷偷地靠近龙蜥,然后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咬住了龙蜥的后脖颈,它尖刀一样的牙齿咬穿了龙蜥的黑甲,牙齿深入脖颈肉内,几乎切到了龙蜥的脖颈骨。

         龙蜥蜷缩身躯,抽出了尾巴,接着把整个尖刀恐猫紧紧地缠了两圈,越收越紧。

         尖刀恐猫呼吸困难,马上就要被缠死了,不得不松开如同尖刀般的两排牙齿。它在地上疯狂地打滚,想迫使龙蜥松开缠绕。

         龙蜥的后脖颈肉烂血流,受伤颇重,主动地拉开了与尖刀恐猫的距离。

         尖刀恐猫跃身而起,后退了几步,把嘴巴贴近地面,用凶狠的大眼睛瞪视着龙蜥,没有再进攻,也没有再潜藏,它在等待。因为它知道被它咬过的猎物,都会身受重伤,进而因血液流失会变得虚弱。

         很快,龙蜥就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尖刀恐猫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向着龙蜥一步一步地逼近,逐渐地给以威压,寻找着最佳的攻击瞬间。

         然而,此时的龙蜥发狂了一般,它艰难地昂着蛇形头,张开巨嘴,发出了一声深沉的龙吟后,它的骨骼、皮肤、甲片都舒展了开来,身体突然膨胀了三倍,头上长出了一对骨质小角,它脖子上的伤口相对也就变得小了很多。龙蜥四肢悬空,摇摆着巨大的身躯。黑甲龙蜥在没有龙蜥主人的吩咐下,自行变了身。

         尖刀恐猫眼见龙蜥变身,惊吓之下,停住脚步,忘记了趁机进攻。它全身原本紧贴在身体上的皮毛,现在全都立了起来;又粗又长的尾巴依旧棍子般垂在身后,全身健壮的肌肉更加突兀着。

         白胖子见披甲猪身死,气愤难耐,又见龙蜥变身龙形,惊恐之下,胸中的怒火被后背上阵阵凉气所取代。肌肉收缩,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中年妇女吃惊之下,立即取下雄鹿角上的一只灯笼,拿在手里。

         高空中的马白羽见情况不妙,立即催促恨狐巨鹰加入战斗,巨鹰没有扇动翅膀,利用风力和气流,俯冲而下。

         尖刀恐猫观察着已经变身的神兽龙蜥,迟迟不敢出击。龙蜥浮于空中,摆动着十丈的身躯,居高临下,开始冲击尖刀恐猫。

         身长只有一丈的尖刀恐猫灵活地左右移动,成功地躲避了多次的攻击,却没有躲过龙蜥尾巴的扫击。钢鞭一样的尾巴把尖刀恐猫抽打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此时,空中的恨狐巨鹰正好从空中俯冲下来,双爪抓住了龙蜥的背部,鹰喙使劲叨向龙蜥的“七寸”。

         躲避不及的龙蜥被巨鹰的利爪抓住了,又被鹰喙在躯干上啄了一个血窟窿,它极力扭转身躯,想摆脱比自己略小的巨鹰的攻击,可是巨鹰的翅膀太强健,巨鹰的脚趾太强健,巨鹰的勾爪太锐利,龙蜥根本摆脱不了背上的攻击。

         巨鹰背上的一个瘦小的白衣汉子已经跳下巨鹰,越过龙蜥,冲向“龙蜥主人”,他抽出自己的佩剑,挡在胸前,看见躺在地上的只是一个短发异服少年,并不是龙蜥主人秦炎。

         巨鹰拍打着宽大的翅膀,保持着身体平衡,双爪紧抓龙蜥不放,又几次缩回头猛地叨向龙蜥的要害之处。

         鹰鸣声与龙蜥的呼呼声交织在一起,振动着整个圆台山顶。

         龙蜥不是蛇,它被巨鹰的喙啄了数个血窟窿,依旧挣扎不已。它的尾巴多次刺向巨鹰,都没有给巨鹰造成太大的威胁。

         身形相对较小的尖刀恐猫找准一个机会,咬住了龙蜥的尾部,竟被龙蜥的尾巴带动着无规则地摆动。

         龙蜥与巨鹰、恐猫争斗着,始终处于不利的地位,又被巨鹰啄了五六处伤口。随着山顶的枯树被压倒、碎裂,龙蜥与巨鹰、恐猫战斗的范围越来越大。后来,它们从圆台山顶直直地滚到了山腰,依旧战斗不息。

         抚着死去多时的宠物猪,后背上的阵阵凉气被满腔的怒火所取代,由于悲痛,白胖子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红色。他见巨鹰、恐猫与龙蜥正在山腰异常激烈地搏斗着,嘶吼声震耳、撞击声发聩。

         白胖子身后的黑瘦老者靠在一棵树干上,很平静地目视着不远处的战斗。中年妇女早已点燃了两只灯笼,放在身前满是枯树叶的砂姜黑土之上,非常警惕地看着这场殊死搏斗。马白羽不怎么关心恨狐巨鹰的战斗,他正提起短发少年,正慢慢地走向中年妇女。

         白胖子见龙蜥即将被巨鹰啄死,满腔的愤怒喷薄而出,他迎向马白羽,打量着昏迷中的李笑,很想一掌拍死李笑。

         马白羽见白胖子面色不对,笑道:“张护卫,这只是一个孩子,要交给花大主事。”黑瘦老者讥笑道:“把这个孩子交给张护卫吧。他正好可以杀一个孩子立功。”

         白胖子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他直勾勾地看着黑瘦老者,见黑瘦老者后退了一步,怒火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动了动嘴唇,叹了一口气,心道:欺软怕硬,杀害孩子是无耻小人才做的事情。我的披甲猪已经死了,颜面何存!还是回林域打猎度日吧。他看着中年妇女的美目,谦虚地道:“花夫人,还请你用火……”

         中年妇女不待白胖子说完,对他点了点头后,双手交错,就使披甲猪着起了火,很快披甲猪就烧成了炭和灰。

         黑瘦老者闻着披甲猪被火烧的气味,很想出言说话,被中年妇女用目光制止了。马白羽看了看眼含泪水的白胖子,把要说的话忍了回去。

         四灵教朱雀大护法擅长用火。这位中年妇女是朱雀大护法的徒弟之一,闺名“凤凰”,是元阳商帮帮主的干女儿,是双阳商帮帮主之子的前妻。三年前,她跟了华谷主之后,人称“花夫人”。

         凤凰自小炼气,三岁就成为一阶炼气师,五岁就可以操纵一粒花生米,二十二岁就已经可以御火成龙形,天资聪慧的她在干爹、前夫、花谷主的巨大财力帮助下,四十多岁就跨入了三十七阶炼气大宗师的境界,她的“御火之术”已经到了炼气大宗师境界的极致,只不过她尚不能掌握让空气持续自然成火的诀窍,为了防止对敌时,点不着火,就在自己的坐骑——梅花鹿的角上挂了两个铁制小灯笼,以便在灯笼附近以力御气、以气御物进行燃烧,达到御火攻敌的目的。

         中年妇女知道白胖子对自己有色心没色胆,虽然她不喜欢白胖子,但是很喜欢他用色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有男人喜欢自己,对于任何中年女人来说,都能极大地满足虚荣心。

         当白胖子开口相求的时候,她不等他说完,就帮助他处理了披甲猪的尸体。

         死了宠物猪的白胖子内心难过,他团团拱手后,没有再说一句话,大步走入树林里,不见了。

         山腰上,龙蜥已经落败,性命垂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