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摘录2 道长疯癫
        温道长道:“师兄,你瞧,对面的白头翁,受伤不轻。”

         毛道长道:“他的头发白了,不一定就是老翁。”

         “头发白了,难道不是老翁?”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少年白吗?”

         “我靠,你抬杠,是不是?”

         毛道长怪声怪调地道:“师弟,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你嘴巴才不干净呢。”

         “有的人天生就有白头发,有的人因为心情郁结、精神紧张使头发由黑变白,有的人因为操劳过度使黑头发变成白头发,有的人食用了……。”

         温道长道:“停,停,你烦不烦?”

         “师弟,我只是想让你明白:那个人的头发白了,不一定就是老翁。”

         “我靠,你又要抬杠,是不是?”……

         ###

         李笑抬头看了看红茶,把两根手指立在嘴唇前,对着余晖道长做了一个轻声的动作,笑道:“你不也在看人家大姑娘的屁股吗?”

         “我……”

         “我什么我,你不看人家的屁股,怎么知道我在看人家的屁股?”绿茶噗嗤笑出了声,红茶看了看绿茶和李笑,没有任何表情。

         余晖道长无可奈何地道:“小崽子,你……”

         “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余晖道长用右手摸着李笑的短发,心道:这小子说话一套一套的。

         毛道长对余晖道长道:“男人的头,女人的脚不能被乱摸。”余晖道长连忙松手,对元阳山道宗的炼气修士肃然起敬。

         温道长驳道:“师兄,你来告诉我,女人的哪里可以被乱摸?”

         “女人?我在说男人。”

         “你刚才说女人的脚不能被乱摸。你告诉我,除了脚,女人的哪里可以被乱摸?”

         “握草,你听不懂我说这话的重点吗?”

         “哎,师兄,你怎么又骂人啊?”

         “我没有骂人啊。”

         “你骂了。”

         “我没有骂。”

         “你真骂了。”

         “我真没有骂。”

         “我靠,你健忘是不是?”

         “哎,师弟,你怎么骂人啊?”

         “我没有骂人啊。”

         “你骂了。”

         “我没有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