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铁臂灰猿
        龙蜥爬下最后一座万仞高山,在精瘦老者的示意下,正好落在山谷里的涧溪之中。

         溪流清澈,可以饮用,两人一兽喝水解了干渴。精疲力竭的李笑喝了水之后,模糊的思维慢慢有了恢复。

         山谷正中向两边崖壁的宽度都在十七米以上,谷内生长了很多大树。

         大树的树枝、树叶虽没有越过山谷崖壁,却基本遮住了阳光,只有偶尔几束阳光能够透过树林,在谷底的地上形成了斑驳的亮点。

         龙蜥灵活地在山谷树林里穿行,即将到达山谷出口之时,谷口传来了一声愤怒的猿啼声,十分之一秒后,山谷里响起了声音更大的回声。龙蜥听到猿啼声,稍稍放慢了速度,在没有得到老者授意的情况下,龙蜥又向山谷出口爬行了数十米。

         精神、力气消耗已尽的李笑,终于等到龙蜥停下了脚步,他睁着惊恐的眼睛,发现山谷出口处有一只庞大的灰色人猿。灰猿像人一样站立时有七八丈高,全身灰毛,没有尾巴,下肢粗壮,上肢长过膝盖,颧骨突出,两只红灯笼似的眼睛泛着凶狠的寒光。

         树屋里的男人和女人正在鼻子对鼻子、嘴巴对嘴巴,难解难分,听到灰猿的警示,丝毫不受影响,起劲的兴头上,连咒骂都没有。

         男人正处于只注重眼前,不顾其他的关键时刻,于是用秘法传音给灰猿,让灰猿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挡闯入者。

         所谓秘法就是指妖兽对自己的主人有心灵感应。这种心灵感应主要来自妖兽的特殊本能,如收集分辨主人的气味、语言声音、表情动作等。这个时空里,一出生就被人类用药物豢养的特殊禽兽,都有机会变成对主人忠心耿耿的妖兽、妖禽。

         灰猿接到命令后,巨手拍在一座小山上,把一座小山的顶部完全拍成了一堆一堆的石块。灰猿像人类单手抓篮球一样,抓起一块一二百斤的石块就胡乱地投向龙蜥。

         龙蜥镇静自若,伸出舌头,收集着空气里的气味,感触着空气的波动。它的尾巴“啪啪”地拍打着地面,似乎正在掌握进攻的节奏。

         老者目光炯炯,见石头飞到面门,早就打开合十的双手,发力推向石块。突然,激射中的石块由内向外爆裂而开,碎成了极小的石子和石灰。

         碎石砸落在李笑身上并不是太疼,但石灰粉末却呛得他咳嗽数声。

         灰猿见石块爆裂,就恼怒地啼叫数声,原声加回声,震彻整个山谷。近处的树枝折断,远处的树叶掉落,这正是声音在特殊环境下的威力。

         灰猿双手各抓起一块石块,狠狠地扔向龙蜥背上的老者,接着又抓起两块石块也使劲地扔向老者。

         老者端坐不动,咬牙挤压双手,见石块飞来,左手发力击向一块石块,右手发力击向另一块石块,前两个石块倒飞出去,撞击在后面的两个石块上,石块相撞,发出了震天动地的碰撞声,犹如炸雷一般。

         灰猿的远攻手段有限,它使出全力机械地向老者扔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都被老者轻巧化解了。

         经久不歇的“炸雷”声,让“喜鹊巢”里的女人兴致全无,女人使劲推开男人道:“我还是走了吧,让人看见了不好。”

         男人喘着气,含情脉脉地道:“月儿,好不容易见你一面,我还没有尽诉肺腑之言。”

         “来日方长。”

         “夜晚狼群多,你一个人走,不安全。”

         “我在天上飞。”

         “夜鹰也多,还是别走了。”

         “不了。”女人把红色的衣裙、凌乱的头发整理好后,甩开男人搭在腰间的手,不顾男人的挽留,走到“喜鹊巢”外,唤来一只体长三四米的七彩鸟,乘鸟而去。

         这只七彩鸟形如黄雀,羽毛却五颜六色,它的鸟喙洁白坚硬,喙嘴四周是红色的羽毛,喙嘴之下是像围脖一样的半圈黑色羽毛,胸部是紫色的羽毛,腹部是黄色的羽毛,黑色的尾巴像燕子的尾巴一样分叉,它的背部是翠绿色的羽毛,翠绿色一直延伸到头顶正中,头顶正中到脖子后方是淡蓝色的一圈羽毛,有两个圆圆的黑眼睛“镶刻”在红色的羽毛脸面之中。

         男人火气正在攻心,见门边侍立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女,就强行拉入了“喜鹊巢”里。

         无数的碎石、石灰飞溅整个山谷,碎石、石灰尚未完全落地,灰猿已经从满山谷里的灰尘中向着龙蜥和老者冲了过去。

         手比腿长的灰猿依仗着体型巨大,很快就冲到了龙蜥身前,奔跑中的灰猿举起巨拳砸向龙蜥。

         龙蜥身形瘦长,极其灵活,它向左一窜,很轻巧地躲过了灰猿的巨拳,并且用锥子一般的尾巴刺向灰猿的巨拳。

         七八丈高的灰猿对付三丈多的龙蜥,好像绰绰有余,其实一个至刚,一个至柔,实力反而相当。

         灰猿一拳砸断一棵大树,拳劲不止,又砸在地上,砰地一声,把地面擂出来一个大坑。

         龙蜥的尾巴刺在灰猿的巨拳上,仅仅刺了一个小伤口,灰猿毫不在意。龙蜥速度极快,在灰猿没有收回拳头的时候,又接连在灰猿的腿上抓了两钩爪,如同抓在铁皮上,灰猿腿上只留下了浅浅的几道伤口,连血液都没有流出来。

         灰猿猛地转身,两臂张开,从左右两边狠狠地砸向龙蜥。

         龙蜥如蛇般,缩着脖子,从原地向着灰猿的面门,跳跃而去,险险地从灰猿的两条手臂之间避过,极为迅速地在灰猿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并且从灰猿的肩膀上跳跃到了灰猿的背后。

         灰猿顾不得脖子上的伤口,一条胳膊抡向身后,龙蜥躲闪不及,被灰猿的胳膊扫着飞了起来。

         龙蜥是高阶前期的神兽,被灰猿的胳膊扫到了,依旧没有受伤。在落地的时候,它一只钩爪抓住了一棵大树,身体灵活地绕着大树转了大半个圈儿后,滑向了地面。

         灰猿的胳膊去势不停,打折了那棵大树,大树倒下的时候,又压断了临近的几棵大树。哗啦啦倒了一片大树。

         龙蜥背上的李笑被灰猿的劲风刮到,头脑发晕,嘴角流血,已经昏睡了过去。

         在灰猿打折大树的同时,老者拖着李笑,从龙蜥背上跳了下来,他把李笑扶着靠在一棵断树的枝干上,见李笑受伤不轻,心道:去年路过回音谷,花钟贤还与一个聋哑的小丫头一起前来相邀喝些茶水,今日不但没有出来迎接同门长辈,还派这只灰猿阻挡去路。岂有此理。要知道如此,还不如绕路而行。

         灰猿一击成功,抬着近一丈宽的巨脚就要把龙蜥踏在脚下。猿脚还没有踩下来,龙蜥就灵巧地沿着猿腿,爬上了灰猿的腰上,又爬到灰猿的脖子处,像蟒蛇一样咬住灰猿的喉咙,缠着灰猿的脖子。只是龙蜥比灰猿小太多了,很难制服灰猿。

         灰猿的脖子被缠住了,就狂乱地击打自己的脖颈,又想要拉扯掉龙蜥。同时由于它呼吸不畅,失去了判断,就惊恐地在山谷里乱打滚,撞倒了更多的大树。

         不得已,龙蜥从灰猿的脖子上滑了下来。灰猿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再啼叫,反而低吼一声,人立了起来,两只巨拳,捶打了几下胸部,举着巨拳,暴怒异常地冲向了龙蜥,对着龙蜥就是一阵狂砸。龙蜥凭着轻盈步法,躲避了好几拳,也挨了几拳。

         老者见龙蜥依旧没有降服灰猿。心道:花谷主,你不愿意露面,却让铁臂灰猿来胡搅蛮缠。哼,治一治这头灰猿,看你出来不出来。于是朗声道:“龙蜥,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