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饮茶赏花
        龙蜥主人看着眼前整整齐齐摆放着的几十盆花,心中念道:国色天香之牡丹,凌波仙子之水仙;秋菊、冬梅、春兰,独缺夏荷;那五六盆是五六种颜色的月季,这五六盆是南域的杜鹃;这边的四盆分别是红茶花、紫茶花、白茶花和黄茶花,那边角落里的四大盆应当都是桂花,金桂、银桂、丹桂、月桂一样也不少。

         龙蜥主人目光如炬,细细观察了近百盆植物,心道:没有荷花、百合和蔷薇。

         花谷主见龙蜥主人的目光一直在观察自己的花,心中大喜,道:“毛峰茶已经准备好了。”

         龙蜥主人移开目光,只见临着原野的那一侧花盆和花树中间隐藏着一张黄梨花木桌子和三把靠背竹椅子,桌子旁立着一个身材修长、亭亭玉立的女子。

         女子正是他一年前见过的聋哑姑娘,夕阳的光照下,姑娘的白皙皮肤上竟然闪着金光,披散着的秀发也泛着光亮。她上着红色无领无袖衣衫,下穿白色束腰长裙,前胸不是太凸出,身段却是极修长,气质恬静,青春靓丽,花朵一般。女子右手执着开水壶的手柄,左手微按着水壶盖,正在沏茶。

         花谷主道:“去年腊月,树屋又添了五个小丫头,分别取名:绿茶、青茶、黑茶、白茶和黄茶,而这个最早来的又聋又哑的大丫头就顺便改名叫红茶了。”

         说话间,二人到了茶桌前,谦让坐下后,龙蜥主人闻着杯盏中的毛峰茶香、果盘里的水果芬香时,淡淡的檀香味也环绕在他的周围,眼前的桌面细腻光滑,温润如玉,纹理细密,行云流水,整个木桌成三弯腿式样,弯曲舒展,线形流畅,造型极其优美飘逸。

         与花谷主边走边说已经半个多时辰了,龙蜥主人早已经口干舌燥。一盏茶尚未喝完,就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轻移莲步而来,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风情万种,却又仪态万方,她立于茶桌旁,频频以美目斜视花谷主;花谷主回以yin邪的目光,与金发女孩软语了几句后,吩咐道:“你去二楼,告诉姑娘们,可以出来了,让她们都上来陪我喝茶。”金发女孩应允而去。

         有人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又有人说,茶在于“品”而不在于“喝”。其实,茶如人生,各有各的活法,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不必在意过程;人生如茶,初饮时会感到苦涩,过后会觉得有点甜,最后会回味无穷,过程又比结果重要。

         喝第三盏茶时,花谷主两眼放光地看向楼梯口,笑道:“姑娘们,快来见过我的贵客。”

         龙蜥主人抬头见几个窈窕女子翩翩走来,婀娜多姿,她们上身穿着各色各样的衣衫,下身却都是白色束腰长裙。鲜花般的女孩子动若脱兔,很快就围到了梨花木桌子前。

         置身花丛中的龙蜥主人已经眼花缭乱了,他感觉这些女孩子还都处于含苞待放的年龄。面对花季少女,龙蜥主人虽没有龌龊心思,但是心中依旧微微悸动,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花谷主一只手拉着一个脸蛋红红的女孩子的小手,另一只手抚着另一个牛奶般白的女孩子的纤腰,笑着对龙蜥主人道:“阁老,这新来的五个小姑娘,来自不同的地域。你可猜得出她们分别来自哪里吗?”

         龙蜥主人见花谷主的作为,心中略略不快,他稍稍看了一遍五颜六色的姑娘们,道:“黄色头发的这个来自番域西兰国,黑色皮肤的这个来自海域西度部落,你身边的两位,脸白的来自沙域三边城,脸红的来自山域狮泉城,我这边这位不是来自南域庆城,就是来自南域易城。”

         花谷主睁大了双眼,惊讶道:“不愧是大宣国的首辅殿阁大学士,真是见多识广。”心道:这个道岸貌然的老头,以前肯定也是好色之徒。男人不好色,只是因为隐藏得深。

         庆城、易城相距不远,都是大宣国盛产美女的地方。庆城的妹子天生丽质、妩媚又泼辣,像玫瑰花一样带着刺;易城的妹子白嫩水灵、激情如火。“庆易二城多美女”,这些美女,不是花瓶,大多数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大宣国稍有身份的人,多会选择庆易二城的女子为妻。

         龙蜥主人旁边的青衫小女孩呵呵笑道:“我既不是易城人,也不是庆城人,我是交南国人。”

         龙蜥主人纳闷。

         花谷主道:“别听小丫头片子胡说,青茶的爷爷辈,在交南城叛逆建国的时候,就逃到了庆城,她的奶奶、妈妈都是庆城人。”

         龙蜥主人见青茶撅着小嘴,就知道花谷主说的是真实情况。龙蜥主人不善于交际说话,但是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很高的。

         花谷主对龙蜥主人另一侧的红茶使了使眼色,红茶眼神闪烁,稍微迟疑,然后微微躬身,转身向楼梯口走去,下了楼。

         花谷主捏了捏三边城女孩的腰,女孩怕痒,花枝乱颤,呵呵嬉笑着躲避。

         花谷主喝尽一杯茶后,对龙蜥主人道:“别看红茶又聋又哑,她已经可以凝气成球了。”

         “能够凝气成球!这是一阶炼气师的标志。”

         “我在这六个丫头身上投入巨大,每月要耗费一千五百两银子,让她们修行引气强身的功法。目前只有红茶和青茶可以凝气成球。”

         龙蜥主人吃了一惊,“树高招风,人富招祸”。花谷主如此豪奢,怎么能长久?

         二人又谈到了以力御气、以气御物、驾驭灰尘的法门,青茶聚精会神,不时询问。闲聊了一会儿,就见红茶提着一个造型优美的紫砂茶壶,款款而来。

         花谷主道:“我让红茶又泡了一壶极品高山茶。虽说高山茶都可以称得上是极品,但我这壶茶比极品明前茶更好。”

         龙蜥主人自语道:“极品明前茶,上品雨前茶。明前茶,贵如金。雨前茶,味更浓。都是好茶。”

         花谷主心道:孤独的老年人就喜欢一个人瞎嘀咕,卖弄经验之谈。

         花谷主用手比划了几下,示意红茶给龙蜥主人换了茶具,冲泡了一杯极品高山茶。他对着身边的美少女,叹道:“世界上最美妙的触感莫过于女人的身体。最美好的味道莫过于极品高山茶。”除了红茶无动于衷、绿茶面红耳赤外,其他几个女孩听后,都咯咯地笑了起来。

         龙蜥主人听到花谷主又扯了到女人,差点喷掉了口中的茶水。俗话说“酒如豪士,茶如隐逸”,花谷主喜茶,却是一个俗人,也算一个奇葩了。

         花谷主见龙蜥主人喝完一口茶水,嘴角不禁上扬,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龙蜥主人见到花谷主的怪笑,心脏咯噔一下,暗叫了一声不好。果不其然,这一口茶水下肚后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他的胃就痛如刀绞。他本想运气调节,然而,胸腔和腹腔都剧痛了起来,接着他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变得软弱无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