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千峰万仞
         (本章属于地理设定内容,个别段落读着可能不够过瘾。见谅!)

         ———————————————————————

         李笑听到沉默中的老者突然叫了一声“龙蜥现身”,不禁吃了一惊,他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正要询问,就觉得石室突然变暗了。

         他想抬头看看石室顶上的夜明珠,不料竟然看到了一颗巨大的蛇头,蛇头垂向地面,挡住了屋顶上的一部分光线,李笑虽看不清龙蜥的全貌,但龙蜥离他太近了,那红色的大眼睛和蛇信般的分叉舌头就在眼前,虽看不清晰,但非常唬人。

         龙蜥与精瘦老者心意相通,它故意张开可以轻易吞下李笑的巨口,在李笑头顶上跃跃欲试。李笑直视着龙蜥嘴里白色的锋利尖牙,惊骇无比之下,几乎崩溃。

         精瘦老者见到李笑的表情,不禁哈哈几声,道:“龙蜥趴下。”龙蜥闭合嘴巴,晃动着脑袋,俯下了身躯。

         李笑见地上的龙蜥吐着口中的信子,以为是巨蟒,再看龙蜥的全身,发现龙蜥的头部和前爪在石室里,身体的其他部分在石室之外,并且非常瘦长。李笑惊讶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家伙?龙?蜥蜴?都不是。这难道是恐龙?这个老头好像叫它龙蜥。”

         大脑思考着,李笑紧张的心情也终于平静了下来。他咧嘴笑道:“老爷爷,这是你养的宠物啊?我在《动物世界》、《人与自然》上,从来没有见过啊。”

         在大山中,精瘦老者长时间的一个人修炼,远离人群,今天见到李笑,正好解闷,他很惊讶地看着李笑,心道:这孩子的胆子这么大,这么快就又能笑了?他道:“我们这个世界,你没有见过的神兽妖兽、天材地宝、神草木精多如牛毛。”

         “真的?”

         “当然。”

         “美女多吗?”

         “……”噗。

         精瘦老者原是国家的大官,从内到外在气质上都是一本正经的人,他用深邃的眼睛看向李笑,见李笑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禁怒火中烧。他右手成爪形,凭空把洞壁上的宝剑抓了过来,挂于腰间,接着他抓住李笑的胳膊,跨上龙蜥,把惊讶的李笑放在身前固定好后,就命令龙蜥道:“下山。”

         伴随着李笑的尖叫声,龙蜥爬出了山洞。老者隔空关好洞门后,龙蜥快速地爬下了万仞悬崖,接着笔直地沿着另一侧的悬崖向上攀爬,又爬上了一座高达万仞的山峰。

         偶尔被龙蜥碰落的石块沿着悬崖掉落,发出“嘭隆隆”的响声。群山中鸟鸣兽吼,杂声阵阵,此起彼伏,更加增添了李笑的惊惧之感。

         这一带的群山是“千峰万仞山脉”的一小部分。“千峰万仞山脉”从大宣国领土的最西端向东绵延九千多里,整个山脉分成很多段,各段又有很多支脉。在“千峰万仞山脉”上有很多又高又险的关隘。最西边的是“一人守隘,而千人弗敢过也”的“红山关”,向东三千里之后是建在山谷“一线天”里、城墙两边紧贴着悬崖的“格式关”。

         “格式关”所在的山脉向东一千五百里是莫城山脉的起点,莫城山脉东西绵延一千多里,南北宽达二三百里,是大宣国中域和南域的分界线,分界线上有五大雄关,西边的是“莫城三关”,分别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莫开关”、“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的“莫摧关”和“一人守隘,万夫莫向”的“莫向隘”。

         莫城山脉的中间是“危乎高哉,难于上青天”的“莫南关”,莫南关东南边是三面环山的盆地,盆地北部有一座二字城——双阳城。

         莫城山脉延伸了很多支脉,其中向东偏南延伸的支脉结束之处有大宣国七域第一雄关——“南门关”,南门关北边是低矮的小山、丘陵和平原,平原与丘陵交接的地方建有一座二字城——元阳城。

         南门关东边又是一条山脉的起点。这条支脉向东偏南延伸六七百里后,地势逐渐低缓、坡度逐渐低平,地面平缓处也设有一座大城、一座一字城——霸城。

         龙蜥驮着精瘦老者和李笑,在人迹罕至的群山里爬上爬下,经过了一个又个陡崖。李笑今天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龙蜥,一会儿自由落体般从几千千米的山崖上降落,一会儿又如坐垂直电梯般上升几千千米,眼前上下左右颠倒变换的景物让李笑心慌气短,很快,他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他紧闭着双眼,不舒服的眩晕和恶心的感觉却还是那么强烈。耳旁的风呼呼地响,提醒着他,龙蜥正在灵活地攀爬着悬崖。

         龙蜥又向北爬行了一个时辰,爬上一处陡崖,到了一座山峰的顶上。精瘦老者站在最后一处陡崖上,望见远处的小山和丘陵的植被从南向北,由绿色逐渐变成枯黄色,层次感不是很明显,但是整个画面远处黄近处绿却是泾渭分明。他不禁长叹一口气,道:“去年北域大旱,今年中域大旱。大宣国的殿阁大学士有的忙了。”

         “前路漫漫,其修远兮”。陡崖东北方向很远的地方都是低矮的小山和丘陵,小山和丘陵结束的地方有一座七八百米高的山峰,其形如“截头圆锥”,山名“圆台山”。

         有山的地方一般有水,圆台山北麓有一条河,河水几乎干涸,已经见底了。

         小河北岸的树林很多已经干枯,树林里有袅袅炊烟升起,料想炊烟处必有村庄人家。

         炊烟向东北四五里外的地方有两条官道交叉,形成了一个较大的集市,集市名曰:金牛镇集市。集市正北六十里有一座大城,正是元阳城,元阳城的东面和北面都是黄绿夹杂的广阔平原。元阳城向西三十里的地方是“千峰万仞山”东缘的余脉之一——元阳山脉,元阳山脉上有很多方形的洞府,除了众多的方形洞府外,最高的那座山峰上还建有一座五门七进院落的大殿群,这些大殿群就是龙蜥主人此行的目的地——中域元阳山道宗的大殿。

         大宣国的道宗组织与官方密切相连,既是文教机构又是修炼场所,与道教不同。

         近处,陡崖之下,高山与小山、丘陵的交界处,还有几座比较矮一些的山峰。矮一些的山峰围成了一个山谷。山谷里有很多直径一米以上、高达三四十米的大树,这些大树一天中见到阳光的时间很短,所以都长得又直又高。

         山谷出口附近有两棵大树,上半部分树枝稀少,下半部分却枝繁叶茂。其中一棵大树的繁枝茂叶间依着树干建有一座高楼般的树屋,另一棵大树没有树屋,最大的枝丫分叉处却有一个直径三米多的“喜鹊巢”。

         “喜鹊巢”里的布置如同少女的闺房,干净整洁,还有淡淡的香味。木制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胭脂水粉,粉色的蚊帐前挂着一只鸟笼,鸟笼里有两只麻雀般大小的青色小鸟,柔软的床上有一对男女正在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一时难舍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