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九层树屋
         (本章属于物品设定、前情设定内容,个别段落阅读起来可能不够过瘾。见谅!)

         —————————————————————

         回音谷出口的左边和右边各有一棵树干比较粗大的树。这两棵大树生长了一两千年,比大宣国建国的时间还长。树根在泥土里扎得很深,远远超过二十丈。

         大自然的不可思议之处就在于——在谷口风大的情况下,这两棵大树竟然十多丈高,底部直径一丈多,而树干的分支主要集中在树干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只有零星的几个小分支——在不可能的地方造就了两棵神奇的大树。远望这两棵大树,像极了两把倒着立起来的雨伞。

         看着像“伞”一样的大树,龙蜥主人再次在心中发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感慨。

         花谷主道:“秦阁老,去年你来时,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哦,去年有要事在身,喝了两杯茶就走了。”

         “去年,树屋只有两层,如今已经有九层高了。”

         “我只顾着看伞树了。九层是不是有点高?”龙蜥主人抬头,透过密密的树枝和树叶,望见如圆台一样的九层木制高楼紧密地贴着树干的一侧,另一侧则是贴着树干建造的木质楼梯,木质楼梯在大量树枝里盘旋而上,让人赞叹建造者巧夺天工的工艺。龙蜥主人疑惑道:“这么高的楼,应该有四五十个房间!”

         “看得见的有四十五间。”

         龙蜥主人心中思量:这么大的工程,很有可能存在密室,密室要么建在树干里,要么建在树下的泥土里。龙蜥主人笑道:“花谷主与那个聋哑的孩子可住不下如此多的房间。”

         花谷主叹道:“这座九层树屋,我可是请了大宣国最出名的木匠根据我的想象建造的,我每个月总会来这里住上几天。秦阁老要不要参观一下?”

         “九层四十五间房!看到月亮出来,也看不完。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么多房间,花谷主用来做什么?”

         花谷主得意一笑,介绍道:“第一层有九个房间,用来饲养一些稀有的小虫子。第二层有八个房间,有练功房、炼药炼丹房,食材储藏室、药材储藏室,厨房、茶水房,会客室、用餐室。”第三层六个房间是六个小丫头的住处,还有一个房间是澡堂……哈哈,我说的太详细了。”

         “很好。花谷主果真是细致之人。第四层呢?”

         “第四层收藏了十八般武器、三千多件暗器和几箱子火器,另有客房三间;第五层存放了历代文集、诗词歌赋集、各类史书共一千九百六十部。”

         龙蜥主人深吸了一口气,惊讶道:“花谷主这是要集合大宣国所有的精华文库啊?”

         “在集市、坊市上能见到的书籍,我这里都有。集市、坊市上见不到的书籍,我这里也有。”

         龙蜥主人心道:牛皮吹的挺大。“你这里有《九域方舆图》吗?”

         “有。第八层存放着《万物图集》全集的临摹本和九卷《九域方舆图》的仿品。”

         大吃一惊之下,龙蜥主人不断点头,表示彻底心服口服。集市上很难见到价值不菲的《万物图集》临摹本和《大宣国七域图》仿品,而这里不但有《万物图集》全集临摹本、《大宣国七域图》仿品,还有帝都皇城秘藏的《九域方舆图》的全卷仿品。

         “听说,《万物图集》上有一百五十万种活物图,和无数种植物图!”

         “我只能说数不胜数。因为我还没有阅览完。”花谷主接着道:“你猜猜第六层存放了什么?”

         “……”龙蜥主人想都不敢想,也实在想不到。

         “一百卷《百工记》、五十卷《兵圣通典》、十一卷《天时地利概要》手抄本和一卷《战争论》。”

         “失传几百年的兵书——《兵圣通典》、《天时地利概要》?”

         “只是手抄本而已。”

         “如果我还年轻,一定会借阅《天地概要》。还有两层存放了什么?”龙蜥主人想不到,只能急切地出口相询。

         “第七层是我的书房、卧室和盥洗室;第九层是茶室和百花盆栽。”

         龙蜥主人本觉得这两层房间没有惊奇,但听到“百花”二字时,他的脸部肌肉不自觉地跳动了两下。龙蜥主人在帝都皇城做了二十年殿阁大学士,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调查清楚皇宫里的秘密组织——百花宫。

         百花宫并不是一个一直存在的组织,其首领和党羽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参与皇子间的争斗,争夺储君的地位。每一代皇帝即位前要么是百花宫辅助的对象,要么就是百花宫打击的对象。每一代皇帝登基后,百花宫的首领和党羽就会消失匿迹。

         无论是掌握七域大权的大宣皇帝,还是处理政务的殿阁大学士,都无法铲除百花宫党羽。无法铲除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百花宫这种组织是为了夺权而存在,没有成功夺权前,就结党辅佐皇子,夺权后就转化成了新皇帝的当权大官僚。夺权者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百花宫首领,夺权者的帮凶也不认为自己是百花宫党羽。百花宫这种组织既存在又不存在,“大象无形”。

         前任皇帝病重期间,身为殿阁首辅大学士的龙蜥主人发现皇宫里的一些宫女、太监和护卫鬼鬼祟祟,行为异常。拷问之下,有招供者说自己听命于某个以花名作为代号的联络人。联络人自称荷花使者、百合花使者或蔷薇花使者,这些使者或威逼恐吓,或重金收买,或许以高官利禄,使皇帝身边的人为百花宫提供信息情报。

         传说大宣国的开国皇帝姓宣名昭,他的一个宠妃的闺名叫海棠花,海棠花被视为“百花之尊”,所以这个宠妃的寝宫被命名为“百花宫”。为了争宠、固宠,这个“花之贵妃”在自己居住的百花宫里创立了非正式组织。在组织内,宠妃自称“宫主”,组织成员则以花名作为代号,自称百花使者,秘密行动,联系朝堂内外的诸多大臣和手握重兵的大将军、都指挥使。后来宠妃的儿子继承了皇位,百花宫宫主被尊为圣母皇太后,百花宫势力猛增,从帝都皇城到民间比较大一点的集市村庄,都有百花宫的使者在活动。

         第一代百花宫宫主去世后,又经历了几代皇帝,百花宫的巨大影响力才逐渐减退。一千多年来,该组织时隐时现,只在皇位更替的时候有所活动,其门徒进行活动时非常隐秘。

         百花宫很神秘,大宣国民间和江湖中有一个门派也很神秘,这个门派叫百花门,不知道门主是谁,也不知道有多少门徒。民间和江湖传言,百花门有一百位绝色女子,她们以百花为名字,个个貌若天仙,修为高强,惩强扶弱,专门打抱不平;也有知情者说,这一百位美女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个个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收钱杀人,绝不手软。

         龙蜥主人身为大宣国首辅大学士,总理全国政务、权势极大,但对朝廷里的百花宫和民间江湖里的百花门都不甚了解。

         他对三年前的帝都兵乱仍心有余悸,那场兵乱莫名其妙地发生,又莫名其妙地结束,一夜时间太子府被灭门,太子府四周血流如河,尸体堆积如山,在高过院墙和大门的尸堆里有太子府的护卫亲兵,也有身穿蓝色衣甲的羽龙卫护卫、身着蓝色披甲的城防营士兵,更多的是穿着麻衣的江湖豪客和自发维护太子府的坊民。

         冲突不是双方,而是多方,混乱开始于太子府正门,很快就扩展到整个皇城,皇城的街道上铺满了死尸。

         兵乱一直持续到黎明,直到帝都皇城北郊的十万神龙卫禁军进城后,才弹压了城内的动乱。一夜间,七位成年皇子中被杀了六个,第七个皇子醉卧寝宫的茅厕而侥幸未死;两位殿阁大学士和众多中枢辅助大臣在家中被刺杀;上百位官员逃出家门后,或被杀,或失踪。龙蜥主人有神兽黑甲龙蜥保护,才免于被刺客杀死。

         凌晨,皇帝带病上早朝,直到正午之后,才聚集了剩余的中枢大臣。皇帝震怒,大臣们惊恐未定;神龙卫都指挥使侯广主持皇城秩序,逮捕了在羽龙卫都指挥司、城防营任职的全部将官,斩杀了五百多名羽龙卫护卫,又捕杀了更多的坊民、豪客和外地来的商人,一场兵乱,造成四万多人死亡。

         第二日,最后一个侥幸未死的皇子,为了表明自己无罪,在皇帝和剩余官员的面前用匕首割断喉咙,自杀而亡。

         重病中的皇帝眼见最后一个成年儿子血流满地而死,顿时气绝身亡。

         众朝臣在皇太后、皇后的协商下,拥立年龄最小的皇子即位。为了平衡,陈阁老等三位殿阁大学士绕过首辅殿阁大学士秦炎,奏请小皇帝下诏,让坐镇南域的南域大将军、白城大主事宣明到皇城与侯广一起补任殿阁大学士,共同辅政。

         宣明任南域大将军,坐镇南域白城,领水师二十万,与南海鬼族兵作战五年,战功显赫。他的家眷都留在帝都皇城内居住,兵乱当夜,四个儿子和家眷仆役全被乱兵杀死在府邸。

         帝都兵乱那夜,龙蜥主人的大儿子、小儿子先后被刺客刺死,两个儿子的家人被蜂拥入室的乱兵杀害,只有两个孙女被龙蜥主人一左一右地抱在身前,骑龙蜥越过城墙逃离了皇城,才得以存活了下来。

         龙蜥主人坚定地认为这场兵乱与百花宫有莫大的关系,苦于没有证据,找不到整个事件的策划者,只能依靠个人在暗处调查。就在龙蜥主人准备奏请小皇帝动用皇城大内密探调查之时,以陈阁老为首的五位殿阁大学士,共同排挤他,迫使他告老还乡了。他的调查随着他的乞骸辞官而结束。

         往事让龙蜥主人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