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李笑获救
        令狐无病、张义锋二人说话间,老年从二厅出来了,面色灰暗。

         令狐无病道:“年头领怎么不去石羊镇集市?”

         老年压着怒气道:“凤凰在这里,我哪里都不去。”

         帮主张义锋叹道:“我那个干女儿以貌取人,老年你还是放弃她,比较好。”

         老年闷头不说话。老年放不下张义锋那可以挤出水的干女儿,那具有御火术中后期境界的熟女。

         令狐无病摇头道:“男人太用情,女人就会虐待你。”

         男人对女人动情,女人就看不上你。太容易得到的男人,不但不会被女人喜欢,还会受到女人的各种虐待。

         老年默默地看着令狐无病。令狐无病心惊,又道:“女人天生喜欢虐,你不虐她,她就会虐你。”

         老年听了令狐无病的话后,气呼呼地返回了二厅。令狐无病心中叹道:男人动感情,与女人何异?

         “令狐千户,早饭已经给你留好了。”

         商人就是心细,“多谢,我吃过早饭后,就把这憨娃子送过去。张帮主,还得麻烦你安排备一辆马车。我的座驾不方便在集市上行走。”

         “小事一桩。”张义锋拍拍手,院内立马出现四名身穿黑色劲装的汉子,四名汉子的衣着一样,佩刀一样,表情一样,身材高矮胖瘦不一样。

         张义锋道:“庚子、辛丑先去备车,壬寅、癸卯你俩也跟着去,务必探听到大宝藏的下落。”四名汉子齐声答应。

         商人做事就是目的性强。

         令狐无病吃完饭,拉着李笑出了商帮的大黑门,一辆马车早已经停在路边,马车四角站着四名大汉,正是“庚子、辛丑、壬寅、癸卯”四个元阳城商帮的护卫。与李笑一起上了马车后,令狐无病给了李笑一个馒头,李笑连忙道谢。

         由于路上背井离乡的灾民太多,马车夫驾着马车走走停停,半个多时辰才到元阳城城西的石羊镇集市。

         李笑下车后,发现自己同样面对一座有黑色大门的府邸,府邸前立有形似老虎的狴犴,大门旁立有竖牌一面,上书“元阳城石羊镇集市巡检司”。

         令狐无病敲了九下大门之后,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不是小姑娘。中年人代号“丁卯”,是小南门坊元阳城商帮会馆的护卫头领之一。

         李笑跟着令狐无病跨过大黑门的门槛,就发现院子内的凉棚下围了一圈人,正在赌钱,目测一下近二十人,基本都是黑色劲装的护卫。

         李笑想了想两个大黑门的不同之处和相同之处,冷汗直流。大凡大商人的门户从内到外都会有严密的监控措施,而衙门会在门口严防,门内就比较松懈了。

         李笑被关在一间没有任何家具的房子里。他在屋内转了好几个圈,又饿又累,快要疯掉了、快要崩溃了,他惴惴不安:我来到这个新的时空,一直处于别人的掌控之中,真是让人气闷。想回去,找不到龙蜥主人;想报答李婶、二丫头,不知道她们去哪里了;想修炼气功,根本不知道如何修炼。现在能重获自由,就心满意足了。能救自己的就剩郑良良了,芳香四溢的郑良良。

         ###

         饿着肚子熬到了午后,正眯着眼睛睡觉的李笑感觉自己的双脚凝结了无尽的力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变越轻,起先如同在浮水,后来竟然觉得自己可以飘浮在空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支撑,正在飘啊飘。

         在似睡未睡的状态下,他听到有喊打喊杀声响起,“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屋外喊打喊杀声是真实的,李笑亲耳听到,感觉比《口技》里形容的声音更让他“变色”、“两股战战”。

         李笑受惊之下,意识反而更加清晰了起来,接着漂浮的身体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很疼痛。李笑心道:刚才,我确实飘在空中!上次只不过做了一个梦,这次竟然梦想成真了。

         打杀声、咒骂声、哀嚎声持续了很久才没有了,李笑的牙齿一直在哆嗦。后来声音消失了,似乎人都走远了。半个时辰后,嘈杂声又响起来了,屋外走动的人多了起来。突然,房门被强力推开了,一个白甲护卫先把李笑拎了出来,另一个白甲护卫把受了重伤的令狐无病扔了进去。令狐无病胸口受伤,伤口没有处理,眼见凶多吉少。

         李笑跟着白甲护卫走到院子里,看见十多人正在包扎伤口,三位医师正在忙碌着。另有二三十个身穿公服的人正在清扫凌乱不堪的院子,地上没有尸体,却有大量没有被水冲干净的血迹。

         李笑被一名白甲护卫领到偏厅,偏厅桌上有很多食物,喝好吃好后,李笑被引导着又穿过中厅,中厅院内左右各站着五名白甲护卫,刀光闪闪;另有三名身穿墨色道袍的年老炼气修士,正在端坐炼气。

         最后,李笑被带到中厅正中的一间正房,正房门口左右各站了三名白甲护卫。引导李笑的那名白甲护卫与门口的护卫打了招呼后,就走了。门边的一名护卫进去通传消息,很快就走了出来,对李笑道:“世子要见你,你进去吧。”

         花钟贤是宣明的私生子,花钟贤的生母姓“花”。花钟贤就是宣钟贤。三年前帝都兵乱之时,宣明正在南域任大将军,他的四个儿子在帝都皇城居住,全部遇害了。如今,花钟贤是宣明唯一尚在人世的儿子,他刺杀了前任首辅殿阁大学士秦炎,并把秦炎的极品轻铁剑送到了大都皇城,之后,他被宣明的朋党所认可和接受,成为可以继承宣明爵位的世子。

         世子就是储君,是继承父亲职位或爵位的儿子。

         李笑一个人惶恐地抚门而入,屋内光线很亮,四角都有高高的烛台,室内正中或坐或站已经有五六个人,房屋的摆设虽不算豪奢,却也算殷实人家。

         室内有屏风一面,屏风前有四名白甲护卫,他们都把目光投向李笑,李笑有点心悸。一名白甲护卫示意李笑走到屏风之后。屏风之后,临时用木桌拼成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李笑见床边还有两个婀娜的姑娘,一个翠绿色丝罗制的裙子,金发碧眼,小脸清纯,肤色白皙,身姿妖娆;另一个粉红色连衣长裙,身段修长,发如流水,极其安静地给床上的人扇着扇子。

         金发姑娘把床上的人抬高了上半身,让其斜靠在被子和枕头上。这个人整个头部和身体都缠绕着薄薄的绷带,像个“木乃伊”,“木乃伊”对着金发微卷的那个姑娘的耳边,含糊地说几句话。身穿绿裙的金发姑娘大声地对李笑传达道:“我家世子问你,你的命根子还在吗?”

         “在,当然还在。”李笑脱口而出,继而十分尴尬。

         除了李笑,屋内共有十二人,一部分人大笑,另一部分人忍俊不禁,花钟贤有意制造轻松气氛,屏风外,只有一个披着白披风、穿着白铠甲、戴着白头盔的人仅仅咧了咧嘴,面露无奈之色;屏风内的绿茶笑得花枝乱颤,红茶依旧安静。